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世成欢》一世成欢 皇帝的结局 在线阅读 一世成欢同人

更新时间:2019-12-01 12:06:12

《一世成欢》一世成欢 皇帝的结局 在线阅读 一世成欢同人 连载中

《一世成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玖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萧绍昀,官夫人

主角叫萧绍昀,官夫人的小说是《一世成欢》,它的作者是玖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跟着妇人走向了正院的徐成欢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上辈子作为威北侯府嫡女的徐成欢,何曾衣衫不整地被这么多人——包括家里的仆人和...展开

《一世成欢》免费试读

跟着妇人走向了正院的徐成欢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上辈子作为威北侯府嫡女的徐成欢,何曾衣衫不整地被这么多人——包括家里的仆人和做客的男子一起这样围观过?

偏偏身边的这个妇人却还要大声地嚷嚷出来,提醒大家自己的女儿被人非礼而视了,要不是徐成欢能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妇人对这具躯体的关爱不是作假,简直都要怀疑这是后娘,刻意要败坏女儿的名声了——当然,原主是个疯女,原本也没什么名声可言。

排除了后娘这个可能Xing之后,徐成欢就差不多能从家里仆人的称呼,还有妇人这样不拘得有些失了体统的Xing子里,猜测出这个家庭的大致情况了。

家里仆妇口称太太而不是夫人,说明这个妇人并没有得到过朝廷的诰封,身上没有诰命品级,那么家里男主人的官品不会超过七品,尤其从她们的谈话间还能听得出这是一个白姓武将家庭,而她听说过的名将里,根本就没有过姓白的人。而妇人一言一行所体现出来的规矩教养,也根本无法跟世家大族出身的高官家眷相提并论。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白家的根基非常浅薄,并且,要跻身权贵圈子,基本上没什么可能。

大齐朝开国初期,因为高祖皇帝出身草莽,戎马一生才做了皇帝,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重武轻文,但是从太宗,高宗两朝以来,历经百年,天下太平,少有战事,整个朝廷的运转大多倚赖文官,重文轻武又成了新的趋势。

就如同她的亲爹威北候,虽然祖上有从龙之功,战功赫赫,但是到了他这一代,基本上已经是只能在京师营卫中做个领俸禄的闲人了,贵则贵矣,但是跟文官清流相比,确实是已经处于权力中心的边缘了,这样再传几代下去,恐怕徐家的子弟都要放弃习武改去考科举了。

更何况是这样并不入流的武将家,想必官运并不亨通。并且从下人说话的口音来听,这里是是靠近西北的地方,她在萧绍昀接见到京述职的地方官员的时候,曾经听到过这样的口音。事后萧绍昀还发了一通牢骚,说以后录用官员一定要优先录用官话说的好的,不然听西北闽南的官员说话,一边听一边猜能把人累死。

这也意味着,她离京城那个地方,离那些熟悉的人,还有多么遥不可及的距离。

作为皇后的徐成欢死了,可是作为侯府嫡女,世子亲妹的徐成欢还活着。

她那远方必将陷入无尽哀伤的家人,可知否?又能让他们知否?

徐成欢感到了惆怅。

徐成欢默默地考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拉着她手的妇人也在默默地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满目迷惘。

她今天看到这样脑子忽然有些清楚的女儿之后,心里是满的都要溢出来的欢喜,可是她毕竟也是一个管理后宅二十多年的精明妇人,她随后就很快觉得自己的欢娘变得好了,但是也,也太过陌生了。

欢娘从小就几乎都是在焦躁不安中度过,她屋子里的家具,都是选得最结实的木料,衣服首饰也坏得特别快,不会说话,也听不懂别人说话,一直都像是一个混沌懵懂的孩童一样,除了发脾气,什么都不懂得。

自然也没人能教会她作为一个闺中女儿必须要有的规矩仪态。

但她抬眼看去,她身边跟着她缓步而行的少女,虽然衣衫不整,却腰身挺直,肩背持平,修长洁白的颈项颀长而端庄,这一步与下一步之间的距离像是拿软尺量过一样,穿着轻软绣鞋,莲步轻移,安静无声,下垂的裙摆也纹丝不乱,不但没了从前的丝毫粗鲁野蛮,反而优雅得令人叹为观止——她敢说,就算是自己待字闺中,被自个娘拿着戒尺打了又打的时候,也绝对走不出这样规矩中透着优雅好看的步态!

这样类似的姿态,她不是没见过,那些随着夫君京城外放来的官夫人,太太们,也有这样让她心里发虚,看了一眼就会羞惭不已的身姿步态,据说那都是从小儿请了教养嬷嬷,天长日久教导才能养成的气度,而她这样武将家出身的女子,从骨子里就没有那样的底蕴,无论如何都改不了脚下生风的走路习惯的。

可是她的欢娘,不是那些官家的夫人小姐,也不是旁人家聪明伶俐的女孩儿,她怎么会一夕之间,不但Xing子变了,连走路,都能走成这样如同在云端漫步一般的样子?甚至那些她见过的官夫人,都有所不及?

这样除了面上还有些呆滞,单看身姿就已经难掩灼灼风华的少女,真的是她那从小疯傻的欢娘?

妇人的心间,一时高兴欢喜,一时又觉得困惑烦难,可她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掩了心思,带着女儿回了正房。

管她变成什么样子,至少,这人是她女儿没错,她还听到女儿叫她娘亲了呢。

下人很快送来了合身的衣裙,她亲手为女儿换上,一边换一边掉泪。

“欢娘,你会说话了,娘就放心了,以后,有什么委屈,你就能跟娘说啦!”

她又端了调羹,亲手喂女儿吃饭,然后把她安置在自己的床帐里:“欢娘,你好好睡觉,娘一定会要那起子恶奴好看!”

徐成欢没有回答,默默地闭上了眼睛,把自己蜷缩在这锦被软枕之中,直到温暖的感觉蔓延全身,这才觉得自己好像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她不能再说话了,说得多错的多。妇人打量而深思的眼神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她自小来往于皇宫与侯府,虽然因为早逝的先皇后和现在的淑太妃的喜爱,还有萧绍昀的喜欢而不必看任何人的脸色,但并不代表她在家里有小妾姨娘,庶姐庶弟的环境里还能像一张白纸一样心地无暇。

在父母兄长的面前,她愿意做一个单纯快乐的成欢,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

她必须要竖起那些从来不曾示于人前的刺,保护好现在的自己。

她还没有跟他们说一句,看,你们的成欢还好好的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