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冷少的代孕娇妻》冷少的带孕娇妻免费 女王 冷少的代孕娇妻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4-15 06:04:51

《冷少的代孕娇妻》冷少的带孕娇妻免费 女王 冷少的代孕娇妻章节在线试读 已完结

《冷少的代孕娇妻》

来源:作者:桃之夭夭分类:豪门主角:江盈雪,黎寒磊

完结小说《冷少的代孕娇妻》是桃之夭夭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盈雪,黎寒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黎寒磊却怎么也睡不着,深邃的目光望向床上发丝凌乱脸色泛白去仍美得刺目的女人,喉结艰难地滑了滑。他无法解释自己一向强大的自制力一碰...展开

《冷少的代孕娇妻》免费试读

黎寒磊却怎么也睡不着,深邃的目光望向床上发丝凌乱脸色泛白去仍美得刺目的女人,喉结艰难地滑了滑。他无法解释自己一向强大的自制力一碰到这个女人就全面瓦解的原因,只能在心里辩解:她,太像晴晴了。

晴晴的身体有病,不适合做这些事情,所以,他从这个跟她长得像的女人身上得到了满足。

是的,是这样的。

翻身下床,迅速披好衣服,在他准备掏出手机拨通韩晴儿号码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张管家恭敬的声音:"老板,有人找。"

江盈雪醒来坐在床边悠悠地发着呆,还未能从上午情事里醒悟过来,脸一阵阵地泛着红,烫得跟火烧一般,心头尴尬着,又对自己生起气来。怎么会这么不知耻,竟然跟那个男人……还那么放荡!

这一刻,她对自己的身体都产生了怀疑和愤恨,抬手一掌一掌地拍在身上:"谁叫你不要脸,谁叫你不要脸!"

门被人推开,张管家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看到她赤身裸体时拉下了眉,冷冰冰地道:"马上洗干净自己,总裁找你。"

江盈雪极不情愿与黎寒磊相见,两名佣人却已经走进来,将她拖入浴室抛入浴缸就洗了起来。洗完的她被重新带到房里,那里已经多了一套衣服。

张管家满意地点点头,命令道:"穿上,别让老板等得不耐烦。"扭身走了下去。

根本不管她愿不愿意,佣人左右架着她走了下来。黎寒磊坐在天蓝色的沙发里,指上夹一根烟,以复杂的眼神盯着她,盯得她身上一阵阵地发毛。

好看的烟圈从他鼻间喷出,把他清冷的目光晕染得晦暗不明。江盈雪默然无声地站在他面前,两人有了那么一段不寻常的床事,她有些失去底气,抿唇并不开口。

直到烟头烧到指尖,他才缓缓摁灭,抬起一只脚落在另一只脚上,极其优雅的二郎腿。

"你父亲来了。"他突然开口。

江盈雪眼前一亮,趋步向前问道:"他人呢?"父亲终于良心发现,要接她回去了?

"走了。"

黎寒磊的话再度把她甩入冰窖。父亲来了又走,为什么?

细指敲动,黎寒磊撇了一眼茶几上的一份文件,拧眉就问:"你叫江盈雪?"

"是的。"江盈雪想知道父亲来做了些什么,便如实地点头。

"你自愿卖的?"

"不!"回答得干脆利落,她似看到了希望,原本暗下去的眸子又亮了起来,"我爸爸来一定说清楚了吧,黎先生,我不想要你的任何东西,现在就放我离开吧。"

"是吗?"黎寒磊撇起了嘴,脑海里迅速闪过江涛那张歪嘴的脸:"黎总裁,您放心,我女儿肯定是自愿的啦,她这个人矫情,不肯的原因估计就是钱没到位,没事,我能做她的主,你有什么契约就拿到我这里来签。"

果真矫情。黎寒磊无法否认江涛的话,她一时顺从一时反抗,不就是矫情么?一个父亲还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

眼神愈冷,唇角勾起一抹鄙夷,他嘲讽般哼了哼。

"我可以走了吗?"江盈雪等不及了般朝外迈步,门外两名黑衣人齐齐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她横眉望向黎寒磊。黎寒磊懒懒地抬手拾起桌上的资料甩了出去,无情地道:"你最好把这个看清楚!"

修长的身体立起,他不想与这个虚伪的女人再呆半分钟,抬步,走向楼梯。

江盈雪茫然地盯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才缓缓转回来,落在地面上飘散的纸页上:"这是……"

张管家蹬着大跟皮鞋走过来,板着脸掀唇道:"这是老板跟你父亲签的契约,老板一次性付给你父亲五百万,然后一个月给你一百万,你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老板的情妇。"

情妇?江盈雪的脸色迅速惨白,抖着手一页页地将地面上的纸张捡起来。

契约,收条,哪一处都签着父亲那如鸡爪般歪扭的字体。江盈雪的心一点点被抓碎,人生还能比她更悲惨的吗?

眼泪已经流不出来,满心里想着的只有:被卖了?又被卖了?

不,她不能就此屈服!用力拍打那一张张满含讽刺的纸张,她尖锐地叫了起来:"不,这是违法的,这根本无效,无效!"

原地打过数个圈圈,周边佣人和黑衣手下一脸默然,张管家阴冷的扑克牌脸上再度染上那一层不变的鄙夷。这些事与他们无关,就算她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出声。

转脸,微抬,看到了已经空落下来的楼梯。要解决问题,只有找他!

跌撞着冲上楼,她根本不知道黎寒磊会住哪间房,只能一间一间地用力拍打,着力呼喊。眼泪划过脸庞,泌入唇中,涩涩苦苦咸咸,就如她的人生。

最后一间房,她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推开,换句话说,门根本就没有锁。江盈雪抹去满脸的泪花闯了进去。

满眼的蓝,天蓝天的色调微微温暖了她的心,这是她最爱的颜色。

在这片蓝色里无处不是高贵顶级的摆设,透露出主人的财富和品味。不过,这些都被墙上巨大的结婚照片掩盖而晦暗起来。照片中俊美的男人搂着清甜纤美的女人,两人脸贴得好近,笑得好甜蜜。

照片中的女子确实跟她很像,侧脸滑下一丝卷曲的秀发,完全幸福的模样。

为什么?同样的面孔却完全不同的命运?

江盈雪的泪再度滚了出来,这才发现房间里放了不少这样甜蜜的照片,有的两个相拥,有的则是女子独自笑缅。

拾起一面,对着那张相似的脸,江盈雪的心复杂得无法理清。

黎寒磊围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利目一扫,落在江盈雪的身上,紧接着落在她手上的相框上。

"你在干什么!"一声怒吼,江盈雪心底猛一惊,抬头时手一松,哗啦的碎裂声传来,她眼见着黎寒磊的眼眸一点点冰寒带刃。

低头,看到碎裂的相框,江盈雪忘了来意,急忙蹲下来胡乱地想将其拼凑,结果却是手被划破,血水一点点滴在照片上。

"该死!"狂吼声里带着极怒,江盈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拎起狠狠地甩了出去。巨大的疼痛袭来,她的背撞上木椅,跟着椅子一起倒下的同时脑袋重重地撞上了梳妆台。头生生地痛着,某种温热的液体流入后颈。

黎寒磊盛怒的表情就在眼前,像无尽狂风暴雨扫过,夹杂着重音雷鸣。两眼翻白,在晕倒前她听到震天动地的狂吼:"晴晴的照片你也配碰!"

头好痛,好痛,像被夹在了铁夹子里。江盈雪痛得呼了起来:"痛,好痛。"

"不要怕,有我。"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道声音,她艰难地睁开眼。模糊中,一个半大的男孩走过来,十四五岁的样子,好看的发披在头顶,显得倨傲而不羁。他抚上了她的头轻轻为她抹着,头上传来阵阵清凉,真的不如那般痛了。她缓缓吁口气,想要把他看清楚,只是男孩的脸始终那般模糊,她用尽全力都未能看清晰。

"你是谁,可以带我走吗?"江盈雪握住了男孩的手,轻声问。

男孩拉开唇角,似在笑:"可以呀,不过要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就娶你。"

这话好熟悉,她为什么想不起来是谁说的?头痛,更痛了!

男孩的身形越拉越远,江盈雪一急,把他的手揪得更紧:"不要走!"

"松开!"冰冷的声音从真实世界里渗透进来,江盈雪缓缓睁开眸子,对上的是一张熟悉却冰冷无波的脸。张管家甩开她的手扭了扭手腕,拾起手头的药盒子准备离去。

江盈雪这才发现自己一直躺在地板上,这里光线昏暗,根本不似别墅里的任何房间。

"这是哪里?"干涸的吼咙出声,哑到几乎发出不音来。

张管家很难得地回头盯着她道:"你打破了太太的照片,老板很生气,把你关在这里。既然醒了就马上去跟老板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她受了这么多的伤害,他可曾说过半句好听的话?江盈雪的脊背硬了硬了,冷冷地发问:"如果……我不道歉呢?"

"那你就等死吧。"张管家跨过她的身体走出去。昏暗的空间里,一碗饭放在地板上,似喂狗般摆设。江盈雪闭了闭眼,无力地喊:"放了我,我要跟他解除契约,那是不合法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