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宠妻之权谋天下》邪王宠妻之逆天废材 蕾丝 邪王宠妻之权谋天下同人

更新时间:2020-07-03 18:03:08

《邪王宠妻之权谋天下》邪王宠妻之逆天废材 蕾丝 邪王宠妻之权谋天下同人 连载中

《邪王宠妻之权谋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番薯龙宝宝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辛螺,祖神

番薯龙宝宝新书《邪王宠妻之权谋天下》由番薯龙宝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辛螺,祖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彭成亮抹了一把眼泪,见灵堂里只有辛螺一个亲眷在这里守着,立即转头看了看:“七小姐,你那几个姐姐呢?怎么这后半夜只留你一个在这里守...展开

《邪王宠妻之权谋天下》免费试读

彭成亮抹了一把眼泪,见灵堂里只有辛螺一个亲眷在这里守着,立即转头看了看:“七小姐,你那几个姐姐呢?怎么这后半夜只留你一个在这里守着?”

辛螺叹了一口气,把先前发生的一些事三言两语简略说了,见廖管家已经赶了过来,立即截了话头:“彭寨长这一路赶过来辛苦了,我让廖管家先带你下去梳洗歇息再用些宵夜,明天一早再过来奠拜也不迟。”

彭成亮压抑着心口那团怒气,摇了摇头:“七小姐,我先给峒主大人上了香再去歇息!”

辛螺连忙燃了三支线香递给彭成亮,见他禀香跪倒在地磕头,也退回供桌边跪在了垫子上磕头还礼。

彭成亮“梆梆”磕了三个响头后,并不起身,却是跪直了身子:“祖神在上,峒主大人英灵不远,我干田寨寨长彭成亮在此发誓,不管七小姐是否代掌溪州,但凡七小姐需要,我彭成亮和干田寨任凭七小姐驱使!若违此誓,但凭祖神降罪我彭氏一族!”

夏依人信奉诸多神灵,但是最信奉的还是祖神,彭成亮以彭氏一族在祖神前为誓,绝对不会是空口虚言。

或许彭成亮纯粹是为了一报辛酉源以前的恩情,但这是第一位明确表示会支持她的寨长,不管辛螺之前的骄纵名声,也不管她现在还只是个稚嫩的小姑娘……

辛螺心口涌过一阵暖流,上前双手扶起了彭成亮,退后一步深深一揖下去,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了五个字:“彭叔叔,多谢!”

彭成亮将手中的线香插进供桌上的香炉中,转身肃然向辛螺一揖还礼,这才跟着廖管家往客院去了。

辛螺目送着彭成亮的背影走过了转角,这才回过头来,看向香炉里的那三支线香。燃烧着的香头在夜风中微微明灭闪亮,那小小的一点火红却像烙进了她的心里,让她突然感觉到了一线温暖。

紧紧握了握拳,辛螺侧过脸看到刚才已经退开到角落处的陈延陵,心情一阵轻松:“陈先生,已经夜深了,陈先生也回去歇息吧,先前我已经跟廖管家交待过了,你的房间已经备好——”

陈延陵摇了摇头:“没有雇主在这里,保镖却回去睡大觉的理。”

辛螺怔了怔,唇角浮起了浅浅笑意,轻轻说了一声“谢谢”,重新在褥垫上跪坐下来。

小姑娘的声音又轻又软,陈延陵却听出了里面真心实意的那一份诚心,盯着她的背影愣了片刻,回过神来微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十八个寨长,不过才一个人说了会支持她,很快就能劲儿鼓鼓的了,不过,现在她这种心态——也挺好吧……

祭司算了日子,押灵七天大敛入土,黑夜白昼交替而过,很快就到了大葬的日子。

大清早赶着时辰把辛酉源的灵柩送上山下了葬,辛螺一回府就叫了廖管家和六位庶姐过来:“我今天会和彭寨长一起去干田寨,府里的各项事宜一应交给廖管家做主。”

辛秀竹吃了一惊,本来以为大事办完了,辛螺怎么也会清点清点府里的财物什么的,没想到她竟然两手一摞往干田寨去!

三小姐辛绣菊有些沉不住气,吭嗤吭嗤地先问了出来:“七妹妹就这么甩手走了?难道就不要清点下……”

辛螺冷冷盯着辛绣菊,见她讪讪咽了剩下的话,这才开了口:“清点什么?我爹的遗物吗?爹既然把溪州峒都交给了我,这府里头的东西,我什么时候清点又不是什么急事,三姐姐你说呢?”

她们七姊妹,每个人的嫁妆从小都是辛酉源帮她们攒起来的,造好了单子放进了各自院子里的库房。辛绣菊说清点,无非是想再看看辛酉源手边还有多少钱财,到时怂恿着几姊妹一起嚷嚷出来,各自还能再多分一点。

只是辛螺直接就拿话堵住了她,她却不好开口,瞧着大姐辛秀竹一反平常,跟只蚌壳似的闭嘴不言,辛绣菊也只好讷讷按下了话;她不说,其他几个姐妹更没有人说了。

辛螺扫一圈这六个姐姐,跟廖管家又交待了几句话,起身就走了。

云雀已经帮她收拾好了一个包裹,一边递给她一边不死心地又请求了一回:“小姐,您就让奴婢跟着过去服侍您吧——”

辛螺摇了摇头:“在家里帮我守好院子,别让不相干的人进来。等过几天我再选个人进来,你把她教上手了,以后出去就让她守院子,我带着你一起走。”

回头看了满脸担忧的廖管家一眼,辛螺笑笑安慰了他一句:“这趟我带了那么些人跟着彭叔叔一起走呢,不会有什么事的,何况除了丁家两兄弟护卫着,还有陈先生跟着我;廖伯回去吧,这当口府里头还有不少琐事,要劳烦廖伯多费心了。”

丁家两兄弟丁大柱和丁二柱是一直跟在辛酉源身边的护卫,也是这几天廖管家反复推敲过认为确实是信得过的人,还有那个陈延陵,既然七小姐信得过,廖管家也没什么多说的了。

干田寨受灾严重,辛螺既然已经代掌溪州,于情于理都应该带人过去救灾;居其位,谋其政,君子素其位而行,这是她肩上该担起来的担子。

只是一想这么小的姑娘现在开始就得担起这些重担,廖管家心里忍不住还是有些难受:“七小姐,您……”

“这本来就是我心愿之事,廖伯是担心我吃不了苦吗?”辛螺笑了笑,“你放心,要是这些苦我都吃不了,前些天我也不会在我爹的灵前说那些话了。这条路,我既然认定了,就一定会走下去的!”

彭成亮已经带着人马走在前面了,跟廖管家挥了挥手,辛螺转身就跨上了马背,轻轻一挟马腹,驱使着马儿的的往前小跑着赶过去。

陈延陵看了依然一脸忧心的廖管家一眼,冲他拱了拱手:“廖管家,如果有人过来找我,就麻烦你请他们稍待几天了。”

麻叔一行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事给绊到了,一直没有过来,陈延陵怕自己跟着辛螺过去的这几天里,麻叔他们刚好找来,所以先给廖管家这边就留了话,临走也不忘提醒一句。

廖管家连连点头:“陈先生放心,我会好好接待他们的。”见陈延陵轻抖缰绳,连忙又追了一句,“陈先生……这几天麻烦陈先生多费些心了!”

陈延陵点了点头,一抖马缰向辛螺几人追了上去。

其实他并不是很明白辛螺这一趟坚持要过去的原因,辛螺如今只是代掌溪州,在干田寨的百姓眼里,想来也是并没有什么威望的,她过去的精神意义其实并不大。

与其花费这几天工夫去干田寨露个脸而已,还不如就在府里跟廖管家好好商量商量后面的章程,对今后的路做个规划还更好一些。

不过他之前也跟辛螺提了一句,辛螺却是一力坚持要过去,陈延陵自然也不会多话,横竖他在这里等到雪蟆长成的日子护好辛螺的安全就是了,其余的事,辛螺喜欢如何就如何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