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孟无忧》孟无忧的信物 最新章节 孟无忧清水文

更新时间:2019-09-06 00:03:54

《孟无忧》孟无忧的信物 最新章节 孟无忧清水文 连载中

《孟无忧》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安于无梦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惠娘,凝珠

经典小说《孟无忧》由安于无梦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惠娘,凝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那日的大雪过后,惠娘的身体变一天不如一天了。无名身为冥府之主,自然知道她离去的日期。可此时的他却像一个平凡的男人那样,为惠娘遍访...展开

《孟无忧》免费试读

那日的大雪过后,惠娘的身体变一天不如一天了。无名身为冥府之主,自然知道她离去的日期。可此时的他却像一个平凡的男人那样,为惠娘遍访名医。他甚至想过动用自己的力量让惠娘永远留在他身边,可惠娘却告诉他不必这样做,天地万物自有规律,她怕他若是为了自己打破了这规律,会招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就这样到了春分,无名知道这是惠娘该离去的日子了。他打发走了来接惠娘的鬼差,叫了无忧一起来到了惠娘的床前。惠娘今日精神很好,她看了看无名,笑着说道:“是今日了吧?”无名红了双眼,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说不出话来,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惠娘拉过他的手,她枯槁如朽木一般的手与无名光滑修长的手对比起来是那样刺心。“我这一生,与常人相比,已经是高寿了。只是因为你是我夫君的缘故,才显得短暂。”惠娘顿了顿,眼睛也红了,勉强笑着继续说道:“虽然短暂,却也足够了。你在蜀皇宫中救下我,已是给了我再活一次的机会,又与我相伴这么多年,带我看遍四时盛景,这天下之大,也找不出比你更好的夫君了。”惠娘说着,手紧紧地拉着无名,无名的心痛的仿佛要裂开一般。人常说生离死别,竟是这般锥心之痛吗?

无名艰难地张开嘴,说道:“你放心,下一世我还会去找你的。”可惠娘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我有这一世,便已足够。我不想让你一遍一遍地看着我老去,死去却无能为力,不想你每隔几十年便要体会一次今日这般的锥心之痛。答应我,我死了之后你可以尽情悲痛,但不能永远沉浸在这悲痛之中,你要做回遇到我之前那个走遍人间,看美景,尝美食,品美酒,赏美人的冥府之主。若是遇到心动的美人,便尽管去追求,去相守,不求你忠于我,只求你能过得快乐。”惠娘已经气若游丝了,眼神却无比坚定。无名心痛不已,只能无力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一时半刻是做不到的,但是我相信时间会冲淡一切的。你有着千年万年的生命,若是一致沉湎于悲痛之中,那也太难熬了。就算千年万年之后你忘记了我也不要紧,你已经给了我幸福的一生,就够了。”惠娘依旧忍着眼泪说道。

惠娘说完看向无忧,眼泪却再也抑制不住地掉了下来。她摸着无忧的头发,颤抖着说道:“虽然娘只是个凡人,比起你爹爹来渺小得不值一提,娘也知道你爹爹必会好好地照顾你,可一想到从今往后我的无忧变成了没娘的孩子,我就放不下心来呀。”惠娘说着便痛哭起来。无忧从未见过这般景象,紧紧地握着惠娘的手说道:“娘不是在这里吗?无忧怎么会变成没娘的孩子呀?是不是无忧做了什么惹娘生气了?无忧认错,娘不要不要无忧呀!”无忧说着紧紧地抱住了惠娘,小小的身体颤抖不止。惠娘压抑着内心的悲伤,轻声说道:“无忧没有做错什么,无忧是娘见过的最好的孩子。娘这一世有无忧这样好的女儿是娘的福气。娘跟爹爹还有无忧不一样,娘是要死的。娘死了,无忧就只有爹爹了,无忧要乖,要听爹爹的话,知道了吗?”惠娘说罢,闭上了眼睛,嘴巴张大着努力还要在说些什么,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无忧抱着惠娘的头大哭起来,眼泪就这样滴进了惠娘嘴里。这是无忧第一次哭,她没注意到自己的眼泪与常人不同,并不是液体的,而是如凝珠一般。在她哭出声来的同时,无名发现自己几十年来未曾长大的女儿,忽然长成了少女的模样。

在无忧的哭声之中,惠娘停止了呼吸。无名拉过无忧,二人看着惠娘的灵魂从尸体上脱离了出来,还是无名初见时的模样。无忧过去拉住了惠娘的手,止住了哭泣说道:“娘,你不要离开无忧好不好。”惠娘却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两人,仿佛看着陌生人一样。无名看惠娘的表情奇怪,走过去伸出食指,轻轻地点在她额头上,却发现她的脑中已经没有了任何记忆。无名站在原地,思索了一番,明白了什么。他拉过无忧,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娘已经不认识我们了,无忧不哭了,让娘看了又不能好好地走了。”说罢强忍着眼角的眼泪,冲惠娘伸出手,微笑着说道:“我是来接你的鬼差,与我一起去冥府吧。”惠娘失去了记忆,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和少女说不上来的亲切,她下意识地牵住了男人的手,自言自语道“冥府的鬼差,不该长得凶神恶煞的吗?怎么这样俊美。”无名听到,没有说话,只是一手拉着惠娘,一手拉着无忧,来到了冥府。

一路上,无名已悄悄地将自己的推想告诉了无忧,说自己怀疑是她的眼泪抹去了惠娘的记忆。“这样也好,你娘之前说了与我相伴一世足矣,如今没了记忆,正好无牵无挂地去过她想要的人生了。”无忧虽然心里仍是刀割一般,却也强忍着泪水点头答应无名不再哭泣,免得惠娘看了难过。

三人来到了忘川边,无忧看那忘川之水,清澈见底,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泛着点点银光,十分静谧。远远地有一老者撑着一叶小舟向他们靠近,见了无名,老者行了礼,说道:“这想来就是夫人和少主吧?”无名点了点头,扶着惠娘上了船,正要伸手去接无忧时却被老者拦住了,“少主不是鬼魂,半人半神,进不得冥府啊。”无名听了,便对无忧说:“无忧乖,在这里等爹爹送了娘亲就回来。”无忧点了点头,可看惠娘站在船头离自己越来越远,却抑制不住地想要再送她一程。低头看看这忘川似乎也不深,便大着胆子伸出脚来探了探,想着水若是不深自己便涉水到对岸也好。可没想到在她的脚尖接触到水的一瞬间,一股剧痛从脚尖传来,无忧痛得大叫一声,便昏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