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误倾城》怕误倾城全文阅读 同志 一误倾城娘受

更新时间:2019-12-20 06:02:50

《一误倾城》怕误倾城全文阅读 同志 一误倾城娘受 已完结

《一误倾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五媚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弘历,叶瑟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五媚凉原创小说《一误倾城》,主角是弘历,叶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刚至戌时,皇上便同兰悠入了寝室。被圣上钦点的叶瑟只好在殿外随侍。 不过一盏茶工夫,皇上传唤。叶瑟硬着头皮进屋,见皇上同兰悠已更衣...展开

《一误倾城》免费试读

刚至戌时,皇上便同兰悠入了寝室。被圣上钦点的叶瑟只好在殿外随侍。

不过一盏茶工夫,皇上传唤。叶瑟硬着头皮进屋,见皇上同兰悠已更衣行将就寝。进屋后,她福了礼,并不看皇上。

弘历见她不悲不喜的神态更来气,不想在这一场对峙中先败下阵来,“时候尚早,你去内务府取些新上的胭脂水粉,我为爱妃补补妆。”

兰悠一听,心中非但不喜,竟有些不快。内务府距自己寝殿有五六里,待她取回,该二更天了,实在败兴。于是,理了理皇上寝衣领子,“皇上,臣妾的胭脂余下分量尚足呢,皇上用现成的便是。待她去取来,怕臣妾等不及了。”

弘历向她脸颊一近,柔声问:“哦,你等不及什么?”

兰悠脸一红,假装嗔怒捶了皇上一拳,“皇上知道臣妾脸皮薄,尽拿这种话取笑臣妾。”

“是吗?让朕试试这脸皮是有多薄?”说着轻捏兰悠微红的脸颊,“可真薄呢,简直吹弹可破。”

叶瑟立于原地,眼见弘历熟稔的亲昵给了别人,想要自己一颗心纹丝不动。可那不争气的心,却在她倔强而淡定的外表下暗戳戳疼着。她故作无澜请辞道:“既然不用取了,奴婢就先退下,不打扰了。”

兰悠也觉尴尬,慌忙允了。弘历却装作恍然大悟,“唔,你还在呢?!无妨,不打扰,你在不在,我们都觉察不到呢。”

叶瑟明知他故意在激怒自己,可偏偏就让他得逞,瞬间方寸大乱,如同乖乖钻进指环的手指,如主动咬上鱼饵的池鱼,脚步混乱地退了下去。

又过了一刻钟,又听皇上传唤。她想装作听不到,不去自取其辱,可明白如今自己宫人的身份,只好硬着头皮步入。

弘历热络唤她来看,“这晚妆,你看能打几分?”

叶瑟凛然答:“情人眼里出西施,皇上喜欢娘娘几分,便是几分。”

她把难题回踢给弘历,弘历心中痛了一记,不想她赢,轻轻捏着兰悠下巴,瞅了又瞅,“那可麻烦咯,那多少分数都不够来打了。”

兰悠面容虽娇笑着,心里却有预感,皇上今日这反常的热情虽然灼人,将自己一颗心炙得火热,可那激情之中,分明少了一种东西,一种至关重要的东西,便是真诚。今晚,皇上对她的爱,做得够真,她几乎要沉迷其中,可只一点,他忘了,便是眼神。无论他对她说着多么撩人的话语,遑论他落在她身上的抚摸多么温柔,他望向她的眼神却是空洞的,疲乏的,无助的。那眼神瞬间让她所有的热情都跌至冰点。难道,他对她的好,只为气云妃么?难道无论云妃如何忤逆他意,他仍对她念念不忘?难道自己不过充当了二人相爱相杀的工具?!她越想越气,恨不得冲出这充满耻辱气氛的房间,可她忍住了。她方方面面皆不出众,能到今时地位,靠的便是比别人能忍。这说明,皇上看重的,是能忍的女人。比起皇上深爱的女人,或许成为皇上看重的女人,才是在这后宫节节高升的砝码。既然眼前这两人都在做戏,那她何必付诸真实的喜怒哀乐,也陪着演下去吧。她轻轻往皇上胸前一伏,“皇上这话不知同多少姐姐讲过呢,臣妾才不上当呢”,说着补上一抹羞怯的笑意。

“冤枉啊。朕可从来没对旁人说过,你问问她,朕同她讲过么。”说着随意指了指叶瑟。

真是句句扎心,叶瑟感受弘历对她心灵的报复,招招致命。她的心这么痛,凭什么放他好过,终于抬起头,浅笑道:“人的记忆终究有限,能记住的人不多。何必去记住所有人的话呢。”

弘历愤怒地看着叶瑟,眼睛仿若要喷出火来。这棘手的女人。冷宫一劫,丝毫没将她尖锐的性子磨平半分,她依然毫不收敛。好容易压下怒火,阴阳怪气道:“有些人记不住,是选择性遗忘。只怕还有些人记不住,便是天生笨脑袋,本就什么都记不住。”

“那奴婢可得先退了,别待会连退下都记不得”,叶瑟说着,不等两人应允,便自行退下。

这漫长的一晚。弘历同兰悠一会对诗,一会饮酒,一会咏歌起舞。好容易熄了灯,弘历又从后背揽住兰悠立于窗棂赏月,喊了叶瑟进来掌灯。

赏月自然是赏月光,还要灯光做什么。叶瑟忿忿然盯着弘历的背影,心中有些恼了。

“今晚的月亮不对劲”,弘历在兰悠耳畔温柔道。

困意袭来,兰悠已厌倦了弘历没有内核的蜜语,明白他的一切初衷皆不在自己。可她只能强打精神,侧过脸,用额头轻蹭一下弘历脸颊,“皇上龙眼能看到的,臣妾可看不到。”

龙眼?还桂圆呢?!叶瑟心想,不由笑出了声。

弘历更加恼怒,回头斥她:“你笑什么?”

“能随侍皇上同娘娘赏月,奴婢深感荣幸,难道不可?”叶瑟悠答。

弘历愤懑转过身,继续柔声对兰悠道:“从前,朕一个人赏月,能看到月宫中嫦娥。今日一见,怎么没了,原来嫦娥到朕怀里来了。”

多么动情的话啊,兰悠在心中感叹,若是这些话,是皇上发自心底对自己所说,该多好啊。她轻轻阖上眼睛,敛好情绪,复睁眼故作娇羞道:“那皇上可搂臣妾紧些,否则臣妾可要逃回月宫了。”

简直没耳听。两人说到这份上了,叶瑟反而心里一点不妒不痛了,只觉无聊。只盼这两人赶快奔月而去,立即从自己眼前消失。

“只怕在朕怀抱里停留过的女人,都舍不得逃了呢。”弘历说着横着将兰悠抱起,一同入了床帷。窸窣声灌满叶瑟的耳朵,她缓步退出殿外。

刚站稳,背后一人接过她手中灯盏,“娘娘,不要折磨自己,我来吧。”

是言蹊。

叶瑟笑着回头,轻声嘱:“以后莫叫我娘娘了,免得叫新主子难堪。”

“是”,言蹊答,“姐姐,我来替你守。”

“不必了,他让我守,我便守。他想让我看什么,听什么,我全部接招。他不就想我屈服嘛,想所有人都对他屈服嘛,那走着瞧吧。”叶瑟声音虽轻,却字字掷地有声。

“可这样的夜,得多长呢”,言蹊捉住叶瑟的手,紧紧握住了,“我陪你守总行吧?”

叶瑟笑了,算是允了。

皇上宠着一个女人呢。言蹊心想,他一定恨春宵太短吧,自己只怕云妃娘娘今夜太黑太冷太心痛,所以来陪。可是,这样的春宵,对自己而言又何尝不漫长呢。皇上可宠着另一个女人呢。

《一误倾城》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