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世凰途:神君,请入樽》一世凰途免费阅读 801 一世凰途:神君,请入樽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3-22 18:05:12

《一世凰途:神君,请入樽》一世凰途免费阅读 801 一世凰途:神君,请入樽完结版 已完结

《一世凰途:神君,请入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澜叁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布依,母妃

主角是布依,母妃的小说《一世凰途:神君,请入樽》此文是澜叁原创的仙侠奇缘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那些接触到白雾的护卫接二连三地倒下。李布依与刘公英二人早已捂鼻起身爆退。可这王府护卫的反应同样不容小觑,一时间上百支箭从天而降。...展开

《一世凰途:神君,请入樽》免费试读

那些接触到白雾的护卫接二连三地倒下。李布依与刘公英二人早已捂鼻起身爆退。可这王府护卫的反应同样不容小觑,一时间上百支箭从天而降。

而刘公英能出手挡住了第一批箭雨,就能挡得住第二批,空气中全是真气与箭尖接触的爆破音,硬生生地改变了箭雨的方向。

“快,快拉信号弹!有刺客!”护卫长见状,连忙对身边的护卫喊道。

伴随一道独特的鸣声,王府上空有一朵巨大的蓝色花开。

一刹那,沉寂的铁甲动起来了,潜伏在暗处的护府高手跳起来了,寂寥的王府热闹起来了!

王府护府花开,预示着来者格杀勿论。

剑拔弩张之际,李布依觉得被人拉了衣袖,是一直埋头苦干的苏杏子,她道:“布依,快走!”

密道门开,李布依跟着苏杏子一头钻进树洞底下,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便已消失。

头顶刘公英一声愠怒的“李布依”还没消散,密道的门就关上了。倒是这袖子被刘公英扯去了一角。

“哎呀,”后知后觉的苏杏子捂了捂她樱桃般小的嘴,歉意道,“没注意道布依还有个朋友没进来。”

李布依伸手搭上她的肩头,一抹庆幸的笑攀上她的脸颊,她从没觉得什么时候这样感谢这个小包袱,她一字一顿无比认真地道:“没关系,不要紧。那人武功高得很,他有办法进来自然有办法出去。”

“不行不行,方才我瞅见漠王府的护府花开,那是格杀勿论的意思,我怕他有性命安危。”苏杏子很是焦虑,手忙脚乱折腾着密道的门。

李布依看着苏杏子惶急的小脸,摸着下巴道:“你是如何知道这里的密道的?”

苏杏子扬着洋洋得意的小脸道:“我又多懂了一样布依大人不懂的事情。”

这密道的是从上往下进来的,话刚落苏杏子就开了门,还没来得及躲开,头上就掉了个刘公英,不偏不倚,堪堪砸中了她。

密道的门只开了一下便合上,头顶上传来了许多刀剑顿地的声音,哐哐哐的响声大得吓人。

“疼疼疼,啊你怎么这么重,把我压出这么多血?”苏杏子看了一眼暗红暗红全是血迹的手。一把把身上的刘公英推开。

“血是别人的。”刘公英踉跄了一下,捂住胸口吐出了一口血。

李布依犹豫了一下,赶忙上去扶他坐下,摸出枚药丸,渡了点真气给他:“是谁能把你打出内伤?”

“这王府藏龙卧虎,他们人多。”

……

王府的露台雅阁上,有两位当朝王爷在对弈,亏他们斗了几个时辰而不露倦色。

看到王府上方绽放着巨大的护府花,两人皆是一惊。随即就见楚言宇举起淡粉的袖子捂唇一笑,指下又落了棋子一枚,他道:“小元元的王府,夜晚真是热闹啊!”

砰!一枚棋子紧随其后,楚绍元撑着脑袋答道:“尚可。”

楚言宇看看他,那双眼睛隐在长长的睫毛下,竟看见他眼底飘过一抹笑意,转瞬即逝。

……

却说李布依、刘公英二人在这漆黑悠长的密道里搀着苏杏子施展着轻功,快速奔着。

跑了许久不到头也是无趣,刘公英便与李布依暗自较量。刘公英越跑越快,苏杏子有要交给李布依一个人领着跑的嫌疑。

“这人受了内伤怎么这么逞能。”李布依有些生气,便佯装提速状:“这肥酥太沉,丢给你我先走了。”

刘公英却被她的速度牵着有些力不从心,只得愠怒道:“改日再战。”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夸父逐日逐了一辈子也没能追到太阳。你若执意同我比,你一生都有奔跑的命,第一人。”李布依调侃道。

“你管我,我乐意。”刘公英嗔怒道。

谈话间,墙上镶着的烛台竟一一点燃了,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声音好像触动了密道内的机关,一层层橘红的光晕在秘道内散开,难得为这幽长森冷的秘道添了分温馨的生气,浑浊的空气也清新许多。他们停下脚步来仔细查看那些放着巨大蜡烛的烛台,一怔:会闭合开启的小孔连接着地面的空气?

李布依蹙眉:“苏杏子,你可知这密道通往何处?”

“杏子不知。不过坊间有闻,先帝薨后遣散后宫,漠王是个孝子,将他母妃安置在王府,虽常年在北漠征战,但王府一应建设皆为他的母妃明妃娘娘所设。”

“横竖都是逃命的密道。”

“到了!”

这密道之长仿佛没有尽头,好不容易到头了却给了他们当头一棒:迎接他们的竟是一把挂在门上的大锁。那大锁周围升腾着若有若无的寒气,离得近些就能感到那森冷之气扑面而来。

“玄铁锁。”李布依一怔。

玄铁,是一种生于大海深处的特殊矿产,其重量是普通铁块的十倍不止,最主要的是它的寒气,大自然汇聚天成之物,若是制成锁链挂在犯人身上,不出一炷香,弱的人可以当场毙命。武功高强之人也得重伤。这玩意儿有价无市高贵得很,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悬挂在这救命的密道出口前。

刘公英上千一步,想以蛮力劈开锁。他汇聚真气于双掌,以他的实力,这一掌下去,普通的锁得震出一个坑来,只见他猛得一劈,玄铁锁发出嗡嗡的轰鸣声,却把他的真气之力完全反馈回来,一下子震得刘公英倒退了几步。

“哼,我刚才没有用尽全力。”刘公英调整姿势还想发功,却被苏杏子拦下了。

苏杏子递给他一把袖珍的小锄头道:“别徒手砍它,你给它多少力,它就会回你多少,蛮力反馈,你会受伤的,试试这个。”

李布依还在蹙眉想着办法,却听哐当一声,玄铁锁坠地砸出了一个大坑,刘公英已从苏杏子手上接过了一把袖珍的小锄头,将这结实的铁锁,自上而下,垂直砍断。玄铁锁的寒气霸道反弹,瞬间反噬给刘公英,他几步踉跄又吐出了一口血。

“公子!”苏杏子着急地唤了一声,上前扶住了他,却被刘公英一把扣住了手腕:“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这把锄头上的铁,至少要千锤百炼才能砍得动玄铁,锄头与柄之间用的榫卯结构精密异常,这样才能抵御如此大的冲力,普通人家拿不出手的……”

“你是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