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食色春光》食色春光带着庄园去古代 cp 食色春光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1-01-13 15:01:54

《食色春光》食色春光带着庄园去古代 cp 食色春光小白文 连载中

《食色春光》

来源:作者:雁舞流年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林贞娘,安容和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雁舞流年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食色春光》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林贞娘,安容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她的虚张声势,她的外强中干,在安容和眼里或许是个...展开

《食色春光》免费试读

她的虚张声势,她的外强中干,在安容和眼里或许是个笑话,可是在她而言,却是她唯一能够坚持的。如果强硬、泼辣的外在支撑,她只怕早就倒下去了。

盯着安容和,林贞娘勾起了嘴角,无声地笑了。

凑近一步,她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安容和,“我是小猫,是驴子,你安容和又是什么?是狼!还是狈?以为披着人皮,就能做人?!多可笑,有人说过‘世上一切纸老虎,都会被戳破’。同样的,伪君子总会被人看穿真面相……”

安容和目光微瞬,随即笑了起来。他的笑很是温和,冬日暖阳、秋夜月华,不外如是,可是这样令人该觉得温暖的笑容,落在林贞娘眼里,却是十足的恶意。

眼微微眯起,她盯着安容和,好似就要探爪抓人的猫,如果不是陈氏及时叫她,不知不又要冒出什么话来。

安容和微笑着拱手相送,直到林家的驴车拐了个弯,驶上往村外的大道,才笑着收回目光。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陈山虎“啧啧”道:“瞧见了?我没说错吧!这丫头泼得很——我就没见过哪个女子像她这么大时就这么厉害!”声音稍顿,他又笑道:“还好你心善,肯帮她们——要我,这丫头这么不知好歹……”

安容和一笑,没有回头,只是低语道:“这林家小娘子,让我想起一人……”眼帘下垂,他的声音越发低沉:“我爹刚去的那会儿,债主逼上门来,娘也是Cao着根扁担,和几个汉子打在一处,又在门口怒目对峙——好像,她只要退一步,在她背后的我们,就要被人欺负了去……”

听到安容和的低语,陈山虎也知道他是又想起了从前。不愿义兄再想那些往事,他就嘿嘿笑道:“你还别说,那天在街上,这小娘子和干娘可是吵得那叫一个欢……”

安容和转目,嘴角尽是笑意。同样是温和的笑,和面对旁人时,他现在连眼底都是带着温暖的。

车子慢慢拐了个弯,林贞娘“刷”地一下放下了帘子,终于收回了目光。

那个姓安的——好生讨厌!

她心里想着,不知不觉咬住了唇,犹带愤愤之意。便没有听到陈氏唤她的声音,待醒过神时,陈氏已经是叫她第二声了。

看着林贞娘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神情,陈氏不禁揽住她的肩,把她拥入了怀中,“是娘没用,让你受了委屈。”

“娘,”林贞娘低声呢喃,虽然没有抬头去看,可是她知道陈氏在哭,哪怕没有泪水滴落,可是那颗慈母的心早让她的眼睛湿润。

“娘,是女儿没用……我以为自己可以做得好的,可最后却让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只要一想到陈氏跪在安容和脚下的情形,她就觉得心如刀割,哪怕安容和当时避开未曾生受陈氏的跪拜,她仍然恨死了那个姓安的。

陈氏无语,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一如哄婴儿一般,无声地安抚着她。

闹了那么久,林贞娘也觉困倦,在陈氏的抚慰下,不知不觉便合上了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听到一阵吵杂声,好像有人在吵架。

身上一个机灵,林贞娘猛地坐起,倒把一直抱着她的陈氏吓了一跳。

“莫慌、莫慌,是前头有人的车子坏在路上,这会儿正在修……”

缓了缓神,林贞娘撩开帘子,向外张望。

像陈氏说的一样,前面路上有一辆马车横在路上。在路边上,有几个人围着一堆箱笼,想是车上的乘客。而那匹拉车的老马,也被卸了套绳,在路边的草丛里吃草。

因那马车坏得不是地方,要过路的商旅有赶了大车的,不免高声喝骂。那正修着车的车夫无奈,只得求人帮手把车子往路边抬抬。可偏偏那些商旅骂得大声,却没一个肯伸手相帮。还是林东看不过眼,跳下驴车,过去搭了把手,和那车夫一起把那辆坏掉的车抬到了路边。

前头的商旅眼见路让开了,吆喝一声就赶着车走了。灰尘四起,扑得满脸,那车夫“呸”了一声,骂道:“武家手底下的这群王八羔子,真是坏了咱们定陶商家的好名声!”虽然是骂,声音却不高。

林贞娘听得什么“武”,再看那绝尘而去的商队,心里暗自寻思这姓武的不知是什么人家?看来应是定陶的大户吧?!

林东虽是搭了把手,可是那车夫骂人时,他却仍是板着脸,没有吭上半声就转身。却不想他才走了几步,路边那群人就有人叫道:“敢请尊驾留步。”

林东愣住回头,车上的林贞娘也不由把帘子拉得大了些往外看。

叫林东的,是一个三旬以上的妇人。她刚才是坐在一只箱笼上,怀里还揽着一个看起来比林贞娘小上一两岁的女孩儿。而在她身后,则是两个和林贞娘差不多大的小少年,又有一个略大些的少女。

看清了叫林东的妇人,林贞娘不免在心里猜疑。这妇人带着几个半大孩子,又带着那些箱笼,莫不是来投亲的?只不知叫住林东,又是做什么?

远得略远,听得不是很清楚,可看林东在听那妇人低语数句后就往这头看来。而那妇人也就跟在林东身后往这头走,林贞娘心里隐隐就有些猜到。

“娘,有人要拜访您呢!”林贞娘笑着回头说了句,让开位置。

陈氏往外一看,见那妇人跟着林东走得近了,自然不好再在车上坐着。林贞娘先跳下车,又伸手扶着陈氏下了车,自己却是立在一旁,远远地打量着路边的四个少年男女。

那是一家人吗?看起来,像是一家人。只是那个略大的少女和其中一个少年穿得却是略差了些,也不知是不是奴婢。

妇人走近,未语先笑,与陈氏见了礼,才婉转说明来意。

原来,这妇人姓王,夫家陶氏。因夫早亡,在济南府无法维系生计,这才搬到定陶来。随行的,除了一双儿女,另有寄居于府中的亡夫外甥和一个小使女。不料车行至此,竟坏在了路上。上前搭话,只求陈氏能捎上他们一程。

陈氏本就是个生性善良的,再加上这妇人也是遭逢丧夫之痛,这让陈氏的心肠就更软了三分。王氏才一央求,她立刻就一口答应下来。只是答应过后,却有些为难了。

林家的厢车小而轻便,是专套驴的。坐两人轻松,三人勉强,若是再多,别说车装不下,就是那头驴也要压趴下了。

可现在王氏不只带着四个半大孩子,还有那大大小小的箱笼,根本就是坐不了的嘛!

陈氏虽然露出为难之色,王氏却好似并未看出,竟是在一旁没吭一声。远处正蹲着修车轴的车夫这时候又扬声叫道:“王娘子,这车一时半会儿是修不好,您要不求求过往的车捎带你们一程吧!”

如此一来,陈氏更不好开口推拒了。只能商量着问道:“不如这样,先留人看着箱笼,我回头再叫东伯过来接一趟好了。”

王氏闻声,立刻应下,笑道:“我只带着我那小女儿就可以。小女孩,一直没离开过我身边,若留下她,只怕会闹……”如此说着,却是高声叫道:“安哥儿,搭把手和小花把那只箱笼搬过来——就那只,蓉姐儿坐的那只!”

陈氏看着被少年和少女抬过来的箱笼,面色微变,讷讷着,却又好似说不出口。

这箱笼,虽然不是那里头最大的一只,可看着也有些分量,占地儿也不小,若是上了车,那车上就要少装一个人了。

看着陈氏为难的模样,林贞娘对这王氏心生不满,可是想想刚才陈氏对王氏相惜相怜的神情,她到底把不满的情绪压了下去。

或许,对陈氏而言,这拖儿带女的王氏就像她一样。若今天没人帮王氏等人,怕陈氏也会觉得这世上没有人肯帮她们这孤儿寡母了。

“娘,”叫了一声,林贞娘上前道:“不如我就陪着那几位留下来等东伯好了。他们初来乍道,人地生疏,只怕站在这儿,会怕的。”

陈氏口齿微动,最后却到底只是歉然地摸了摸林贞娘的头,就招呼王氏上车。王氏笑笑,抱着那看起来也有十岁,却仍然要搂着她撒娇要抱上车的女孩,抓着她的手向林贞娘挥手,“谢谢姐姐……姐姐,还是您会教孩子,看这女儿多懂事。”

听人当面夸奖女儿乖巧,陈氏比听人夸她还要开心许多,那一分不快就立刻烟消云散。车子赶出有一段距离,还能听到车里传出欢笑声。

看着小驴车走得远了,林贞娘回过头,笑着转身,叉手为礼。

第一次见面,彼此不熟悉,而且又不是正式场合,她也就没有刻意多礼。眼见那两个少年颇有些拘谨,她就只向那略年长的小使女笑道:“姐姐,我陪着你们等好了……”

虽然嘴上叫得恭敬,林贞娘心里却难免有几分把这几个都看成是孩子的意思。

PS:感谢姐妹们的留言,继续求票票和留言。

安忆生A

亲的红包是本书第一个打赏,纪念下。谢谢亲的慷慨——抱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