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花花凉 冰山攻 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09-09 00:03:04

《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花花凉 冰山攻 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小说完结版 已完结

《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

来源:上品文学网作者:花花凉分类:总裁主角:白风瑶,顾修雅

经典小说《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由花花凉所编写的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风瑶,顾修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项链!为什么星湛项链会从自己的房间里面搜出来?!白风瑶震惊的睁大着眼睛。忽然一瞬间,白风瑶想到了一个人!顾修齐!一整个晚上也就只有...展开

《毒妻莫跑,总裁爱不够》免费试读

项链!

为什么星湛项链会从自己的房间里面搜出来?!

白风瑶震惊的睁大着眼睛。

忽然一瞬间,白风瑶想到了一个人!

顾修齐!

一整个晚上也就只有他进过自己的房间。难道是他!

“小瑶,现在这下你该解释一下项链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房间了吧?”

温秋彤凌厉的眼神令白风瑶心下一片冰凉。

婆婆本来就不喜欢自己,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了。

“妈,我真的没有拿三婶的项链。”

白风瑶都快急的哭了出来。

“难不成还有人冤枉你吗?”

一定是顾修齐将项链放进她房间的!可是面对着这些在座的人,她能开口说今天晚上顾修齐进过她的房间吗?这样的解释只会令她更加的不堪,她不能说!

白风瑶阖动着嘴唇半久,她终是说不出来一个替自己解释的字眼来。

下一刻,鼓芯桑蓦的起身。她手上强劲有力的巴掌就朝着白风瑶的脸上扇去。那力道让白风瑶脑子瞬间一嗡,失去重心的身体从沙发上摔到了地上。

“小贱人,果然是你偷了我的项链!”

鼓芯桑的眼神就像灌了蛇毒一样,戳着白风瑶浑身都在发冷。

白风瑶捂着自己很快发红的脸颊,她摇头,拼命的解释:“三婶,我没拿。”

鼓芯桑一把抓起茶几上的项链凶恶的问:“那你解释啊!”

项链真的不是她拿的。可是这样不堪的解释她怎么说的出口!看着鼓芯桑,白风瑶只能再一次无力的重申。

“三婶,项链真的不是我拿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项链竟然会在我的房间里面。”

“你这小贱人果然是穷坑里长不出来什么好德行。人赃俱获了你竟然还不承认了,白风瑶,你还要脸吗?”

鼓芯桑的声音尖锐了起来,更是对白风瑶毫不留情的咒骂。

看着鼓芯桑不解气的又要打下巴掌,顾魏昂一个拐杖就打在了鼓芯桑的身上。这下鼓芯桑一声尖叫后跳开,满脸怨气的看着顾魏昂。

“芯桑,这个家你的眼里还能看到我吗?”

这回见着顾魏昂又要护着白风瑶,鼓芯桑也不能对白风瑶做什么。忍了被老头子这一下的打,鼓芯桑不过她是不会放过这机会的。

“爸。这证据可就在这里了,我看要是不用家规处置白风瑶的话可就说不过去了。”

顾魏昂之前和白风瑶相处一年多心知白风瑶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去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她根本没办法给个解释出来,顾魏昂也是无能为力护着她。

“这件事情关乎到修雅的面子问题,我觉得还是等修雅回来再说吧。”

听到顾魏昂这么说,鼓芯桑好笑的说道:“爸,您这是明白的偏袒白风瑶。爸,您可是一家之主啊!”

顾雪松也随之附和:“爸,小瑶虽然说是修雅的妻子。可她到底也是我们顾家的人,就算修雅知道这件事情他也不会说什么的。”

“就是。而且嫂子也在这里,嫂子你觉得着呢?”

温秋彤一直默默不说话的看着,现在鼓芯桑话题一转扯到了她的身上。

温秋彤也只是嘴角扯出一抹淡笑,说:“媳妇犯了错,我这个婆婆自然没什么话好说的。在这个家里最大的人就是爸,由爸处置就好。”

“爸,嫂子都同意了。这下,如果您还偏袒白风瑶的话我可就报警了。这可是价值几千万的项链,够她进几年大牢了。”

顾魏昂听着鼓芯桑越说越难听的话,脸色一点点绷紧的非常难看。顾雪松看的出来,急忙扯了一下鼓芯桑。在这个家里,顾魏昂最大,他可不能得罪自己的亲爹。

“够了。在这个家里爸最大,他知道怎么处理!”

顾雪松接连着对鼓芯桑使了个眼色,这下鼓芯桑才肯乖乖的坐在沙发上。

顾魏昂沉沉的叹了口气,说道:“把小瑶关进地下室,三天三夜之后放出来!”

顾家处理小偷小摸的方法就是将其关进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期间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足足三天三夜!

她是无辜的!

白风瑶不想去那个地方!

白风瑶跪倒在顾魏昂的脚下,哭着说道:“爷爷,我真的没有拿三婶的项链。爷爷,你相信我好不好?”

看着白风瑶哭的稀里哗啦,那头发狼狈的贴在了脸上。

顾魏昂无奈的说道:“小瑶,下次长点心。”

白风瑶并不是一个笨蛋。她听得懂爷爷话里面的话,可是她明知道自己是被诬陷的她也无力给出解释。爷爷没办法帮她,她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咽去。

白风瑶不求爷爷了,她停了哭。动也不动的坐在原地,她伸手默默的擦去脸上的泪。

“磨蹭干什么?快点把她带去地下室。”

鼓芯桑见着两个佣人站在白风瑶的身边动也不动,不耐烦的斥了一声。

“是。”

佣人低着头走到了白风瑶的身边。

“请吧,太太。”

既然事已至此,白风瑶也不想自己出丑的太难看。她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眼前的严肃脸的佣人:“我自己走。”

白风瑶随即起身跟着佣人走了出去。

地下室位于花园最偏僻的角落。走下台阶,敞开的地下室就像是魔鬼张开的一张嘴巴。空旷幽黑的环境里最响亮的就是白风瑶的呼吸声,关门的时候,白风瑶身后仅有的光线被吞噬殆尽。她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白风瑶找了一角落蜷缩了起来,她抱着自己默念着顾修雅的名字。

这就是像她的一道护身符,只要念着她就没那么害怕了。

在顾家,她唯有的温暖就是顾修雅了。白风瑶默默的流下了眼泪,只要想到修雅,这些对她来说也就没什么了。

只要她的修雅会相信她不是一个小偷就好!

现在,她真的好怀念一年前刚遇到顾修雅的时候。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出现在她的家里,朗目俊眉。阳台上的那君子兰盛开的正好,逆着阳光,银色的发色在发光。那双深邃的黑眸一望无际,远远的藏着一际宽阔的天空。浑身上下带着沉默的冷意,看到他时就站在窗口,俊秀的身影笔直挺拔。

顾修雅是个惜字如金的男人,眼神中沉淀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他们相识,真是多亏于神奇的命运。

一年前,她只是一个替死人化妆的化妆师。那一天,太平间里送来了顾魏昂的身体。她在替顾魏昂整理仪容的时候发现他还留着一口气,她救下了顾魏昂。可是清醒过来的顾魏昂失去了记忆,她收留照顾了顾魏昂整整一年。谁也不会想到一年之后顾修雅会登门将他们一起带回了这个豪宅,顾魏昂为了报恩将她嫁给了顾修雅作为恩情的报答,顾修雅也并未拒绝娶了她。

他们彼此之间,相敬如宾。

可她的出现似乎打破了这个家里的平静。除了爷爷,这个家里的人都不太喜欢她。她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身份配不上顾修雅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更是知道自己原本这个位置应该是属于别人的。

白风瑶试过努力去融入他们,可是她就像是一个从遥远国度偷渡过来的人,跟他们纯属两个世界。

她觉得很累。

可她爱着顾修雅,她舍不得放手。

白风瑶将自己的头埋进的臂弯更深。默默的抽泣着,直到声音越来越大。此刻就算她在这里使劲的喧哗,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三天三夜。在这不见光源的地方。这个地方没有一丝声音,甚至让她觉得安静的过分可怕。白风瑶不知道一分一秒到底过去了多久,她呼吸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好饿,好冷,好累。久久的凝视着这片黑暗,直到时间抽尽了她身体中的力气,力不从心的趴在了地上,她盯着眼前浓的抹不开的黑色,昏沉的闭上了眼睛。

她怕自己就这么死掉。

昏迷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她梦到顾修雅回来了,顾修雅抱着她从地下室走了出来。终于,又可以见到修雅了。

靠在他温暖的臂弯里,这种感觉真好。

睡梦中的白风瑶微微的勾起了唇。

“修雅”

她喃喃的呓语着。

顾修雅的眸光从白风瑶的身上收了回来。

他淡淡的问:“她怎么样了?”

“她营养不良加上多天没有进食,我已经给她打了点滴。等她烧退下来之后给她喝点白粥就行了,慢慢的再循环渐进的进食。”

好友萧佑槐的回答让顾修雅放心了几分。

“辛苦你了,萧医生。”

“客气什么,作为朋友这点帮还是要帮的。只是你这个丈夫也太没用了,自己老婆竟然被人虐待成这样。”

“听说。”顾修雅停顿了一下:“她偷东西了。”

“靠。你觉得你老婆像是这种人吗?”

顾修雅扭头看向萧槐佑义愤填膺的样子,淡漠的问:“你了解她?”

“顾修雅,门第吧,看重的就是身份。你老婆没有显赫的背景,在你家就是吃亏的份。你要是还不帮她,她只有被蹂躏的份了。”

“没想到你还挺关心她的。”

萧佑槐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灿烂的大白牙。

“我是医生,关心病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倒是你,更要对自己的老婆上心。”

“我是她的丈夫。在这个家里,我自然要保护她。”

只是,他的重心,并不在白风瑶的身上。

萧佑槐看着顾修雅沉淀着安静的眸光。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怎么可能不了解顾修雅。只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是顾修雅自己的私人感情。

从小就没见他对什么女人动过心,就连是美若天仙的慕云瑾都没让他多看。更何况是他爷爷指定的女人,能这么安安分分的过个一年的婚姻生活已经让萧佑槐觉得不可思议了,如果说他真的会爱上这个女人的话才有鬼。

遇上顾修雅,一个普通的女人麻雀变成凤凰。只是这豪门生活吧,还真的容易把这凤凰的翅膀给掰折。

“好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