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缺月谷》月谷干红葡萄酒价格 腹黑攻 缺月谷GV

更新时间:2019-09-02 06:12:28

《缺月谷》月谷干红葡萄酒价格 腹黑攻 缺月谷GV 已完结

《缺月谷》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不念不去分类:武侠主角:武阳,里里

《缺月谷》是不念不去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缺月谷》精彩章节节选: 厨娘高兴地捏了捏冷一笑的脸颊,道:“这娃娃真懂事。你们先去外头坐着,我马上做好吃的给你们。“ ”不必了,做点补养的放食盒里,给他...展开

《缺月谷》免费试读

厨娘高兴地捏了捏冷一笑的脸颊,道:“这娃娃真懂事。你们先去外头坐着,我马上做好吃的给你们。“

”不必了,做点补养的放食盒里,给他带回去吃。“

冷一笑抬眼看看外头的天气,深以为然,笑道:”师傅说的有理。天色昏暗,姥爷还在等我呢。“

”这样啊。“厨娘道:”那你们先去外头坐着吧,马上就好。“

可能是有了干儿子,厨娘心情不一样了。店小二把食盒递到我手里时,我甸了甸食盒把手,挺沉的。

对这个干儿子还蛮好。

门外的雨已经停住了。

走在满是水潭的街道上,冷一笑倒是叽叽喳喳个不停:”师傅,干娘人真好,还让我以后每天早上都去她那里吃早膳。“

我点点头,西塘村快到了。

我煞住脚步,抚着他的肩膀道:”快回去吧,你姥爷该等急了。“

”师傅你不去弟子家坐坐吗?“

”不必了,师傅还有事。记着,最近没人会找你麻烦,但你也还要低调藏锋。“

冷一笑点点头走了回去。

我这才施展轻功飞回了缺月居。

我的剑从不离身。

只有一种情况下,我不佩剑,那就是打群架的时候。

师傅说,围殴别人与被别人围殴的情况下用剑,是对剑的不尊重。

一个伟大的剑客,应该有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拔剑的时候也是和对手比试的时候,剑是挥向对手的,而不是挥向乌合之众的。

明天,我要去追踪那个彪形大汉。

所以,有可能被他的同伴们发现而引起对我的围攻。

如果那种情况下拔剑,用我的寒冰剑对付一群蝼蚁,那简直是对剑的侮辱。

一个蝼蚁不可怕,但一群蝼蚁足以毁掉千里之堤。

为防万一,我还是多在身上准备先暗器的好。

刀客门的人都擅长近攻,而且,他们必然人多势众,合围起来,近攻远攻都不算难。

当然,能不被刀客门的人发现最好。为了以防万一,我得事先准备充足。

师傅说,不打无把握的仗。

我想了想,除了剑法之外,飞针,飞刀,鞭子我都精通。

我的鞭法是看的西域某秘籍学的,但是鞭子只有武阳帝亲赐的软玉鞭一条。

如果用鞭子,怕是自暴身份。

飞针嘛,细雨绵绵针,丝雨见愁针,玉魄七针等我都会。

而且,我素来穴位拿的准,毕竟是练过闭穴功的。

使用飞针倒是不错。

心下计较已定,便跑到西边的耳房里找适合的飞针了。

只要内力和指法控制地好,普通的绣花针也可以做武器。更有甚者,可用水滴伤人。

虽然我内功深厚,但我还不能托大。况且,使用普通的绣花针,极可能暴露自己。

毕竟,一个小镇上隐藏着绝世高手,必然会引起朝野关注。

我自西边耳房内取出了一百根金尾银头尖针。

这种针是江湖上极易见到的。惯用飞针的都会用这种。师傅以前教我练飞针时,便大量买入了这种针。

准备好后,我通通快快地洗了个澡,接着上床睡了。

第二日,辰时,我早已在猪肉店候着了。

大早上的,店里略显冷清,我坐在昨晚的偏僻角落。

“客官,您的肉包子。”

店小二的声音透着恭维与讨好。

我将汤碗略略移下,看着那彪形大汉接过三笼包子便走了。

我立刻跟了上去。

那大汉单手提着三笼人肉包子竟也不累,走起路来,脚步已然轻快。

我在他身后远远地跟着。

他向着集市走过去,走着走着便又逛回了猪肉店。

这是每一个江湖客都会用的技俩。为防止有人跟踪,会刻意绕着走。

如果跟踪他的是新手,看到他又绕回原处,并且四处观望,就会怀疑自己是否被发现了,从而自乱阵脚。

我倒是不怕。安然地立在一边装作看路边货物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那彪形大汉才拎着馒头往清宁河渡口走去。

清宁河渡口船来船往,这里有官船有私船。

有离人从十里长亭赶来为友人送别,就在渡口这里怔怔看着船帆远去。

也有船从远处归来。那彪形大汉踏上了一艘从远处归来的,刚刚靠岸的私船。

船夫长得很老,皮肤很黑,带着斗笠,竹篙撑啊撑,船掉头了,向对岸划去。

我师傅没教过我怎么游水。我也不指望此刻无师自通。

还好,我带足了银两。

抛出三两给一个船夫,请他混在船队里,替我跟着那艘刚刚离去的私船。

据冷一笑说,三两银子,够他和他姥爷生活三个月了。

那船夫接了银子眉开眼笑,当即混在一支去对岸的船队后面。

很快,到了对岸。

“再给你十两,记得,在这里等我。”

我把银子抛给船夫,紧跟着那彪形大汉而去。

清宁河的对岸是一个集市,集市两侧有高高低低的屋舍。

我的轻功还行。

便直接飞上了那些屋舍,盯着彪形大汉而走。

彪形大汉与刚刚的船夫似乎不是同伙,两人走着走着便分开了。

我盯着彪形大汉,见他走入一座大武馆。

我纵身飞跃到武馆对面的屋舍上。

本想借此观察那武馆的动静。

因为在我看来,这武馆极有可能是暗刀门的一个窝点。

我在对面屋舍上看清了武馆的大致,确认了这武馆内部房屋多,立在对面的屋舍上是摸不清情况的。

我决定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丹田气提,双腿一纵,几个云中步踏法后,便足尖轻点,徐徐吐气,落在了武馆的某间房屋的屋顶。

这屋顶的瓦的排放结构很独特,如果拿掉一个,旁边几个必然有动静。

但是,我会灵耳神功。

早知如此,便在对面用灵耳神功听这里的动静了。

算了算了,对面那户人家正在吵架。

婆婆骂儿媳没用,儿子护着小妾,小妾又哭又闹,孙子养的猫不停地嚎。

要是在那里动用灵耳神功怕是要被吵死。

我盘膝坐在屋顶上,这种瓦的排放结构有个好处,就是稳固。

我盘膝而坐,运行起来第二重灵耳神功,这个神功恰好能听到方圆一里里的声音。

嗯。

听到了隔壁的声音。

是少女清脆的声音,有如出谷黄莺。

当然,这种脆里还略带点成熟。

一种介乎完全成熟与尚有青涩之间的一种声绪。

我听到的那个声音很动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