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迷迷胭脂色》迷迷世界 BI 迷迷胭脂色小白文

更新时间:2019-09-23 12:13:32

《迷迷胭脂色》迷迷世界 BI 迷迷胭脂色小白文 已完结

《迷迷胭脂色》

来源:作者:溪日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管仲,水之

溪日新书《迷迷胭脂色》由溪日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管仲,水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此刻,碧空衔云,鸟雀啼啭。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提着手中精致的玉壶,懊恼至极。 我就知道田丽安静不了几天,上次说什...展开

《迷迷胭脂色》免费试读

此刻,碧空衔云,鸟雀啼啭。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提着手中精致的玉壶,懊恼至极。

我就知道田丽安静不了几天,上次说什么不好,偏说送了一壶用清晨的凝露泡的茶。这倒好,天蒙蒙亮便被姒女折腾起来,说要去收集凝露,带去教大小姐泡茶。

记着有一句歇后语叫露水泡茶,得之不易。这若是真去收集叶上的露水可不知要收集到何年何月了。于是,我便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姒女给打发走了,说是一个人去采集,实是想随便找了地方提点水。姒女当然也是乐得轻松,却还是摆出一副冷脸。

反正采这露水所需的时间定然不短,闲着也闲着,不如寻个好地方小眯一会儿,岂不惬意。

未料这田府的仆人们都如此勤劳,哪儿都避不了,想起姒女见着我还在与周公下棋之时那种愤怒之情和讥讽之语,如今也可理解了。真是…惭愧呢。

如今也只有去偏僻一些的地方了。我忽的忆起田宓曾提到西院后方有一片竹林,倒是鲜少人迹,就去那儿吧。

阳光渐渐强了些,射进万竿翠竹之中,有种天雕地凿的自然之美。

隐隐,一阵清越的琴音缓缓流入耳中。淡淡地如同小溪绵绵未绝,九曲回肠,似在林间穿梭,明灭可见。我虽非学音乐出身,但偏爱古筝与古琴,这等美音,人间难得几回闻,不自觉地迈步觅着声音的源头。

穿过竹林重重,音乐愈来愈近,愈来愈响。陡然,音调一转,小溪汇成江河,惊起波澜水拍岸,好一副浩瀚之卷。

陶醉之中,丝竹骤停。我如梦初醒,意犹未尽,不觉赞道:“涓涓乎如山泉,洋洋乎若江河。君之流水如灵活现,实乃天籁。”

不解为何琴音戛然而止,我茫然地看着前方鼓琴人的背影。

背影一怔,缓缓转头。

我也一怔,竟然是他?!他怎么还没走?不怕被人发现?

第一次,管仲的眼睛中流动着复杂的情绪,好像在说我在等你,我摇摇脑袋,怎么可能。

“你懂乐理?”管仲并未起身。

“略知一二。”同是爱乐之人,我忍不住走向他,面对着他,学着他的样子盘腿坐下。

“相传这曲还有下半部分,只是古谱已失,管某只能自己补上。”

“洗耳恭听。”我眼睛一亮,对音乐的爱好让我立即回过神来。

与之前灵动的曲调相对,沉稳的曲音仿佛带人进入山林深处,曲径通幽,花木深远。厚重之中却又有活泼,时而春涧涛风,时而松林烟雨,时而鸟雀争鸣。

“青山迤逦,巍峨耸立,却生机勃勃,不失乐趣。朝闻此曲,夕死可矣。”

“此曲原名流水高山,相传乃舜帝途径菏泽所作。”

流水高山?我疑惑不已。这传闻伯牙为钟子期摔琴断弦,不正是为了一曲《高山流水》再无人能懂么?这《流水高山》与《高山流水》有何关系?

不过,我所听过的现代版的《高山》和《流水》曲与此曲并不相同,且绝无方才所听之曲那种身临其境,沁人心脾之感。

“七溪流水入海去,十里奇峰送春来。君之高山与舜帝之流水衔接得天衣无缝,奇山异水,天下独绝,婢子佩服。”

“琴乐,士以之养性灵、悟天道,而庸夫徒赏其表象。”这是损我是庸夫?

“水之怡情,山之养性。古人观水知善动,观山知静心。动静相宜,为人也智;进退有则,为人也善。此虽乐曲,内涵山水,人生之道尽在之矣,善听者可医愚。”不甘示弱。

“道出这曲精髓的至今只尔一人,连鲍叔也未解其意。”管仲笑了。

他是在赞美我?我惊讶地不知该作何反应,呆呆地望着他的笑容。他这次的笑和上次不同,而是如二月春风,将身上的寒气吹散,连眼中都溢着浓浓笑意。其实,他笑起来真得很迷人。

“人生难得知音。”他感叹一声,却道,“可惜。”

“可惜什么?可惜我是女子?”我不服。

管仲一双黑瞳深深地看着我,目光锐利如剑。在他的注视下我仿佛无所遁形,连一颗心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可惜你是只小野猫。”

什么?!我顿时被雷到,深受打击。这…这是什么比喻?!我记得初时他也是这么说。

“除非收起你的爪子,否则…可惜。”管仲又恢复一脸冷漠。他在担心,担心我会与他为敌么?

“婢子是个识时务的人,尔君应该明白。”

管仲不置可否,缓缓起身,怀中抱着古琴,黑发随风飞扬,仿若在高山之巅,一览众人,给人以一种于世独立的感觉。

一个真正能体会到这种寂寞,而且甘愿忍受这种寂寞的人。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句话。

站得太高,活着岂不是很累?

“高处不胜寒。”我轻声道,这是对他说的也是对自己说,亦有让他安心之意。

管仲突然蹲下,与我平视,眸子里多了一丝我看不懂的惆怅,“你…”

话刚出便止住了,却只将怀中的古琴放在我的面前。

“有时非你所愿。”

难道一个有经天纬地、济世匡时之才的人,注定会被推至风口浪尖么?

“这琴便交予你吧。”

我呆住。这是什么意思?

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淡然地回了三个字。

“知音少。”

他扭头离去,走了两步后停下,“别丢了,等时机到了,我自会取回。”

我满脸黑线。

他的这一个举动,是试探,也是将我纳入他的政治桎梏里?

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举动真正的意义。

我轻轻地扶着精致的古琴,顿感一丝悲哀。因为不信任,因为不确定,所以才如此么?可怜世间知音难得,却彼此猜忌。

“有时非你所愿。”他说的我怎能不明白?从到这莒国开始,就从未按着我的意愿走过。

惆怅中,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惊地站起来。

采凝露!

这音乐听得忘我,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我捡起地上的玉壶,怀里抱着琴,匆匆离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