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相府贵女》相府贵女苏锦绣 傲娇受 相府贵女耽美狼

更新时间:2020-07-10 00:05:33

《相府贵女》相府贵女苏锦绣 傲娇受 相府贵女耽美狼 已完结

《相府贵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浅浅的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赫连珏,蔺逸谨

新书《相府贵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浅浅的心,主角赫连珏,蔺逸谨,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看着蔺昦的神色,蔺逸谨心头一跳,“祖父……” 蔺昦看着他叹了口气,声音暗哑,“张虎,你给二少爷说吧!” 张虎听了,拖着受伤的胳膊...展开

《相府贵女》免费试读

看着蔺昦的神色,蔺逸谨心头一跳,“祖父……”

蔺昦看着他叹了口气,声音暗哑,“张虎,你给二少爷说吧!”

张虎听了,拖着受伤的胳膊,上前一步,声音粗涩,“二少爷,属下没护住郡主。”

闻言,蔺逸谨脸色瞬时惨白,心口紧绷,“她……她怎么了?伤了?还是……残了?”

“逸谨……”

“祖父,我只想墨儿活着,残了,废了不要紧,还有我。只要她活着……”

蔺昦摇了摇头,“凶多吉少!”

“她在哪里?”

“护送郡主的人全部丧命……”

“那墨儿呢?”

“郡主随着马车掉落山崖,也许已经……”

“不要说了!”张虎的话未说完,被蔺逸谨厉声打断。

蔺昦看着蔺逸谨冷戾的眼神,眉头皱了一下,沉声道,“蔺逸谨,无论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此事都到此为止,明白吗?”

蔺逸谨没说话,转身进入内间。满眼苍冷,墨儿曾经说过,皇家做事很多时候看的不是对错,看的只是心情而已。

现在,他们的心情顺畅了,可墨儿呢?她何其无辜……

三皇子府。

“殿下,属下在山崖底,只找到了这个。”

赫连珏抬眸,看着凛一手里的东西,伸手接过,目光幽沉,“没想到本殿这么快就又见到了这个发簪。可惜……”却染了血色,也没了主人。

“虽痴傻,却最用心!可却注定留不住……”赫连珏轻抚着发簪上的血色,神色莫测,隐晦不明,“凛一……”

“属下在!”

“动手的人查出来了吗?”

“回殿下,已经查出来了。”

赫连珏听了嘴角勾起一抹阴邪的弧度,开口,声音轻轻柔柔,吐出两个字“剁了!”

三面环山,一面水绕!

青山绿树,小桥流水,炊烟缭绕,晒网捕鱼,耕田织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市井农家,少了一份富贵,却多了一份朴实。少了一份喧闹,多了一份宁静,安详!

山下,村庄,一农家小院中。

“娘,我和大哥不是跟你说过了,让你不要再带人回家里吗?你怎么又忘记了?”清脆的女声,还带着一丝稚嫩,但语气却不太好,透着一股恼色,然更多的却是无力,无奈。

“我没忘,我……”

“没忘怎么还把人给带回来了?”

“娘就是看她太可怜了……”

“娘,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你能一个一个去救吗?”

“娘没那么想,可那孩子,她看起来和你差不多大,还这么年轻。娘如果不伸手的话,她很有可能连命都保不住。娘于心不忍呀!”

“娘,我不是反对你去救人。只是……”少女声音染上一抹憋闷,不平,“好心没好报的事情,咱经历了不止一次了。总之那些来历不明的人,我是再也生不出什么可怜之心了。谁知道,她会不会也跟过去那些狼心狗肺的人一样,救了他,反过来还害我们。”

“她一个女孩子,不会的……”

“这谁能说的了呢?”

“英子……”

房间里,躺在床上的女孩,听着外面的对话,嘴角上扬。虽然脸色苍白,唇色无血,可眼底却真切的流出一抹笑意。

伸手,身体微动,即可从上到下,从内到外,细碎,尖锐的刺痛传遍全身,脸色瞬时变得惨白,眼前发黑,最终没抗住痛意,再次陷入黑暗。然,嘴角的笑意却未曾消失。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就是坠落山崖,几乎丧命的蔺芊墨!

在十多个大内高手手中侥幸存活下来,此刻对于她来说,就算是痛,也让人觉得如此开心。因为,痛证明她还活着……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当蔺芊墨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是一张古铜色的男性面孔,棱角分明,眉浓,鼻挺,眼清,唇……抿的太紧,看不清唇形。

很年轻也严肃的一张脸。十八九的年纪,连却绷的像个老头子。

或许,察觉到了蔺芊墨的视线。男子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睁开了眼睛,停下手中包扎的动作,面无表情道,“腿上的伤口我给你上了药,也包扎好了,走路不成问题。”

“哦……”

“你走吧!”说完,拿起旁边桌子上的箱子,转身,往外走去。

“我饿了!”

蔺芊墨开口,看到男子脚步顿了一下,只有一瞬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蔺芊墨看了也没再开口,垂眸看了一眼包扎的整洁的双腿,动了动,感觉痛意减轻了很多。淡淡一笑,看来刚才那小子懂得点医术。救她回来的那个妇人应该是他母亲吧!

善良的妇人,懂医的儿子!

她一无家可归,又受伤的人,最需的人都在眼前了。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中间将就的就是一个‘赖’字。

所以,想她离开可没那么容易。

京城

贤妃看着眼前俊美无双的儿子,心里是抑制不住的骄傲。只是想到发生的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声音却依然轻柔,带着笑意,看不出丝毫不快的地方,“珏儿,有件事母妃想问问你。”

赫连珏懒散的靠在软椅上,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淡淡道,“母妃想知道什么?”

“蔺芊墨离开的时候,母妃也刚好派了几个人出城办事儿。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可……”贤妃轻声说着,眼睛却紧紧的盯着赫连珏,“可那些人却全部都死了!不但死了,还——骨肉俱碎!”

“哦!是吗?”赫连珏漫不经心应,眼帘都微抬。

贤妃看了眉头皱的更紧,她不喜欢这种看不清,模糊的感觉,“珏儿,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该知道什么?”

贤妃听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见他完全无动于衷。不由叹了口气,“珏儿既然不想说,母妃也不问了。不过,母妃由衷的希望你没有牵扯到这里面。”

赫连珏听了,抬眸,淡淡一笑,“但凡母妃希望的,儿子不都在尽力的做着。而,凡是母妃不喜欢的,不都已经消失不在了吗?无论是物,还是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