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 楚西风 蕾丝 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YAOI

更新时间:2019-12-01 12:03:59

《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 楚西风 蕾丝 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YAOI 已完结

《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楚西风分类:架空主角:赫连,霍时

主角叫赫连,霍时的小说是《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它的作者是楚西风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幕低垂。 从青楼翠烟楼的一个房间内,传出一阵阵暧昧又令人心悸的抽鞭子噼啪声,却没人敢多问什么。 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双手被绑着吊...展开

《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免费试读

夜幕低垂。

从青楼翠烟楼的一个房间内,传出一阵阵暧昧又令人心悸的抽鞭子噼啪声,却没人敢多问什么。

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双手被绑着吊起来,褙子滑落,露出一半香肩以及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鞭痕,白衣被染得血迹斑斑。

她面色苍白,嘴角挂着鲜红的血丝,却自始至终没有哼一声,更没有求饶。

漆黑的眸中射出一阵阵彻骨的寒冷,倔强而凄艳的模样加剧了施暴者的凌虐欲望。

“臭婊|子,大爷我让你伺候是瞧得起你!”

施暴者是缥缈城第一恶霸潘东海,正扬着鞭子毫不留情地往她身上抽,愤然咬牙道:“竟敢咬本大爷的耳朵,我看你是活腻了!”

看她如此犟,潘东海阴冷一笑:“不想伺候本大爷是吗?半刻钟后你体内的媚药便开始发作,看你如何巴巴地求本大爷好好疼你!”

这油头肥耳的男人终于累得打不动,气喘吁吁地将鞭子往地上一扔,转身走向圆桌倒水喝。

尤墨疼得嘴唇微颤,嘴角却露出一抹冷笑。

绳结已打开,双手获得了自由。

她拿着一个花瓶赤脚悄无声息地走到他的身后,扬起花瓶用力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冷哼道:“去你大爷!”

他顿时被拍晕。

她用绳子绑住他的双手,又往他嘴里塞了一团布。将壶中的茶水刷地泼在他的脸上,他便清醒了过来。

她的目光冷若冰霜,捡起鞭子狠狠地抽在他身上。

潘东海没想到她竟如此胆大包天,想怒骂却只能发出唔唔声。

“被抽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尤墨的嘴角冷冷勾起,又狠狠地抽了几下。

这种变态欺凌人惯了,也让他们尝尝被欺凌的滋味!

不过她不想浪费太多力气,扔下鞭子后取下发间的簪子随意地捏在指间,噙着一抹冷笑走到他面前,将簪子的尖头顶在他的喉头,冷然地看着他,不发一语。

潘东海双眼瞪圆地盯着她,惊慌得滚动了一下喉咙,不甘心又愤怒地发出呜呜声。

“刺哪里比较好呢?”

尤墨微微勾起嘴角,唇角的一抹鲜红,与眉心那朵栩栩如生的红莲相映成辉,生生让她透出一股惊心动魄的妖娆,犹如深夜里绽放的妖异曼陀罗,魅惑,却致命。

纤纤玉指捏着簪子沿着他的胸口慢慢下滑,划出了一道红色血痕,最后停在他的下腹。

她嫌恶地瞥一眼便移开视线,朝他勾唇一笑:“这里如何?”

“……”潘东海蓦地瞪大双眼,愈发拼命地挣扎,然而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

尤墨对他的反应很满意。

准确无误地刺向他罪恶的根源!

看这里SM道具齐全,还不知有多少可怜妹子被他像今天这般欺凌玩弄呢!今天全当是替天行道了!

“大爷,爽吗?”她的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冷笑。

男人愤怒地双目通红,痛得浑身痉挛,白眼一翻,再次晕倒过去。

不再看他一眼,转身寻找逃生绳子,但屋里并没有足够长的绳子。于是将棉被剪成条并打结做成一条长绳,从窗户往下爬。

前世她是特种部队的军医,经常在战场摸爬滚打,这点逃生技能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

离开之前,尤墨很想把这个罪恶的牢笼一把火烧掉!终于还是忍住了,因为这里还有许多与这个身体的原主一样可怜的女子,她们不该死。

可该死的是,她刚滑落到地面就被人发现了!立即扯掉绳子朝另一个方向逃跑。

“站住!”四五个青楼龟|公一边手持木棍气势汹汹地朝她跑来,一边高声叱喝,“还敢跑!当心打断你的狗腿!”

“就凭你们?”她不屑地冷哼一声。

龟|公们皆是一愣,原本柔弱的她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龟|公头儿目露凶光,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臭婊|子还挺横!看她能跑多远!给老子抓回来!”

“追!”龟|公们加快了脚步追上去。

可她高估了这副身子,没跑多久便累得气喘吁吁。不过仍咬紧牙关在胡同里七拐八拐,努力将他们甩掉。

一定要在体内的媚药发作前逃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除了青楼龟|公,似乎还有另一队人马阻止她逃跑,可夜色已黑不能将人看真切。

三面包抄,她只能往缺口跑。

她不禁疑惑,为何他们不直接将我堵死,却总是给我留缺口?玩我呢?

当她跑到一条僻静的大路上时,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马嘶声,猝不及防地被撞飞跌落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那些神秘的围堵者瞬间隐没入角落。

车舆猛然停下,车内的赫连离渊用手轻点一下车壁稳住身子,随即恢复从容:“阿时,发生何事?”

“公子,好像撞到人了。”他的贴身侍卫霍时答道。

“下去瞧瞧。”

“是!”霍时将灯笼插在马车上,朝她走去。

赫连离渊挑开一角门帘,问:“那位姑娘可好?”

“好像晕过去了。”

他静默几秒钟,吩咐道:“先带回府中医治。”

带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回府实在太冒险,霍时劝道:“公子,要不将她送去医馆吧?”

赫连离渊语气平静却不容违抗:“回府。”

霍时也不好再说什么,抱起她放在车上。

她的五官在灯笼下逐渐变得清晰,赫连离渊盯着那精致绝美的容颜,眸色微微一凝。

霍时也微微眯起双眸,愤然道:“公子,怎么是她?!”

赫连离渊别有深意地一笑:“或许是天意吧。”

霍时为他打抱不平,愤懑地冷哼一声。

这时,龟|公们已将马车团团围住。

“哪来的登徒子,竟然敢动翠烟楼的人!快把人交出来!”

赫连离渊微愕,低眸看她一眼,才注意到她衣着暴露又艳丽。

而她的肩膀和手臂上布满鞭痕,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可见她在翠烟楼受了不少罪!

不过,她怎会沦落青楼了?

“翠烟楼?呵,口气倒不小。”他轻轻发出一声哂笑,泰然自若地斜靠在靠垫上继续看书,“阿时,解决一下。”

龟|公们一看到霍时,心中皆咯噔一跳,倏地停住脚步!坐在马车里的该不会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