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婚嫁给雍先生》盛婚嫁给雍先生 嘉霓 直人 盛婚嫁给雍先生鬼畜

更新时间:2019-11-09 06:04:42

《盛婚嫁给雍先生》盛婚嫁给雍先生 嘉霓 直人 盛婚嫁给雍先生鬼畜 已完结

《盛婚嫁给雍先生》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嘉霓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唐简,于锦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嘉霓原创小说《盛婚嫁给雍先生》,主角是唐简,于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妈妈!”唐简惊叫。 爸爸没了,妈妈不能再出事了。她慌忙按响警铃。 看守人员将于锦保外急救。 半天 病房内于锦醒来。 自是一番伤...展开

《盛婚嫁给雍先生》免费试读

“妈妈!”唐简惊叫。

爸爸没了,妈妈不能再出事了。她慌忙按响警铃。

看守人员将于锦保外急救。

半天

病房内于锦醒来。

自是一番伤心落泪。

初识唐建起,他已年近三十还带着六岁的唐简,她钦佩于他丧妻一个男人,却能把自己收拾的妥帖不邋遢,而且不失男人的风趣幽默。

更是把女儿唐简带的比那些有妈***孩子都洁净漂亮,恬婉礼貌。

二十岁的于锦爱上了这对父女。

而唐建起和唐简同样也很爱她。

她毫不顾忌家人反对近乎与家人断绝来往的情况下,和唐建起走到了一起。

他们重组的三口之家甚至比那些原装的都要甜蜜,她和唐建起的爱,从未因岁月的齿轮而磨损分毫。

哪怕,唐建起因工致残。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男人气概以及他对家的关心和保护。

三个孩子都和爸爸很亲。

于锦以为即便唐建起无法正常工作,凭她的经营能力,在小城开几家服装专卖店,依旧能将三个孩子以及丈夫养活的很好,更何况大女儿也已经工作了。

怎奈,天妒红颜。

规划并努力奔赴的幸福并没有长久,唐建起因工致残后免疫力急剧下降,没过多久就查出了肝癌。

夫妻二人抱头痛哭,却不能让三个孩子知道。

于锦和唐建起两人同时做着与病魔抗争的努力,吃饭穿衣卫生包括心情,各个方面都十分注意。

只为了能让唐建起的生命延长些。

最好能等到小女儿成年。

奈何天不遂人愿。

本来还有几年命活的唐建起,怎么就突然撒手人寰了?

于锦一时无法接受事实。

此生

她最爱的男人走了,也就等于带走了她的半条命。她面色毫无生气,眼神里没有半分光泽。

沉痛的心,压垮了她。

“妈妈,都怪我。”

唐简趴在无泪的于锦的胸前,声声哭唤:“简简已经没有爸爸了,不能再没有妈妈了,妈妈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好不好?”

于锦木然。

孤女寡母的场景,病房外几个看守的大男人都辛酸的扭过头去。

两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恰巧从病房外经过,其中一个眼尖的看到了于锦,立即兴奋尖叫:“看!就是她,虐待婆婆,我在朋友圈里看到的,她把婆婆的手绑起来。”

一瞬间

于锦的病房门外竟然围聚了一小拨人。

其中一个妇女是来医院看望病人的,手里提了一篮鸡蛋,激怒之下,她拿起一个鸡蛋朝于锦砸了过去。

砸在于锦身上,鸡蛋开了花。

“叫你虐待老人,得让监狱关你一辈子!”那女人在骂咧中被看守人员推搡走了。

“她们,干嘛的?”于锦迟钝的问唐简。

唐简泪喷:“没事的妈妈。”

“她拿鸡蛋砸我。”

“她是疯子!”

“好可怕。”于锦的声音空幽。

“妈妈别怕,我会保护你。”唐简搂着于锦,拍她背部轻哄。

许是伤心过度,心力憔悴,于锦在唐简的怀中慢慢睡着了,唐简将妈妈放下,抽出身来问看守人员:“我妈妈这种情况,可以放她出来吗?”

“孩子。”看守人员叫出这两个字便不自在的抹眼角,这对母女当***成熟韵味,当女儿的年轻漂亮,两人的年龄差说是姐妹差不多,说是母女,应该不是亲生的。可看到她们的感情,却令这位年近五旬的老看守为之动容。

一个能对自己继女这么好的女人,怎可能会虐待婆婆呢?

他不信。

有句话叫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

他也是家里有老人的人,他十分明白老年人年岁大了也会有固执不听话的一面,你要对老人家健康着想,有时候还真得采用强制措施。

可这措施一旦落在心存不善之人的手中,就成了一把利器。

看着清雅纤瘦却一脸柔毅的女孩。看守员心中重叹,真是难为这半大孩子了。

“孩子,你要照顾弟弟妹妹,要让你爸爸入土为安,再照顾你妈***话,你一个人照应不过来,我觉得你妈妈留给我们看管反而安全。”

唐简的泪水又一次滚落,她吸了吸鼻子对看守员说:“谢谢你了伯伯,谢谢。”

“先去操办你爸爸的后事吧。”看守员提醒道。

“嗯。”

离开医院,她只身一人来到殡仪馆,看到冷冰冰的爸爸躺在那儿,唐简心痛万分,可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是首要。

没人参加唐建起的葬礼,最亲的伯伯和叔叔都没来,利益冲突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残酷相争就连亲兄弟都无可避免。

办完爸爸丧事,唐简已将沉痛埋葬在心里,爸爸走了,妈妈尚在病中,她必须坚强的撑起家。

接了弟弟妹妹回家,三姐弟打算吃了饭去医院看妈妈时,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还是集团式的。

崔香云,唐简大伯大伯母,三叔三婶五人齐齐的堵在了唐简家位于城区的独门院落外。

“你们?穿一条裤子了?”连续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唐简看到他们在一起,丝毫不感到意外。

弟弟和她并肩站在一起,一脸愤怒的看着那些人,而妹妹,就躲在她身后,瑟缩的抱着她的腿。

妹妹吓坏了。

有可能弟弟也害怕,只是弟弟强撑着。

唐简想把这群人活剥了。

“穿一条裤子?你说的是人话吗?”崔香云率先发话了:“老唐家的老大和老三,你们也看到了吧,这死妮子在盛京跟鸭鬼混了之后整个人都变的粗野狠毒了,我们就不该留着情分让她把丧事办完!”

“跟鸭?”大伯反问了一句,然后猛喝一声:“滚!滚出我们唐家的老宅!你们姐弟三人,连同你们那个蹲大狱的妈,一起给我滚!”

“啊……欺负我的孩子,敢欺负我的孩子们,我咬死你,咬死你!”妈妈不知何时进入了院门,看到一群人在欺辱她的势单力薄的三个孩子,身体虚弱到摇摇晃晃的于锦突然猛扑到唐简大伯身边。

抓住他的胳膊咬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