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阴阳守陵人》阴阳守陵人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 阴阳守陵人cj

更新时间:2019-08-18 06:05:11

《阴阳守陵人》阴阳守陵人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  阴阳守陵人cj 已完结

《阴阳守陵人》

来源:长沙掌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者:川北分类:异能主角:刘树清,完香

独家完整版小说《阴阳守陵人》是川北最新写的一本异能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树清,完香,书中主要讲述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就好像我们村:生不入坟山,死不进家门。不管是家中任何人去世,死者的尸体都不能进自家的大门,就算是守灵也...展开

《阴阳守陵人》免费试读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

就好像我们村:生不入坟山,死不进家门。

不管是家中任何人去世,死者的尸体都不能进自家的大门,就算是守灵也只能将棺材放在邻居家。

出殡时活着的人都不能将死者送进坟山下葬,只能送到山脚下,离开时还需对坟山行五体投地大礼。

奇怪的是,每次村中死人,等第二天去看的时候,棺材总是不翼而飞,可对此村中竟没有一个人有意义。

难不成是死者等到晚上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将棺材抬去下葬?

我就不信这邪,初中那年,我家隔壁的一位爷爷百年去世,按照惯例守灵的时候是停放在我家中的,等到出殡的前一天晚上,趁着守灵的上厕所,我悄悄爬进了棺材里,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时候还小,胆子大,加上那爷爷生前对我非常的好,压根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爬进棺材里,就躺在尸首上睡着了,还是第二天他们抬棺材的时候有些摇晃将我弄醒。

在棺材里,我能听见自己的父母焦急的喊我名字,可我此时并不能做声,这样从棺材里出去的话肯定会被打死。

大概走了有个把小时,似乎到了山脚下,隔着棺材,知晓村里人都渐渐离去,一时间周围一片寂静,我面对的只有一具尸体。

等人走光我本想爬出来,可棺材已经被盖死,根本打不开,随着时间的推移,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棺材好像被人从外面敲了一下,吓得我不敢出声,村里的规矩我是知道,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去而复返,那外面的人又会是谁?

棺材的一头忽然抬高,接着就感觉在前进,像是有人拖着棺材在走路,这得有多大的力气能拖动一具棺材。

“这小老头这么重?”

外面的人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便没了声音,但是我肯定他不是我们村子的人,我从来没听过这声音。

也许是到了地方,他放下了棺材,我就听见了铲土的声音同时还闻见了一阵浓浓的烟味,很呛。

难道他在烧棺材?这可不得了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棺材里!

“救命!救命!”我不想和这尸体一起被烧成灰,只能大叫。

外面的人咦了一声,停下手中的事情,就听见‘吱嘎’一声,棺材盖被打开了。

“啊!怪物!”

他满脸络腮胡,杂乱的头发,手中拿着一把铁锹,瞪大双眼看着我。

“哪家孩子!竟然这么不长眼敢跑到棺材里!”他丢掉铁锹,单手将我拎了起来。

看着他我不做声,就这么提着我回到了村子,正巧我的父母在找我,当我母亲看见我被那大汉提回来的那一刻,整个人直接晕厥过去。

大汉将我丢在了村口,丢下一句好自为之之后便离去,而就在此时我发现,全村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

父亲将我和母亲送回家后就被村长找了过去,回家的时候满面愁容:“韩晖坏了规矩,要被送进去,不然整个村子都得遭殃。”

母亲没有出声,抱着我一直哭,我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要送我走?

“那是老刘家的大儿子吧……”

整个晚上父母都没有睡觉,父亲的香烟一根接一根,而母亲哭了一整晚,直到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大亮,忽然两个壮汉走进了我家,从我父母手中接过我,将我带出去。

可不管我怎么问,怎么哭,父母也没有将我带回去,而这两壮汉像是哑巴,不曾开口。

刚到村口,却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尸体,这人是我家邻居,正是昨天出殡那老爷爷的大儿子,他的半边脸已是血肉模糊,整个身子像是抽干了血,只剩下了皮包骨。

两壮汉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当机立断,吩咐我一声不要到处乱跑,两人连忙跑回村子大喊,出事了!

就在他们走还没有一分钟,我就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处一个山洞,在我身边的是那昨天满脸络腮胡的大汉。

“这山叫两界山,相传这山里有通往阴间的路,村里的规矩你应该知道,除了守山人,村子里任何活人都不能进入此山。”大汉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继续说道:“如有违背,那将是灭顶之灾。”

“每隔二十年都会换一个守山人,现在年限未到,你却出现了,要出事啊!”

“我要回家!”我压根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你回不去了,你昏迷了一个星期,就在我带你来的那一天,整个村子的人都出去避难了,其中包括你的父母。”

避难?避什么难?难道和我看见的尸体有关?

我刚想开口,大汉便打断了我:“你也不用乱想了,没有我的带路,你是出不去这座大山的,想要出去,学会日后我教你的一切,否则妄想。”

说着,大汉便站起身朝我走了过来,隐约间,我看见他胸口处缠有绷带,上面还有少许的血迹。

“我叫刘树清,也是村子里的人,你不用害怕,日后出去,不许向别人提起这里的一切,包括我和你说的话,你在这里看见的一切,否则,你必死无疑。”

“我只要我爸爸妈妈……”

“哼……”刘树清冷哼一声:“你安心待着,晚上带你去一个地方。”

刘树清离开了,山洞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山里的夜晚格外冷,刘树清带着我来到了山中的一片洼地,寸草不生,无数石碑立起。

“这是村子里历代死了的人最后的归属地,在这住一个月,中间有个草屋,里面的食物够你吃一个月,记住,不管发生什么,要是敢离开这片墓地半步,我打断你的腿。”刘树清这个络腮胡大汉似乎不愿意跟我多说一句,简单的交代便自己离去。

草屋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石床,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上面还有一盏油灯,油灯下面有一张纸,上面让我每晚一点,三点,这两个时辰需要巡视一遍整个墓地,给每一座坟上三支香。

我才是个初中生,本应该在学校里上课的我,哪里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好奇心害死猫,可我这好奇心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对于墓地,我跟多的理解是从电影里,总觉得会闹鬼,可当我拿着一大把供香走出草屋的时候才发现,电影的东西并不是真的。

有些阴冷,心中有些害怕,可为了回家,我只能照着刘树清的话去做。

一炷一炷香的点燃,插上,这里埋葬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长辈,都是我们一个村子里的,一共将近有三百来座坟墓,全部上完香已经是四十多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可让我觉得奇怪的事,我并没有发现我邻居家那老爷爷的坟墓,倒是多了将近一百多座新坟,这些新坟的墓碑都还没有来得及刻字。

就在我准备回去草屋的那一刻,阴风吹过,一阵悦耳的歌声从墓地另一头的树林中传出,是一个女人在唱歌,可这晚上这里怎么会有女人。

我以为是幻听,可声音是那么的真切。

我想去看看,也许她能带我离开这鬼地方,刚迈出步子,刘树清的叮嘱却回响在了耳边,他让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个月都不能离开这墓地。

不管了,为了能早点出去,我必须要看看,就算被他发现会打断我的腿!

只是我没有发现在我离开墓地的那一刻,所以被我点上的香同一时间断了。

跟随着歌声,我不断在树林中奔跑,声音越来越近,感觉近在咫尺的那一刻,歌声忽然笑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流水声!

走出树林,有一片小溪,一名身着白色长裙的女人正站在溪水边,长发飘飘,口中轻哼着一首从未听过的曲调。

“少年郎,可曾记得你是谁?”

这是在问我吗?她怎么知道我来了?

不待我开口,那女子慢慢转过身,第一眼,绝对的惊艳,就好像是天下下凡的仙女,如同秋水的目光望着我,让我的心扑通扑通狂跳。

“姐姐,我想回家,能不能告诉我回家的路。”

“家?”女子忽然笑了:“这里便是你的家,很多人很多事都早已离你而去,你又何必执着。”

“我想爸爸妈妈,这里不是我的家!”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女子却微微一笑:“如果你想看见自己的爸爸妈妈,去帮我取一样东西回来,我便送你回家。”

“什么东西!我现在就去!”

“不急,你年纪尚小,身子骨弱,现在你抵挡不了那里的阴气。”女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接着说道:“等时候到了我自会告诉你。”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我不明白这大姐姐说的话。

可就在我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却听见了刘树清在身后喊我的名字,我吓的一哆嗦,猛一回头,却发现他正怒气冲冲的看着我:“好大的胆子!”

“姐姐救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