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完结了吗 清水文 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强受

更新时间:2019-08-20 00:05:31

《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完结了吗 清水文 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强受 已完结

《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

来源:桃乐文学作者:蓝紫色的风分类:重生主角:燕落辉,靳云峥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的小说,是作者蓝紫色的风创作的重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人的好习惯,需要长年累月的训练才能养成,但若想学坏,很快就可以了。燕落辉想要戒掉网瘾不是那么容易的,只要再帮他加把火……哼哼,至于...展开

《一宠到底:宝贝,领个证》免费试读

人的好习惯,需要长年累月的训练才能养成,但若想学坏,很快就可以了。

燕落辉想要戒掉网瘾不是那么容易的,只要再帮他加把火……哼哼,至于燕清韵,他就不信她真的忘了靳云峥。

只有有耐心的人才能做成大事,这么多年他都等了,区区半年,又算得了什么?

燕清韵进了燕落辉的房间后,果然找到了燕落枫给他的那个游戏机,看样子,燕落辉很喜欢,已经将游戏机的的外包装拆开,大约是打算打通宵了。

燕清韵举着那个游戏机,目光冷冷的看着燕落辉:“燕落辉,你自己想被送到国外去,可别连累我,瞧你那点儿出息,送你一个限量版的游戏机,就能乐的摸不着后脑,你这叫玩物丧志懂不懂?”

燕落辉满不在乎的说:“姐,没那么严重,大哥是看我喜欢这款游戏机,这才费尽力气帮我从国外弄到的,他也是好意……”

燕清韵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燕落辉信任燕落枫,甚至比信任她这个姐姐还要甚,初高中阶段的男孩子,性子正是叛逆的时候,如果强行禁止他和燕落枫来往,恐怕会适得其反,这件事,还得慢慢筹谋,最好是让燕落辉自己认清燕落枫的真面目。

可在那之前,这些玩物丧志的东西,一定要从燕落辉身边剔除。

燕清韵也不生气,打开盒子看了看那个游戏机,笑吟吟的说:“好啊,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了,那这个东西我就暂时帮你锁起来,等什么时候你履行了你的诺言,我再还给你怎么样?一句话,我就是不相信你,不得已这样做的。”

她已经发现了,燕落辉很认激将法,她这么一激他,他就立刻来了劲儿了:“我这人说话从来算话,让你锁起来也行,我们期末见分晓。”

说完,燕落辉还真是将那些复习资料翻开,从高一第一学期的内容开始学起,他初中的基础十分好,从高一开始学的话,只要认真,用不了多久就能赶上来。

燕清韵弯了弯唇角,拿着游戏机往外走:“那好,我就先帮你收好,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屋学习了,明天还要上课,燕落辉,别忘了对我的承诺,期末的时候,我们两个比较一下,看看谁进步的比较多。”

“好,一言为定。”燕落辉头也不抬的答应了。燕清韵回去翻看了复习资料,发现自己忘掉的只是一少部分,只要好好复习,重新回到学霸的巅峰状态,还是可以的。

这具身体这么弱,不能熬夜太晚,燕清韵复习了一会儿,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定了闹铃,早晨六点起床。

洗漱完毕下楼时,刚好看到水心来她房间里喊她起床,“清韵,你起床了啊?”这么勤奋的燕清韵,是水心没有见过的,一方面为她高兴,一方面又暗暗担心,怕燕清韵是受到了靳云峥的刺激。

她心里暗暗决定,改天还得去找靳老说道说道。

吃过早餐后,家里派车送姐弟俩去上学,司机已经在车上等候,上车的时候却仅见燕落辉自己。

燕落辉拉开窗户对燕清韵招手:“姐,上车了。”

燕清韵抬眸瞥了他一眼,站在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脚,今天,她罕见的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穿了运动鞋,一根利索的马尾扎在脑后,整个人显得清爽干练。

“不了,我要跑步去。”上一世留给燕清韵的经验教训就是,身体太弱了,直接被渣男推下楼,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这一世她要让自己的方方面面都强起来,先从身体开始。

燕落辉的嘴巴张得能塞进一颗鸡蛋,要知道,燕清韵可是出了名的娇气,身体弱还不喜欢锻炼,就是在学校上体育课,也是能逃就逃,不能逃就耍赖的。

燕清韵没理会他的惊讶,活动了脚腕后,就开始跑了,说实在的,原主这身体是真够差的,跑了两步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跑到中途的时候,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步时沉重无比,可她还是咬牙坚持着。

靳云峥坐着车,低头看文件,他在这些豪门子弟中,是出了名的勤奋认真,工作时废寝忘食,靳家的公司在他的带领后,几年内连着上了几个台阶。

靳家的司机是老司机了,见过多次燕清韵纠缠靳云峥的情景,自然对这个漂亮但草包的姑娘印象深刻。

从靳家到公司是会经过燕清韵就读的大学的,开了一段后,司机忽然惊呼一声:“咦?那不是燕家的小姐吗?”

靳云峥闻言,抬头淡淡一瞥,就看到路边有一抹纤细的身影在努力的跑着步,满头大汗,仿佛已经力竭的样子,每一步都迈得很困难。

难道她误了车?可不会坐出租车吗?笨。

靳云峥一阵烦躁,本想就这样不搭理她,直接开过去,又想到两家的交情,这事儿如果被爷爷知道了,肯定又是一顿骂。

算了,还是载她一程吧,反正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靳云峥命令司机停了车,摇下车玻璃对燕清韵说:“上车。”

那些跑长跑的人,尤其是在跑到最后时,都会累得筋疲力尽,这个时候全凭一口气撑着,坚持到最后,若是中途打断的话,力气就会瞬间被抽光,能不能坚持下去都难说。

燕清韵正处于这个关键时刻,正努力向前挪动脚步呢,忽听耳边冷冷的一声:“上车”,然后就看到了靳云峥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

她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有吭声,继续往前跑。

不是她不想回应,实在是怕一开口,就没力气再跑了。

没想到,这个举动反而引起了靳云峥的误会,脑海中一个词儿在盘旋——欲擒故纵,没想到燕清韵这次玩这招还挺长久的,玩上瘾了吧?

他气的几步下了车,拽住燕清韵的胳膊,蹙眉道:“燕清韵,你适可而止啊,我让你上车听到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