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邪王的囚妃看得吐血 玻璃 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19-11-01 06:05:13

《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邪王的囚妃看得吐血 玻璃 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全文章节 连载中

《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狸实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夏王,伶琳

主角叫夏王,伶琳的小说是《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它的作者是狸实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好景总是不长久的,享受了几天的奢侈公主生活,传说中父亲陛下忽然召见。这让阿菓的小心脏紧张的蓬蓬的乱跳,即使表面上装得很淡定。小蝶...展开

《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免费试读

好景总是不长久的,享受了几天的奢侈公主生活,传说中父亲陛下忽然召见。这让阿菓的小心脏紧张的蓬蓬的乱跳,即使表面上装得很淡定。小蝶帮忙盛装打扮一番,让原本消瘦的小脸显现的娇嫩可爱。

面无表情,自身散发出的寒气覆盖住了整个宫殿,阿菓低头静静的跪着不动,等待着夏王的回应。夏王似有似无的漫不经心的望着台下才四岁大的瘦小身子。慢悠悠的说道“起身吧。”

“谢父王。”阿菓抬头望向龙椅上金黄闪烁却被寒冷的气息所包围的夏王。才发现原来伶琳的父亲也是帅哥一枚,只不过阴冷的丹凤眼深如黑潭,无法让人再向前靠近一步。阿菓以探视的目光穿过他的眼。毫无惶恐,竟然敢直视他的眼,看来这个女儿并不简单。夏王微微仰起狭长眼角说道“你胆子还真大。”

“谢父王赞赏。”阿菓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找死,竟然冷静的回应了他的话。

“很好,不愧是我夏王的女儿,有胆有谋。此次召你前来,是需要你帮朕做一件事。”阿菓心里开始灰凉,看来天下间的少有的父亲都被她倒霉的碰上,竟都是冷血无情。“父王请说。”没有他们,阿菓一样可以好好的活着。

“去寒国当质子。”阿菓无法再继续保持冷静,竟然会是这么大的重要任务,要把自己的生命主宰交给寒国。

阿菓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只有接受,该来的总会来的。恍惚的眼眸转为坚定,似是眼前就是未来。“好,儿臣遵命。”夏王不禁对眼前的小小人儿感到意外,行为举止成熟端庄,眼神里透露出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被磨砺过的坚定。

“很好!朕对你很满意,收拾好一切,明天去战场。”说完立即转身而去。阿菓心里依旧忐忑不安,即使接受了无法逃避的命运,此行是先去战场,不知是否可以趁乱逃出。阿菓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事的,大不了到时候赶紧逃跑。

小蝶泪流满面的收拾衣物,可怜的小公主终于不好容易可以享受原本的尊荣,才没过几天,就要被夏王带去兵荒马乱的战场,夏王竟然做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这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对外的传出的既是带公主去看未来的新领土,无疑这是对夏国公主至上尊荣的宠爱。

即日,萧昊泽一听到公主将要被带去战场,还没来得及束发,便带着身边的奴仆载着马车飞奔而去。此时的阿菓着装比平时的公主装更为隆重,粉红的拖地长裙,碧绿的腰束,手上的玉珠串连,粉嫩的眼妆,嫣红的薄唇让整个小小人儿散发出无尽的芬芳魅力。

正要准备启程之时,萧昊泽穿过兵马人群,跑到阿菓的面前,此时的他水嫩的脸上挂满了泪珠,“伶琳,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我还没来的及向你告白。”阿菓看着一幅泪眼惜惜的模样,不住疼惜的伸手为他擦拭眼泪笑道“傻的吖。”

“伶琳,我喜欢你。”他抓住她的手,脸上因自己说出的话语不住的变得通红。阿菓对小家子的恋爱没感觉。随意的把手上的玉珠给了他,对他说道“你可以等我的。”阿菓知道此次去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对于他有可能今生今世无法再见面。她觉得小孩子的感情随着长大会慢慢变淡,以至于有可能不会再记起。所以说出这句话也是无心之意。

但对萧昊泽来说,这是他一生守候的承诺,今生今世只娶她为妻,一生一世守护她。

“小蝶,刚才我手上的玉珠串是不是很贵?”阿菓呆呆的望着门帘,总觉得自己是不是给错了。

“公主,那个玉珠串是从苹山悬崖中挖出的最具有灵性的宝物,是大王所给的珠宝中最为贵重,独一无二的宝物。”听完小蝶说完的话,心里忽然疙瘩了一下,不住的敲打自己的头说道“天哪,刚才我到底做了什么?”

阿菓心里念叨着,萧昊泽,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要回玉珠串的。阿菓习惯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粉扑扑的脸纠成一块,依然在惦记着玉珠串。

寒国兵营,

“报!敌国大王带着公主亲自出征。”一小士兵从兵探口中得知了重大消息。

“什么!自古兵营里从不允许有女子存在,这又是在实什么奸计,继续打探下去,看看敌国的目的何在。”乔将军看着版图布局,陷入了沉思,如今,因敌国与本国势均力敌,很难打出胜负,现在已经民不聊生,百姓疾苦,却还在原地踏步,寒王的身体状况日渐愈下,恐怕这场仗不能再继续打下去了。

奔波劳碌了半个月,终于抵达了兵营,原本想好好休息的阿菓忽然有种不安涌上心头,总觉得今晚不逃,明天就在劫难逃了。收拾好值钱的珍品与衣物,阿菓因自己的身体太小,跑路很费劲,于是轻轻的敲醒正在熟睡中的小蝶,需要小蝶长腿抱着阿菓小短腿跑比较方便。

夜深人静,已是半夜三更,大部分兵将都沉浸在芬香梦里,小蝶胆战心惊的抱着小公主穿过一顶又一顶帐篷,躲过正在巡夜的兵士。

“禀报大王,公主已经被乔将军捉获。”夏王一直都有监视阿菓的举动,甚至于此看似艰难,却调动部分士兵安在一侧,来自现代的阿菓并不熟悉军营内部,没发现其中的蹊跷。

“很好,不必再打探。”被镀金的铁铜所制成的盔甲包裹住修长的身体背对沙图,嘴角轻缓的勾勒出邪魅的笑容。“看来寒王已经不行了。”

阿菓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已是不一样的景物,小蝶被五花大绑,站在眼前的是陌生的穿着明光铠的男子,阿菓心想估计是大将军一类,回过神来,才发觉这里到底是夏国兵营还是寒国阵营?

“禀报将军,夏国公主已抓到。”站在阿菓面前的将军扶起坐在地上娇小的身躯,后退一步对着阿菓弯腰鞠躬,“参见公主,捉公主来是情非得已,刚才多有冒犯,请公主谅解。”阿菓这时才明白,自己简直就是自投罗网,愚蠢到家。可以说没事吗?怎么可能,阿菓现在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本公主乏了,需要休息。”阿菓平定好自己的心态,先睡一觉再说,已经困到不行了。忽然听到旁边“呜呜”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完全忽视了被绑的不能动的小蝶。对将军说“麻烦将军放了她,本公主需要她伺候。”

阿菓并不在意自己的公主的威严,不对束缚小蝶的兵士摄威,而是对将军请求。更何况身体才四岁大,说出来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人小鬼大罢了。

乔将军微笑着指示士兵松绑,对着眼前的小公主心里竟会产生一丝疑惑,虽然幼小,眼里却丝毫没有惊慌,不似普通般的小孩哭闹,而是平静的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这让乔将军转而对夏国公主产生的疑惑为从心底发出的敬佩。

待阿菓被领去离乔将军不远的帐篷休息之时,刚满及冠之年的吴将军终于开口问道“乔将军,应如何处置夏国公主?”

“明日一早,带她回都,听遣大王安排。”乔将军自接受夏国的挑战书以来,一直都是攒眉蹙额,现如今终于可以停止无休止的战争,眉头开始稍稍放松,心也开始慢慢放下,嘴角也不自觉的往上提。

小蝶自逃走被敌国抓以来,脸上一直都是挂着泪水,不住的呜呜哭泣。刚开始阿菓心软的安慰才十六岁的小蝶,没经历过惊心动魄的事情,本以为可以带着公主逃离危险的地带。

可是已在去寒国的路上好几日,依旧还是那幅梨花带水的模样,阿菓忍无可忍,最后不耐烦的对她喊道“闭嘴!再哭直接把你扔到路上喂狼吃。”小蝶吓得直接闭上了嘴,不再敢发出任何声音,红肿的眼睛也不敢再继续掉一滴眼泪。

阿菓发现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发生的事情基本都是有惊无险,现在的她仍然是毫发未损。曾经看过许多的穿越小说,各种各样的神穿越,神被虐,神一样的坚强的生命,还能神一般的活的很长命。

阿菓不禁拍拍胸口,庆幸自己目前还没有被虐的情节。怕疼,怕痛的阿菓只想好好的活着,不想让自己像之前一样被束缚,被没有钱的生活扰的如此之痛。

繁花似锦,金碧辉煌,周围的古树参天,青绿成片,阳光下闪耀着金龙的光芒。不似夏国般的阴郁成天,透露着压抑的沉闷,但也不似夏国般的奢华宫殿被池水所环绕。

阿菓曾记得历史上的燕国太子丹被派去给敌国当质子,虽太子丹最终逃回自己的国家,但是他在敌国的日子并没有受到不好的待遇。所以对于当质子,阿菓心里还是有所放心,即使这里是历史上不存在的世界。

宫殿内,阿菓抬头看向龙椅上被时光划过的痕迹沧桑的容貌却挡不住曾经拥有的英俊面容,只会因时间增添成熟魅力的寒王。和夏王相比,此人竟有慈祥和蔼的眼神,那么平静温和,虽让人第一眼感到亲切,却不知为何隐隐之中觉得他和夏王一样是个可怕的老虎。

“参见寒王。”阿菓毕恭毕敬的遵照一切礼仪,慢慢的琢磨古代的礼仪与尊卑。

“免礼。”寒王微眯对眼前的小人儿平静的眼眸里竟会有些参不透,夏王的女儿果然不简单。“看样子,公主想必已经知道自己为何会在此处。”

“大王夸奖了,伶琳只知自己在深夜贪玩才会被大王捉获。”阿菓假装不知,毕竟她的身体太幼小,不能知道太多。

“朕之所以捉你,是为了平民百姓不再受战争之苦,需要你来阻止这场惨烈的战争。

《邪王囚妃:爱妃,你站住!》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