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家奶妈》最难消受美男恩 御姐 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家奶妈HE

更新时间:2020-02-06 06:03:34

《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家奶妈》最难消受美男恩 御姐 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家奶妈HE 已完结

《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家奶妈》

来源:作者:歆月分类:穿越主角:唐宓,黎沐群

经典小说《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家奶妈》由歆月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宓,黎沐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啊?” “他非礼你了?”黎沐群冷冷的俊脸突得僵住了。 “没有。”唐宓转过身,借将泓儿放榻的动作掩饰脸上的慌乱。 “你在说谎,是...展开

《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家奶妈》免费试读

“啊?”

“他非礼你了?”黎沐群冷冷的俊脸突得僵住了。

“没有。”唐宓转过身,借将泓儿放榻的动作掩饰脸上的慌乱。

“你在说谎,是不是你对皇上也有非分之想?”黎沐群像突然像抓到妻子红杏出墙的丈夫一样猛的冲至榻边,质问唐宓。

“你……”唐宓觉得这个黎沐群莫名其妙,气恼的侧首瞪道:“你有狂想症。”

“唐宓,我提醒你,他是皇上,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可能看中你这种有夫之妇的,而且你还是生过孩子的,就算有,他顶多也只是觉得新鲜,没玩过……”

“叭。”唐宓很愤怒,很愤怒的甩了黎沐群一个巴掌。

“黎沐群,请你尊重我的人格,我是什么身份,我自己清楚,不用你来提醒,现在请你滚出去。”唐宓受够了。

前一个男人莫明其妙的抱着她,眼前这个又神经病的来糟蹋她的人格,男人全是疯子。

“唐宓,我好心提醒你,你竟然打我?”黎沐剑震惊之后有点发狂道。

“谢谢小王爷的提醒,但是我不会道歉,打你是因为你嘴贱。”唐宓冷冷的回道。

“不识好歹的女人。”黎沐群气恼的甩门而去。

唐宓无力的坐在榻上,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得罪高僧的报应?

“泓儿,如果你真是我的儿子多好,那妈咪可以带着你离开这里,可以找个平静的地方,让你快乐的长大。”唐宓觉得好委屈,这种委屈还找不到人倾诉,只得将泓儿抱在胸前,含泪轻语。

黎沐群抚着火辣辣的脸,想着路廷昊的话,唐宓人如何?他也说不上唐宓人如何,只是从这些的观察中看出,这个女人很不一样,在她的眼里心里只有皇子,别的似乎都与她无关,可是她为何要对皇子这么好?

黎沐群越想越觉得皇上与唐宓有暧昧,心里替已去的妹妹难过,他甚至产生了个荒唐的想法。

黎沐群想起皇后妹妹含屈而去,心里本就不愉快,如今,路廷昊为外甥请的这个奶娘竟然如此年轻,而且之前他们神情明显都不对。

皇上的失常,唐宓的躲闪,让他有理由相信这两人有JQ。

说什么带孩子到王府是为了躲避贵妃别有用心的抚养,依现在的情形看,八成是皇上与奶娘有暧昧被后妃发现,故而才到王府避风头,黎沐群甚至觉得今天皇上来天宁寺都是刻意的安排。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他们姓黎的窝囊,妹妹被欺负到含屈而出了,他爹竟然连句话都不敢说,太憋气了。

想起小梨子含泪说自皇后怀孕后,皇上就不曾到未央宫,甚至在皇后临盆的时候都还在别的女人床上,越想,他对路廷昊的恨就越深,若不是碍于君臣,他早将路廷昊一阵暴打,可是现在,他竟然还无耻的将相好安排到王府,真是无耻之极,根本没资格坐在龙椅上……

“砰”黎沐群一拳打在院门上,门应声而裂。

“黎沐群,你这是做什么?”

路廷昊始终对自己先前的失态耿耿于怀,安抚好跟来的那些女人后,又过来了,那么巧的就让他看到黎沐群毁坏公物,气得喝道。

“皇……上……”黎沐群紧握的拳头还没松开,虽然听到了路廷昊的声音,却不敢转首,脸上唐宓甩出的掌印肯定还在,而且他现在的脸色肯定不好,不想让路廷昊看到他过多的情绪。

“转过身来,给朕一个理由。”路廷昊沉着脸道。

好歹也是一个王爷,竟然做出如此失仪之事,真是丢人丢到佛祖面前了。

黎沐群试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尔后缓缓转身,但是他始终低着头。

“臣知错,臣会补偿天宁寺的损失。”

“补偿?只是补偿就能解释你的粗暴行为吗?你即刻去找方丈忏悔。”

“是,臣这就去。”黎沐群巴不得立即消失。

“站住,你脸是怎么回事?”黎沐群自路廷昊身边经过时,那么倒霉的让老大看到了脸上的红印,被吼住了。

黎沐群直觉的以手捂脸,原本以为低着头皇上看不到的,没想到。

“刚才有只虫子咬,我自己拍的。”黎沐群依然抚着脸道。

“自己拍的?将手移开。”路廷昊带着笑意问。

虽然黎沐群不想移开,但是老大发话,不移就是无视老大,所以他还是松开了手,让那红掌印呈现在老大面前。

“沐群,什么虫子让你如此仇恨,竟然下手这么狠?”路廷昊带着笑意问。

“大哥,大哥……”黎沐剑冒冒失失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沐剑,你也来了?”路廷昊蹙着眉问向这边跑的黎沐剑。

“啊,皇上?”黎沐剑愣了下,立即向路廷昊行礼,“沐剑叩见皇上。”

“免礼,沐剑,你来得正好,你先守在这,没朕的命令,不得任何人入厢房。”路廷昊说话的同时,眯眼看着一脸冷傲的黎沐群。

那个掌印很是清晰,虽然他知道黎沐群在说谎,但是他并不打算拆开,这个院里除了他就只有唐宓,再看那掌印,绝对是唐宓所则,只消进去问问唐宓就清楚了。

“是。”黎沐剑点首。

“沐群,你去吧,去向方丈大师赔罪,另外再捐出一千两。”

“臣遵旨。”

黎沐群很憋屈的离去,方才听到路廷昊带笑的声音他就在心底挣扎了好久。

皇上明摆着是要嘲讽他,如果沐剑问这话还能接受,但是皇上明明知道这院里只有他与唐宓,竟然明知故问,他甚至觉得皇上那话里有警告的意味。

想起,现在皇上又进了厢房,又只有他与唐宓,他会不会再非礼唐宓?会不会向唐宓施暴?唐宓是否也会向扇他一向扇路廷昊呢?

虽然气恼,但是不管皇上与唐宓之间会发生什么,他似乎都不能管,就算他不要命了,也管不了,真是窝囊。黎沐群气恼的又是一拳头挥出,只是这次却是挥在墙上,所幸没造成破坏。

那一拳并不解气,黎沐群又走至道旁的一棵大松树,对着树干一阵疯打,直至树皮剥落,上面有点点红印,这才停手,将头抵在大树上。

“泠儿,你才去了多久,他竟然又……”黎沐群咬牙的恨恨声,引来树上鸟儿的惊鸣。

不,绝不能让路廷昊得逞,即使只是奶娘,他也不能让路廷昊得手,他要制止,他要先路廷昊一步将唐宓抢过来。

黎沐群闭眼靠在树干上,唐宓现在住在王府,他是近水楼台,只要他多花点心思,用点计谋,一定能手到擒来的。

虽然他没有路廷昊那样的尊贵,但好歹也是一个王爷,唐宓虽然长得甜美,但是毕竟是已婚妇人,能被他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王爷看上,也是她的福气,总比在皇宫里与人争宠的好。

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好,看路廷昊先前的神情,似乎很紧张唐宓,如果他能将唐宓抢过来,不但能解气,而且还能挫挫皇上的威风。

黎沐群睁开眼,是更冷的阴谋味,原本他觉得这个奶娘还算不错,但是现在,唐宓在他眼里,也成了攀龙附风的庸俗女,这种女人,就应该让她受到惩罚。

原来黎沐群最后要出一趟远门的,但是现在他得好好计划一下,而且他要找到凌风,他总觉得妹妹死的不是那么简单,虽然她身子从小弱,但是宫里太医众多,不可能真的就这么去的,如果真是月子病,那早在生下皇子的时候就有可能去了,不可能到快满月的时候,这其中没准就是阴谋,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看着拳头上的血印,黎沐群嘴边扬起了残酷的冷笑。

唐宓,你就等着吧,你会为这一巴掌付出代价的。

路廷昊目送着黎沐群转角,看他那紧绷的背景,料想先前肯定发生了不简单的事,算算唐宓住到怡安王府也有好几天了,莫不是这几天沐群对唐宓有了什么暧昧的想法?

黎沐剑看着转过身朝厢房去的路廷昊,很是纠结,他原本是想找唐宓的,没想到竟然遇到皇帝老大,唉,这下竟然也了门神。

只是大哥方才离开时神情好怪,而且好像被人甩过了,会是谁呢?大哥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差?

“黎沐群,你再进来,别怪我给你脸色看。”唐宓听得门外有脚步声,大声道。

路廷昊抬起的脚颤了下,果然有问题,唐宓的话足以证明刚才沐群那尝鲜是她所为,难道他对唐宓动手脚了?

“黎沐群,泓儿睡了,你最好不要进来。”唐宓以为黎沐群站在门外,又补充了句道。

“是朕,唐宓,泓儿睡了吗?”路廷昊轻推开门,走入内室问。

“路廷昊。”唐宓惊愕的脱口而出。

“你好大的胆,敢直呼朕的名讳。”路廷昊笑道。

“叫都叫了,又收不回来,真不明白你们避个什么讳,名字取了不就是给人叫的吗?非得叫皇上好听吗?”唐宓坐在榻上,随口发了句牢骚。

“嗯,很有道理,不过如果大家都直呼朕的名讳,岂不乱了套?”

“你是皇上,你说什么是什么,如果皇上没什么事,请先出去,泓儿刚睡,别吵醒了他。”唐宓说着起身先走出了里间。

“唐宓,我离开后,沐群是不是进来了?”路廷昊跟着唐宓身后走出来,做不经意的问。

“你既然知道了还问什么。”唐宓转身不高兴的看着路廷昊。

“你打他了。”

“皇上,你有什么一次将话说完好吗?”唐宓有些不耐烦道,“你们一群一臣要做什么?车轮战,我只是个奶娘,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别对我另眼相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