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聊斋大军阀》聊斋大圣人txt下载 总攻 聊斋大军阀cj

更新时间:2020-04-22 00:09:28

《聊斋大军阀》聊斋大圣人txt下载 总攻 聊斋大军阀cj 连载中

《聊斋大军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柳成荫g分类:奇幻主角:望向钟,朝钟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柳成荫g原创小说《聊斋大军阀》,主角是望向钟,朝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暮春的晨风吹拂,天空薄雾缭绕,金色的阳光透过浅浅薄雾,将梁国大地照耀的五彩缤纷姹紫嫣红。 绵州西边岭南城的黑旗军营聚集着三十余人...展开

《聊斋大军阀》免费试读

暮春的晨风吹拂,天空薄雾缭绕,金色的阳光透过浅浅薄雾,将梁国大地照耀的五彩缤纷姹紫嫣红。

绵州西边岭南城的黑旗军营聚集着三十余人,沐浴在金色阳光中,气氛却是诡异一时难言。

“说吧,怎么个较量法,是单挑还是你们一起上。”

下得马来,钟子良一脸阴沉的望向从四周围过来的军士。

“既然你同意了,那咱们也不可能仗着人多欺负人少,要不直接跟我比一比,我下手知道轻重。”

“一边去,公子选我最好。”

几个领头的军士见钟子良果真愿意比斗,一个个都面色兴奋的站了出来。

只要损了这人的面子,那就能有重重的赏赐!

他们平时外出修桥铺路练就出来的力量,对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娃子’自然信心十足。

“哼。”

面对一个个不怀好意挑衅的军士,钟子良哪里还不知道现在身处局中。

不过既然这些人想耍心思,那对他来说正好,借助这里正好能树立威信,拳头才是能解决一切的道理。

环视一圈,钟子良猛然大喝:“看门那两条狗给老子滚出来!”

“啥,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

挑起事端的两个守卫原本还没反应过来钟子良说的是谁,可看到周围一双双眼睛都盯向他们后,那胖守卫顿时涨红着脸,撸起袖子凶神恶煞的朝钟子良跑去。

这要是不站出来,那他以后还怎么在军中立足?

啪!

“狗东西。”

在胖守卫拳头还没甩在钟子良身上时,一个响亮的耳光突然从他脸上传出来。

“动作挺利索,不过这巴掌下去,胖子肯定会发疯。”

“待会记得把胖子拦住,要是这新来的把总真有个好歹,就算拿了钱,我们后面日子也不会好过。”

“对,那些人只说是损面子,败坏形象影响家族地位,要是真有什么问题,估计事情还会摊到我们头上。”

巴掌响起,围观军士尽皆被吓了一跳,开始小声讨论起来。

“我,你他妈打我!”

被一巴掌甩的肥肉乱颤,胖守卫不敢置信的摸了下侧脸,疼的他直咧嘴,当下双眼发红,抡起钵大的拳头直朝钟子良脸上砸去。

哼!

对这,钟子良面色波澜不惊,那刮风的拳头在普通人看来极快,而在他眼里却诡异的像是放慢了十倍。

敌人拳面越来越到,在自身脸部肌肉因为本能而收缩时,钟子良突然屈腿弯腰,身子微微右侧而后左臂一伸,拳头猛的砸中其小腹。

小腹乃要害之地,这胖守卫又没有练就电视里那种能反弹伤害的铜皮外功,一下便躺倒地上。

“娘的,敢骂老子,看爷爷今天不踹死你!”

那瘦守卫突然从钟子良侧面冲出来,脸露凶光抬起右脚上前就是一个登门踹。

“来的好。”

此时钟子良正怒气冲天,在那登门踹袭身之前猛然侧趴,以左手撑地,右脚朝瘦守卫支撑的小腿狠狠踹去。

他重生这个世界后,找钟府练过的护卫学过几手,不然也不会放下狠话要收拾两守卫。

“哎哟。”

瘦守卫哪躲的过去,面朝下扑通一声倒下,险之又险的用手撑住没让脸上开花,可还没庆幸,钟子良的脚尖已经踹中他的脑袋,顿时只觉眼冒金星不断哀嚎惨叫。

砰砰砰。

“叫你给我多管闲事!”

几记老拳打在瘦守卫脑袋上,直让他感觉脸上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五味杂陈全部浸在嘴边,鼻涕眼泪像是不要钱一般直往下掉。

“娘的,给老子去死!”

在瘦守卫被收拾时,那胖守卫才缓过气来,不知道从哪里整出一柄匕首,恶狠狠朝钟子良冲来。

“你以为我没带家伙?”

钟子良一直在用余光瞄胖子的方向,当那股明晃晃的光芒出现后立马察觉出不对,伸手只往腰带内一掏,甩手后三道灰白色的珠子径直砸在胖守卫脸上。

“你也给我老实躺好!”

拧身扭腰一记凝聚全身力量的横腿扫出,胖守卫一声惨叫便吐血倒地不起。

干净利落!

这是一干围观兵丁心中冒出的念头,原本轻视的军士们不可思议的望向钟子良,没想到他竟有如此武力。

砰!

惊讶之时,只见钟子良的身子猛然闪动,像踢蹴鞠般一脚踹中胖守卫脑袋。

“住手!”

“快住手”

那些看热闹的军士一看情况不妙,互视一眼同时跳了出来,拦在钟子良身前满脸怒容,其中一位更是怒目圆睁指责道:“你下手未免太重了吧!”

“又没死人,就吐几口血而已,这也叫重?”

“你知不知道,无故打伤袍泽可是军营大忌!”

另一位听到钟子良那毫不在意的话语也不啰嗦,直接扣下一顶大帽子。

“袍泽?打一架就知道我是真的,那你们的意思是,之前一个个难道都在藐视把总之位?军威何在!”

“这...”

那扣大帽子的军士被这厉喝问的哑口无言,他们当然知道这人是真的,可这又怎么能承认?

两边一个是多年交情,一个是官比他们高的把总,哪边都不讨好。

“怎么回事?”就在气氛诡异之时,一声喝问从军士后方传来。

“守备大人。”

“见过守备大人。”

“这小子无故打伤胖子,还请大人为他做主。”

“对,是这样的...”

军士们看清来人,一个个纷纷行礼,只说钟子良揍人之事,却对起因缘由只字不提。

守备没有听手下言语,而是来到钟子良身前问道:“你就是钟家三子钟子良?”

“正是。”对这个年近四十的守备,钟子良回礼答道。

这人明显早就来了,一切没必要解释,都看他的态度。

“以下犯上,罪无可恕。两个废物每人二十大板扔出去,以后不用回军营了。”

守备没有多言,只是深深的看了眼钟子良而后下令,让人看不清心中真实想法。

“这....”

命令一下,所有军士顿时瞪大眼睛看着守备。

两守卫可是在军营待了十几年,这么轻易就被驱逐,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小的错了,是小的冒犯了钟大人,求求大人不要赶我。”

“唔!...”

瘦守卫连忙跑到守备身前求情,胖守卫说不出话也不断发出呜呜声。

“这些年本官的放任闲散怕是让你们忘了什么是尊卑。”

一脚将瘦守卫踹开,守备面向钟子良问道:“钟把总对黑旗军营可有何要求?”

“大人,在下正有一事!”

簌簌。

那些军士听到这话都面目紧张的望向钟子良,生怕这位爷提出让他们都滚蛋的话语出来。

一时间场面静的可怕。

这年头军营除了某些时候被叫出去做些活记给头上长官挣点油水钱外,平时可是光拿饷不做事的肥差。

比起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还要被各种赋税劳累的庄稼汉可谓好到了天上,要是丢了可就倒了八辈子血霉。

“一件小事。”

虽然对守备的态度之好感到有些奇怪,可钟子良却并没有多问,而是来到一干军士面前走了走,在他们冷汗直落的紧张情况下开口道:

“先领几月薪俸。”

呼~

一片松气声响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