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浮世经》浮世经年 虐文 浮世经字母文

更新时间:2019-10-09 00:06:08

《浮世经》浮世经年 虐文 浮世经字母文 已完结

《浮世经》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妹姒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徐夫人,徐玫

火爆新书《浮世经》是妹姒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夫人,徐玫,书中主要讲述了: 徐夫人的话轻飘飘的,但谁都知道,这两位妇人胆敢欺瞒她,肯定不会如此轻易地就能了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到牵连。 石斛面无表情,将目...展开

《浮世经》免费试读

徐夫人的话轻飘飘的,但谁都知道,这两位妇人胆敢欺瞒她,肯定不会如此轻易地就能了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到牵连。

石斛面无表情,将目光转向右边两位妇人,道:“你们两位的体质与玫小姐不符合,所以也不合适。”她的话音一落,右边两位妇人不禁失望,但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便是当不成玫小姐的Nai娘,她们这两个月白吃白住且的且还能带着孩子,捞的好处也不少了。无论如何,也总比刚才那两个下场要好的多。

徐夫人摆摆手,金姑姑赏了两人一人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这真是意外之喜,两位妇人千恩万谢地走了。

剩下的四个人,便都是身体健康的了。

石斛略微向徐夫人解释了两句,大约就是这四人的体质状况非常不错饮食习惯也都很克制,体内中正平和,Nai水质量也是好的,且也适合少量的替徐玫用一些汤药。

“你先试一试。”徐夫人指着站在第一位的妇人道。

这一位**十分的年轻,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生的秀丽白净,十分可亲。她的娘家姓孟,人唤小孟嫂,夫家姓齐,并不是徐氏家生子,而是与徐氏族人有远亲,家破投奔过来的,一家五口,有一位瘫痪在床的婆婆,一个小姑子,和一个才三个月的儿子。因为是才投奔过来,丈夫齐大生还没寻到什么活,家中一时间没有其他收入。因而,她听说徐夫人要替小小姐找选Nai娘,她就报了名。

据她介绍自己说,她也能读会写,从前家境也算殷实。但前年老家发了蝗灾,一家人熬过来之后也耗光了家底,于是才来投奔徐氏,找点儿事情做。

像她这样的,因为自己的母亲是徐氏族谱上名字可查的族人,靠着这层关系来到徐家庄被接纳安置的,不知道在外有多少人羡慕!

在这四个人之中,她最年轻,孩子最小,容貌也是最好的。

小孟嫂略微有些紧张,净手之后走到摇床边,冲着里面的小婴儿温柔地笑了笑,才伸出手,抱起了襁褓。

小孩子没有哭,这让徐夫人开始满意。

金姑姑也同样松了一口气:当初小婴儿在她怀中哭闹不止几次差点儿掉到地上去,至今想起来,依旧是心有余悸。她亲自同银瓶一起将一座两扇的花鸟屏风撑开,将抱着小婴儿的小孟嫂遮住了,替她搬了把凳子。

徐玫对这个小孟嫂有些十分模糊的印象。若她没有记错的话,小孟嫂前世就是她的Nai娘之一,将她Nai到了一岁多近两岁的时光。后来不知道什么,她从徐玫身边离开,再也没有出现过。包括她那个仅仅比徐玫大两个月的女儿月月。

此时又一次见到她温柔秀美的样子,徐玫不禁有些发愣。她很想知道那段时间内都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后来她身边几个Nai娘都被打发了出去,而不是留下来,成为她忠心耿耿的身边人……

似乎在她大一些的岁月里,她身边的人似乎总是来来去去的,很少有留太久的。就像小孟嫂,她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根本记不起这个人。想必今后这样的人还会有许多吧。而且,后来她常住道观,身边伺候的人手越发地显得少而冷清。道观小,容纳不了太多人,她渐渐习惯,也从未多想。此时回想,这其中未免蹊跷的很。

正在发愣的徐玫感受到了一片柔腻,回神见到小何嫂已经有些焦急了,便顺从地捉住了那一粒凸起,认可了她今后的饭碗。

徐玫当然想徐夫人亲自Nai她。新生而来,尤其是做过了母亲,她对于母亲从心底开始依恋起来,并不想像前世一样,母女之间仿佛隔了什么一样。但徐玫也清楚地知道,让娘亲将自己亲自Nai大,这并不可能——

徐夫人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可能耗费太多心思在一个孩子身上。

而单从对身体成长的好坏这个角度来说,愿意忍耐少盐,也能够替徐玫渡药的Nai娘,显然对她徐玫更合适。

所以,当其他三位妇人也一一尝试之时,小婴儿虽然略有些不耐烦,但都很给面子没有哭闹,全部都表示了愿意接受,并不挑剔。

“暂时都留下来吧。期间若有不合适的,再做打算。薪水都照着给。”徐夫人大松一口气,道:“金姑姑,给几个嫂子安排住处。”又道:“玫儿暂时留在耳房住着。待百日之后,便正式搬到集雅苑。今日就到这里吧,小孟嫂先留下伺候着。金瓶你跟着照应几日。”

徐玫看了这么久早有些困了。

在小孟嫂温柔地抱着她往耳房去的路上,很快就放心睡去。

众人鱼贯下去,很快就只剩下了石斛和徐夫人,以及两个大丫鬟:宝瓶和玉瓶。

徐夫人身边的丫鬟名字都很有特色。

除了这四人之外,二等丫鬟有八个,分别取名为金、银、宝、玉杯和金、银、宝、玉盏。这些年有获得这些特殊名字的丫鬟,有因为各种原因不在了的之后,重新提拔补充上来的人,也同样顶替了之前人的名字。因而,徐夫人身边人仿佛总是这么几人一样。

石斛给徐夫人换了一个方子,道:“……背Nai的时候会有些胀痛难受,夫人可酌情挤掉一些Ru汁,减轻负担。三日之后,石斛再给夫人换个方子。”

徐夫人淡淡地点点头,道:“今日麻烦石斛姑娘了。姑娘有所需求,依旧同之前一样,直接告诉银瓶,让她给你置办便是。相信这世上,若是徐府都弄不来的东西,只怕其他地方多半也是没法子。”

石斛微微欠身致谢,没有言语。

徐夫人便没有留她,让宝瓶送了她离开了。没多久,一碗淡褐色的药汁便被端了进来,放在了徐夫人面前。徐夫人静静看着那药汁好一会儿,才端起来,将微凉的药汁一饮而尽。

仿佛有些怅然。

徐玫舒舒服服地睡过了一场,再睁开眼,外面天色已经黑沉下来。她在金姑姑和小孟嫂的帮助下解决了个人生理问题之后,躺在摇床里,看着淡金色的梁柱发怔。

“夫人心疼玫小姐,将你们四个都留下来了。”金姑姑在同小孟嫂放低声音说话:“我看的出来,夫人对人印象很好,玫小姐也很喜欢你。你除了比她们三人年轻一些外,其他条件显然都是好的,夫人很看重你。你用心伺候玫小姐,夫人断不会少了你们一家人的好处。”

“是,多谢金姑姑指点。”小孟嫂低低谢过金姑姑,又不禁问道:“我是才来徐家的……冒昧问一下金姑姑,之前那两个欺瞒夫人的两位嫂子,她们会怎样?”

金姑姑淡淡地看了小孟嫂一眼,道:“小孟嫂你记住,今后不该打听的,最好不要打听,除非是主子吩咐你打听的……”顿了顿,她开口道:“念你是确实是新来徐家的,许多东西不清楚,这头一次问,我就回答了你的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