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宠娇妻无底线》首席宠妻无底线 蕾丝 田宠娇妻无底线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0-07-09 12:08:02

《田宠娇妻无底线》首席宠妻无底线 蕾丝 田宠娇妻无底线忠犬攻 连载中

《田宠娇妻无底线》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溺爱之城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萧衍,秦锦

《田宠娇妻无底线》为溺爱之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殿下,萧侍卫已经在上面等着您了,奴才陪着您上去。”双喜说道,他不知道从哪里顺了一盏灯来,等进了角楼,他才敢将火折子取出将宫灯点...展开

《田宠娇妻无底线》免费试读

“殿下,萧侍卫已经在上面等着您了,奴才陪着您上去。”双喜说道,他不知道从哪里顺了一盏灯来,等进了角楼,他才敢将火折子取出将宫灯点起。“殿下放心,这角楼所有的窗户,奴才都已经事先用黑布遮住了,所以外面是看不到亮光的。您不会被人发现。”

双喜好样的!秦锦觉得自己对双喜真的要刮目相看了,刚才那点时间,他居然准备了这么多。

有前途!

“我发现你在御膳房真是屈才了。”秦锦笑道。

双喜心底一咯噔,“奴才在御膳房蛮好的。”可不能让这位郡主发现了什么啊……双喜顿时觉得后背有点冷飕飕的。

将秦锦送到了之后,双喜就将灯留在了阁楼的最顶上,随后他将灯火熄灭,退到了最下面。

阁楼最顶层的窗户是开着的,大概是双喜和萧衍热着她了。全大梁都知道秦锦的身体不好,这一闷热,万一再将秦锦热出个好歹来,他们两个可是承担不起。

“殿下。”窗户的暗影之处走出了一个人来,跪在了秦锦的面前,“不知道殿下找微臣前来是为何事?”双喜来说只说是秦锦要找他有事,还说是性命攸关,所以萧衍才想了来这个地方见面,省得秦锦跑那么远的路,侍卫所里人多也容易被人发现。

“当然是很大的事情啦。”秦锦一晃自己手里的食盒,这一路上都是双喜帮她拿着的,到了回澜阁,她才将食盒拿过去,假装是她拎了一路过来。

“这……”萧衍顿时就窘了,他还当秦锦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是说性命攸关的吗?怎么好像看秦锦这意思是要叫自己来吃东西……

“别这啊,那的了,来坐下。”秦锦笑道,她先将食盒放在了地上,然后拿出帕子来垫在了地板上,招呼着萧衍过来。

“殿下,宫里私下见面乃是大罪,若是殿下没什么大事,微臣便告辞了。”萧衍沉静的说道。

秦锦微微的一怔,因为她听出了萧衍语调之中的几分疏离。

秦锦深吸了一口气,有点难过的低下头来。“我……”秦锦只说了一个我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她只是想讨好讨好他,怎么就那么难,先前有太皇太后的惩戒在,只怕他是会连带着厌恶了自己,不过那次她去探病,他倒也没说有什么啊。

都说是女人心海底针,秦锦觉得男人的心思才是她一辈子都没看透的,尤其是这个萧衍。

她陪了他大半生,却始终不知道他心底想的到底是什么……

他坐拥天下,虽然他是一个谋夺帝位的叛臣,但是秦锦不得不说,要说当皇帝,萧衍可是比萧呈言称职多了,萧呈言留下的那烂摊子在萧衍的治理之下渐渐的被理的停停当当的,周边的国家本来趁火打劫,各种犯边。劫掠,也被他一一都收拾了。

秦锦可以说他是继高祖皇帝之后,大梁最英明神武的一代帝皇,在他的治下,大梁开始得以休养生息,百姓渐渐的安居乐业。

但是她几乎都没见他笑过。

他过得日子就连秦锦都觉得寒碜,一件龙袍穿了今年,穿明年,他下令不再让织造局每年给他赶制龙袍,把钱剩下来鼓励农桑。龙袍破了洞了,他也不找宫里的司衣监去补,而是下令让司衣监的宫女们为边疆的将士赶制冬衣,将自己破损的龙袍丢还给她去补。

可怜她那笨拙的手指头,为了替他补衣服生是被戳了好多针眼,还特么的不敢吱声。

她琴棋书画样样会,唯独不会烧饭和缝补还有洗衣……偏生他却让她做了这些她力所不能的事情……

她真的忍了他好多年!

他这是有多讨厌她啊……才会让堂堂皇太后做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现在他大概也是在讨厌她,所以才会见到她就忙不迭的要走……

“殿下。”秦锦低头难过,隔了好久,才听到身边传来了一声叹息。

秦锦抬起略带潮湿的眼眸,发现萧衍就蹲在了她的面前,“你没走啊?”秦锦吃惊的问道,他素来走路脚步轻浅,总是让她听不到声音。上一世,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忽然出现在她的身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是会悄然的离去,总是让她措手不及。

秦锦还真的以为刚才他已经悄悄的走了。

“殿下是在哭?”萧衍也是有点动容,他本是想走的,但是看着月光下,秦锦缩着小小的身子低头蹲在地上,她的身边放着一只快要和她缩起来的身影一般大小的食盒的时候,萧衍就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她看起来那么的悲伤和寥落,即便她集了这世间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也如自己一般的寂寞与孤独。

这种身影,让萧衍心软了。

反正来都来了,便是陪陪她也没什么了,皇太后和太皇太后不会知道。

秦锦被萧衍这么一说,才发觉自己的眼眶湿润了,真的是怂啊,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

就在秦锦不住的在心底数落自己的时候,萧衍也拿出了一个帕子轻轻的替她按在了眼角上,“殿下不要难过,臣不走了。”

萧衍小心的替秦锦擦拭着她的眼泪,不经意之间,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声音也柔了下来。

女孩子怎么会这么容易哭?若是自己的那个妹妹没死的话,大概也会想秦锦这样可爱和漂亮。想到这里,萧衍的心就沉了一下,心底流转了一丝涩意。

“嗯?这是谁的帕子?”秦锦借着月光看到了帕子上绣了一朵花……她顿时就怒了……

谁啊!敢给萧衍递这样的东西……“宫里不准私相授受,难道萧侍卫不知道吗?”秦锦怒道,带着这样明显具备女孩子特质的东西在身上,不怕被问责打板子吗?

秦锦一把揪住了萧衍的手,将那帕子夺了过来,展开一看,她的脸就一红,这帕子……好像是她的……

“这是殿下的帕子。”萧衍淡淡的说道,“上一次殿下用帕子包了点心送给微臣,微臣已经将帕子清洗干净,本是想着见了殿下还给殿下的。”

秦锦……

艾玛,又丢人了……

“这个,这个……我送萧大哥东西不算私相授受。”秦锦干巴巴的解释道。

冲动是恶魔啊!

就算萧衍拿着别人给的帕子,她激动个什么劲儿啊!简直是坑大了,好不容易在萧衍的面前加了点分,被她一句话又给打回原形了……

秦锦真的要被自己给蠢哭了……

你说她没事去管什么萧衍的闲事啊,他是未来的皇帝陛下,管未来皇帝陛下的闲事不是找死吗?

萧衍不语。

秦锦尴尬的一笑,将那帕子与自己的帕子一道铺在地上,“萧大哥坐坐坐。”她很狗腿的让自己脸上的笑变得自然了一些。

萧衍看了看那两块并排放着的帕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去。

坐了坐了!秦锦在心底一阵欢呼,既然能坐下便是讨厌自己讨厌的没那么厉害了。

秦锦马上将食盒打开,将那碗还温着的鸡汤给拿了出来,“喝喝看。”

萧衍有点愕然,郡主殿下巴巴的叫自己出来,难道就是为了送这碗鸡汤?

萧衍本是有点不想要的,但是看着月光之中秦锦那双殷切期盼的眼神,他又有点不忍心拒绝,只能谢了秦锦一声,再将鸡汤给端了过去。

鸡汤真的熬的很好,萧衍抿了一小口就觉得?颊留香,香而不腻。

“好喝吧?”秦锦双手环抱着膝盖,将脸贴在自己的手臂上,歪着头看着萧衍。

人长的帅就是占大便宜了,萧衍就连喝汤的动作都看起来那么的优雅迷人。也不怪上一世那么多贵胄之女哭着喊着要当摄政王妃。

家里摆上这么一个人,就算是没事看看也是赏心悦目的。

“恩。”萧衍点了点头。他虽然住在宫里,但是吃的都是侍卫的饭食,那粗茶淡饭的,都已经成了习惯了,还是在遇到了虞听风之后他才会时不时的在休沐之日拉着自己外出去打打牙祭。

这碗汤的确是好喝。

“那是错不了的。”秦锦嘻嘻一笑说道,“熬这汤的鸡可金贵了。”

“郡主买的?”萧衍不明就里的问道。

秦锦那手捂住了唇,先是自己笑了一阵子,“我哪里买的起这样的鸡?”她这才将这鸡的来历说了出来。萧衍一听自己喝了一千两黄金买回来的鸡熬的汤,手差点一抖,将碗给摔出去。

“萧呈言以为我不知道这鸡是做什么的。”秦锦哼了一声,“这鸡双距藏锋露芒,长翅惊风,又怎么是普通家鸡能比的了的。那鸡明显就是斗鸡,他不知道被哪一个纨绔给忽悠的花了那么大的价钱买下来,只当别人是对他好,却不知道是被人坑了多少银子。一千两黄金啊,当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她当年也是够笨的,才能被萧呈言忽悠那么久,其实也不能说她是笨,她只是单纯的没去多想。

而且她也是后来当了皇后和太后之后才知道一千两黄金代表着什么……

一两金就是五十两银,一千两黄金便是五万两白银,就这样被萧呈言挥霍着去买了一只鸡回来,他不败家,谁败家?

秦锦想想也是自己也够败家的,自己就生将五万两白银给熬成汤给大家分分喝了下去。

萧呈言没和她言明这鸡是多少钱买的,她自然就当不知道。

见萧衍看着自己手里的空碗有点发愣,秦锦就知道自己也将萧衍给吓到了。

她笑的更欢畅起来,说起来上一世她还没见到萧衍会流露出这样惶恐的表情出来,这一碗鸡汤也算是没白费,能让萧衍两眼发直,她挥霍萧呈言的银子挥霍的也值了。

见秦锦差点笑滚在地上。萧衍回过神来,“郡主在骗微臣吧?”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怎么就被一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