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妖归来》大妖归来 起点 完整版未删节 大妖归来强强

更新时间:2020-03-27 12:06:00

《大妖归来》大妖归来 起点 完整版未删节 大妖归来强强 连载中

《大妖归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小糯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涂山铃,宋潜

《大妖归来》是小糯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妖归来》精彩章节节选: 涂山铃俯身,轻轻用额头贴着宋潜的额头,感觉到他灵台一片混乱。 她还小时,阿爹就教过她,修士须时刻保持灵台清明,不然危险来了,你感...展开

《大妖归来》免费试读

涂山铃俯身,轻轻用额头贴着宋潜的额头,感觉到他灵台一片混乱。

她还小时,阿爹就教过她,修士须时刻保持灵台清明,不然危险来了,你感觉不到,心魔滋生了,你察觉不了。

阿潜的情况十分糟糕,他这是病了多久呀?!

她手指轻轻按着宋潜的穴位,没有灵力辅助,效果微乎其微,她只能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按压着,用数量弥补质量上的不足。

她母亲名叫彤鱼璟,乃炎帝神农氏后人,医药天赋自不会差。

涂山铃继承了母亲的医药天赋,只是缓解宋潜的症状而已,她还是做得到的。

她手一顿,一些她之前忽略掉的细节,接连冒了出来。

她换了皮囊,站在拱桥之上,宋潜直端端走过来认下了她,连一点质疑都没有。

她做好了狐狸饼,小厮来送药,宋潜拿了药就走,却连一声招呼都没跟她打。

还有不久前,宋潜将一杯茶放在了空座位上,背对着她,话却是对她说的。

桩桩件件的事情联系起来,涂山铃得出个可怕的结论,宋潜的神识只怕是受过重创。

她摇摇脑袋,把纷繁的思绪丢开,继续帮宋潜缓解症状。

放在普通人家,神识出现了问题,顶多被人叫一声疯子,于己而言不痛不痒,不算大事。

于修士而言,神识出了问题,就意味着断绝了证道长生的路。

这对于天才如宋潜的修士来说,多么残忍。

涂山铃有些心疼,“是因为我吗?我的死跟你没关系啊。”

她闭上了眼睛。

眼下提证道还太早,最关键的还是不能让人察觉宋潜的不对劲。

宋潜身居高位,若他的情况被人知晓,必然会被放大,他将成为所有人嘴里的笑话。

是了,难怪他深居简出,连居所都孤悬在何陋居之外。

涂山铃的手轻轻抚平宋潜紧蹙的眉头,“我会治好你,不会让人伤到你。”

当年那一句“我罩你啊”可不是说说而已。

宋潜在涂山铃的治疗下,呼吸渐渐归于平稳。

涂山铃找了处草厚的地方,咬牙用了个公主抱,把宋潜放到了上面。

她也不急着开棺了,靠着一旁的树干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真睡,耳朵一直竖着,始终留心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宋潜微微动了动,她便发现到了。

他翻身坐起,从广袖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丸药塞进嘴里,这才觉得好些了。

每次犯病,他都会有些不适,是以哪怕记不得自己做过什么,却也知道自己犯过病了。

他偏过头就看见“睡得正香”的涂山铃。

涂山铃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打了个呵欠,说:“你说只休息一会儿的,怎么还睡着了呢,也是心大,这是多么危险的地界啊。”

宋潜揉了揉额头,到底松了一口气。

他不想她看到他犯病时狼狈的模样。

涂山铃虎着脸说:“别磨蹭了,我还得赶在天黑前回家呢,不然又要被念叨!”

宋潜腿部发力,一下子站了起来,抽出帕子擦了擦手,才把手伸向涂山铃,“走。”

涂山铃握住了宋潜的手,宋潜一用力,就把她拉了起来。

宋潜收回手,闷声往前走,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倒回来,说:“凡事不可勉强。”

涂山铃吊儿郎当地站着,用手撑着下巴,“你知道怎么形容一个人聪明最为贴切吗?”

宋潜微微挑眉,眼中有明显的询问之意。

涂山铃笑眯眯地道:“狡猾如狐!如狐都这般厉害了,更何况我本身就是一只狐狸了,天下哪有让我觉得勉强的事情!”

宋潜用“做人请诚实”的眼神看着涂山铃,又板板正正地道:“别忘了,你可有九条尾巴。”

涂山铃被噎住了。

是是是,形容人聪明,可以用狡猾如狐。

可形容人做事有破绽,可不是说狐狸尾巴被抓住了么。

人家的狐狸尾巴只有一条,偏偏她的,一抓一大把!

她跳起来,一掌拍在宋潜背上,“宋子牧,你变了,你以前不会反驳我的!”

宋潜垂眸浅笑。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把宋潜犯病带来的一点压抑的气氛全都冲没了。

走到漆黑如墨的海子边上,宋潜气息外放,霎时间水波翻涌,不多时,上层的水变得清凉透彻,下层的水却黑得令人发慌。

涂山铃朝宋潜竖起了大拇指。

用剑的人杀伐之气果然比用铃铛的人厉害啊,稍稍释放点气息出来就把一海子的恶鬼厉煞给吓得缩在了湖底。

她伸手抓住宋潜的胳膊,由宋潜带着踏浪而行。

棺椁漂在那里,上面的镇魂钉和锁魂链无一不在告诉宋潜,涂山铃被镇压在了这里。

涂山铃一脚跨上棺椁,推着宋潜转身。

“不许看啊,谁知道死了那么多年了,尸体会变成什么样!”

大妖之身,万年不腐,才区区十八年而已,自然跟刚陨落时一模一样。

宋潜握住了涂山铃的手腕,“别闹,开棺。”

涂山铃与宋潜对视。

宋潜眼中一片清明,只是两颊稍稍染上了点红晕。

涂山铃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在他错愕的瞬间,手快速从他灵台滑过。

很稳定。

没事。

她收回手,解下腰间挂着的葫芦。

宋潜别开脸,“不小了,别胡闹!”

涂山铃抬起胳膊,架在宋潜肩上,“你我同吃同睡三十载,这会儿我摸你一下,你想起来害羞了,早干什么去了!”

宋潜缩了缩脖子,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胸腔里。

同吃是有的。

同睡真没有!

他眼含指责地看着涂山铃。

涂山铃嘻嘻笑,“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你这个眼神特别容易让人误会。”她摸摸肚子,“我怕你阿娘问到我脸上,问我她什么时候可以抱孙子。”

宋潜脚一软,差点一头载进黑海里。

涂山铃眼中的笑却更浓了。

这样多好,至少有点鲜活气,好好一个活人,活得死气沉沉的有什么意思!

宋潜早入了合境,结了金丹,不出意外,轻易死不了。

他现在的年纪,相对于他漫长的生命来说,才刚刚活了个起步而已,这世上太多的精彩他都没见过,何必封闭自己,拒绝整个世界呢?

涂山铃摇了摇葫芦,“你想到哪里去了!清静台的作息是固定的,要睡当然是……同时睡啦,你看你!”一副倒打一耙的小人模样。

同睡。

同时睡。

宋潜张张嘴,到底没能说出反驳的话。

他接过了葫芦,取开塞子。

嘴皮子不溜,还是默默干活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