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你何来亏欠》又何来亏欠的前一句话 别扭受 爱你何来亏欠HE

更新时间:2021-01-14 20:02:39

《爱你何来亏欠》又何来亏欠的前一句话 别扭受 爱你何来亏欠HE 连载中

《爱你何来亏欠》

来源:作者:张这这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闫文林,江时婉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你何来亏欠》是张这这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闫文林,江时婉,书中主要讲述了: 江浩声被气得恨不能把江时婉给赶出江家,他怎么也没...展开

《爱你何来亏欠》免费试读

江浩声被气得恨不能把江时婉给赶出江家,他怎么也没想过,自己这个从小寡言的女儿不过和她妈妈一样是个软柿子,却是能牙尖嘴利到如此地步,他还真是看错了她。

“你到底要干嘛?”江浩声问。

江时婉理所应当的说道:“当然是从您手里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你以为你说要就能要?”江浩声有高血压,死死的忍着才没给气昏过去。

相较于江浩声的怒气腾腾,江时婉显得异常淡定的说道:“我知道,结婚是继承遗产的条件。”

江浩声明白过来,江时婉或许会为了拿回这些股份而结婚,这让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却又不得不尽力显得温和的说道:“你何必呢?”

“何必?”江浩声刚开口就被江时婉给打断了,她的声音变的很轻,似乎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我妈病危的那段时间,我求你来看看她,你也说何必!我舅舅被你陷害进了监狱,我妈求你住手的时候你怎么做的?”

面对江时婉的一阵质问,江浩声勃然大怒,指着她怒声说道:“给我滚出去!”

江时婉幽幽的起身,提着裙摆笑的一副欠的模样,说道:“爸爸再见!”

江时婉下楼穿过偌大的客厅到了后院。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确定没人才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响了几声而,电话就接通了。

“你不是去江家了吗?”杜依涵问。

“对啊,我只是有个问题想要咨询你一下,就是关于继承遗产的条件能更改吗?”江时婉之前没跟杜依涵说过遗产的事儿,所以此时简要说明了一下。

杜依涵说:“本质上是不能更改的,不过或许也有空子可钻!要么我帮你问问我家大状!”

正说着,江时婉发现对面的一棵大树下,有一道用字被别墅院子里幽蓝的照明灯拉的长长的,高大的身形正在树干旁。

江时婉心不自觉的一颤。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树下的?繁茂的枝叶在他的脸上投下片片阴暗大的阴影,让人看不清面容。

江时婉匆忙的挂了电话,短暂的失神间,闫文林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闫先生,这么巧?”江时婉抬头仰视着他,收拾起心情,笑着打招呼。漂亮的卧蚕衬的那双杏眼含情脉脉,一双眼睛盯着闫文林。

“是挺巧。”闫文林说。

江时婉笑着说:“闫先生,你现在是来给我答案的吗?”

她不知道闫文林有没有听见自己刚刚的电话。只是如果听见了,闫文林这么精明又深沉的人又怎么会抓不住“遗产”这个关键词?要是没听见最好,所以她故意避而不谈。

“你到是挺固执的?”闫文林沉沉的盯着她看 。

江时婉今天化了宴会妆,较为上次见面还要更加的妖娆妩媚,小巧的鹅蛋脸乍看是温秀的美,细看则是惊艳,这种长相十分容易迷惑他人视线。

“不固执怎么能抱的美男归?闫先生你说是不是?”她笑的很是撩人。

“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想要嫁给我?”闫文林问,稳稳的声线确实让人寒意大增。

江时婉思考了一下,心中衡量了一下自己所能接受的底线,笑着说:“嗯,只要不要代价太大!”

“非要嫁给我说说什么原因。”闫文林说。

“如果我说我是为了钱,你会不会觉得我虚荣事故?”江时婉问。

“正常。”闫文林说。

闫文林的回答让江时婉一愣,转念一想,他们遮掩的男人,不知道多少女人不择手段想要攀附。见多了,估计也就习惯了。

江时婉顺势往下问了一句:“那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不愿意!”闫文林想也没想的说。

“为什么?”江时婉问。

“鲜少有男人会喜欢自持聪明的女人,这么跟你说你能理解吗?”闫文林这是变相在说她蠢吗?

江时婉想了想开口说道 :“不如说说你喜欢哪种类型的,我可以尽量试试。”

闫文林突然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仿佛没听见她的问题一样。

江时婉朝着她走进两步,一手勾着他垂着的右手,盯着他清隽的眉眼轻声的说:“那如果我怀孕了呢?”亦真亦假。

闫文林骤然一愣,眼神就那么寸寸深了下去。

江时婉似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把脸偏向一边,咬着唇凑近了在她的耳边低声儿说都:“你那天没做措施。”她说着话的时候,平缓的心跳自个儿乱了节奏,天知道她有多紧张。

说完江时婉立刻与闫文林拉开了距离,不去看他现在复杂的表情,自顾的继续说道:“闫先生,你财大气粗,领个证结婚九块钱,你不会这么吝啬吧?不然我出四块五?”

闫文林没作声儿,忘了谁说过一句话,大多数女人都是淑女的外表,流氓的心。

“跟我结婚你会后悔。”闫文林终于开口。他一手插在裤袋里,状似随意,低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他的威胁比她有气势多了。

江时婉笑意转淡,眼底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说:“不结才会后悔。”

闫文林嘴角那丁点的似笑非笑也消失无踪,沉着脸,眼神吓人,森森的说了句:“人蠢胆肥。”

江时婉心中咯噔一下,手心冒着虚汗,到底还是强扯出一个笑。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乱了安静到诡异的气氛,江时悦走了过来,看见江时婉和闫文林在一起,压制着内心的狐疑,温柔大方的笑了笑。

江时婉却是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只对闫文林淡淡的说了句:“闫先生,失陪。”

一句话就轻易的拉开了距离,将关系变得生疏了。仿佛刚才还故作暧昧的在男人耳边细语的不是她。

从后院出来江时悦看见江时婉站在门口,像是主人送客一般的说道:“要走了?”

“嗯。”江时婉应了声儿。

江时悦说:“你没车吧?要不让越城送你一程?”

“不用麻烦了!”江时婉拒绝,扭头看向闫文林问道:“闫先生,你顺路吗?能否捎我一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