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弃妃种田忙》皇宫弃妃种田忙 冰山攻 弃妃种田忙娘受

更新时间:2019-09-24 12:11:07

《弃妃种田忙》皇宫弃妃种田忙 冰山攻 弃妃种田忙娘受 连载中

《弃妃种田忙》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北北妞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起,福身

完结小说《弃妃种田忙》是北北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起,福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传晚了,虽然过了零点,亲们还是把它当做昨天的看吧,今天还会更的。完好如初的把Chun香救了回来,这让月色高兴的不得了,头上的伤都不觉...展开

《弃妃种田忙》免费试读

传晚了,虽然过了零点,亲们还是把它当做昨天的看吧,今天还会更的。完好如初的把Chun香救了回来,这让月色高兴的不得了,头上的伤都不觉得疼了,一夜好眠。然而这好心情没能维持多久。

早上Chun香照往常一样给月色梳头,梳的却不是平时常梳发髻。看着镜子里陌生的发髻,月色开始觉得很新鲜,打趣Chun香说“Chun香,没想到你多才多艺的嘛,以前怎么没见你给本宫梳这样的发髻?这个比以前的那个好看多了。”

话一说完月色心里忽然高兴不起来了,太后能把她换成假的难道就不能把Chun香也给换了?想想昨天晚膳Chun香端回来的就不是自己平时爱吃的那几道菜,只是当时没多想,现在想起来,这里面怕是有问题,月色疑虑在心脸上笑容没变。

“娘娘,您现在不是已经是皇上的宠妃了吗?当然要梳个好看的,以前梳那样的发髻是因为您要低调的呀。”Chun香乐呵呵的福了福身,神情里满是自豪。

“还是换成以前的吧,刚侍寝就这么招摇,白白招人嫉妒,说不定小命不保。以后咱们再梳这个好看的。”月色没有回头在镜子里看着Chun香。

Chun香想也没想就回答“娘娘,别人嫉妒你就让他们嫉妒去吧,现在有皇上宠您,您怕什么啊?况且这两天已经有不少人都来恭喜娘娘了,哝,那不是送来的礼物?”

“Chun香,不能得意忘形,还是把发髻换回去。”

“哦,是。”Chun香委屈的撅着嘴从新梳了发髻,月色看了看倒真是原先天天梳的那个,发髻虽然平淡,但让月色的心里稍微放松了点。

“Chun香,你先去安顿院子里的事吧,待会儿再传早膳。”月色照着镜子,一边往发髻上攒了昨天刚刚属于她的金钗和珠花。

“是,娘娘。”

Chun香二话没说走了出去,月色隔着窗户偷眼看着。Chun香依旧动作娴熟,连浇水的顺序都跟往常没有区别,月色心里没了主意,她不是火眼金睛,她辨不了真假,月色不怕太后送来个探子,她只是担心Chun香的安危。

“娘娘,奴婢去传早膳了,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嗯,去吧。顺便再去太医院帮本宫再拿点纱布和药,本宫可不想留疤。还有这几天花瓣都落了,去捡点儿回来,咱们回来做点花糖。”

“是,娘娘,奴婢知道了。”

Chun香前脚一走,月色后脚便偷偷溜出了月香居,直奔小瀑布。还没走到跟前就看见苏起已经等在瀑布前的阴影里了。月色一呆,那个人真是消息灵通的不像话,无奈的摇摇头走上前去。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要来?还是苏起一直等在外面。”月色毫无自觉的接过杯子,热茶,喝着舒心。虽然接触没几天,但回回都有热茶等着她,月色已经习惯了,根本没有认真想过这里边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也根本没注意每次递给她的茶杯都是某人刚喝过的。

“呵呵,救人太麻烦,不如多注意点防患于未然。”依旧的白衣潇洒,依旧的笑容暖暖。

“哈哈,那太好了,我就知道没找错人!”月色一口喝干杯子里的茶,又把杯子支过去,朝茶壶努努嘴。

“头上的伤还疼吗?也不知道磕头的时候磕的轻点。你以为太后有在看吗?”白衣男子帮月色倒满茶杯,伸手轻轻摸了摸额头上的纱布。

“这还是亏得有太阳中暑了晕过去,要不然……”唉,后面的事月色也不敢想。

“哼,你还得谢我打点太医呢。”白衣男子轻哼一声“要不然你就要露馅了,你知道么?也不想的仔细点,要准备晕就别把头磕破,要准备头破血流就别晕!”

“哦,是,说的是。记住了。”月色连忙点头,唉,当时确实是没想清楚,光想着少受点苦了。

“来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白衣男子率先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当月色从弯弯绕绕的让她晕头转向的通道里走出来的时候,却是身处一座荒山。身后的密道出口藏在一大堆的杂草丛里,十分隐蔽,放眼看去两边都是长的十分繁茂的树木,这地方没人带路就算是知道在这一带也是找不找的。月色一出洞口第一反应就是脱口而出“你这里居然能出宫?”

“对!下了山就是皇城最繁华的大街,走!我带你去逛逛!”白衣男子宠爱摸摸月色的头,月色激动的一把抓住白衣男子的手,“好!”

走了几步月色忽然停住了,走在前面的白衣男子奇怪的回头“怎么了?”

“我对你总得有个称呼吧?要不待会儿大街上我走丢了怎么找你啊?”

白衣男子低头想了想,叹了口气“就叫我二哥吧。”

“嗯,好好好。二哥。”

……

皇城大街上,沿街都是摆摊的小贩,有卖小吃的,有卖胭脂水粉的,有卖画卖字的,有卖风筝的,又买衣服布匹的,是不是还有斗蛐蛐耍杂技的……月色看着什么都新鲜,一路走走停停小女儿的心Xing显露无疑,走了半天也没走出多远。从前月色流浪在外的时候也赶过集,但是那穷困偏僻的地方,哪有这皇城里热闹,都是些寻常玩意儿!

“二哥,我要吃这个!”

“二哥,我要看那个!”

“哇!二哥,这个坠子好漂亮!”

“二哥……”

……

到了中午,月色的劲头还是足得很,拉着白衣男子的胳膊东瞅瞅西看看,四处发掘新玩意儿。

“丫头,逛了一上午了,不饿吗?”白衣男子停在一家酒楼门口不走了。

“嗯,二哥,你不说我还真没感觉,这一说就真饿了!嘿嘿嘿。”月色其实不饿,刚刚这一路她吃了一串糖葫芦一张煎饼半只烤鸡五个包子十串丸子……只是刚才拽了二哥好几下都没拽得动,心里猜想大概是人家饿了,没办法才乖乖停下来的。

“饿了就回宫吃午膳吧!”说完便拉起月色的手往回走。

“唉,别别别!好不容易出来了,就多逛逛呗,下次出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嘿嘿嘿……”月色谄媚的冲着二哥笑着,心里恨得牙根痒痒,这不是诓她呢么!还以为要吃饭,没想到是骗她回宫!

白衣男子拉紧月色的小手,回去的脚步一下没停“出宫的路就在我那儿,什么时候想出什么时候出,以后机会有的是,今天时间不早了,再玩小心回去圆不了谎吧!”

“二哥还会带我出来吗?”月色恋恋不舍的回头看着远去的闹市。

“会,二哥不是还得帮你在这儿赚钱呢?”

“哦,真的啊,谢谢二哥。”月色一脸甜笑的凑到白衣男子的身边,像小猫似的把脸在他身上蹭了蹭。

白衣男子脚步一顿,看了眼月色没说话,脸却红了,拉紧月色的手迈开大步往前走。

“二哥,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月色看着前面红了脸的二哥,小跑着勉强跟上。

“……”沉默。

“二哥,我有没有说过你是好人?”

“……”依旧沉默。

“二哥,慢点好不?我跑不动了!”

“……”还是沉默。

白衣男子没有回头也一句话不说但是脚步却明显的放慢了,拉着月色慢慢的走着。

“二哥?”

“你不信我?”白衣男子终于回头,看着月色问道。

“二哥,我信你,但是我不懂。”月色坦白的说道。

白衣男子略微迟疑开口道“你只要信就好了,以后你会懂的。”

“那好,我还有事想问二哥。”又要进密道了,里面黑,月色不由的往白衣男子身上靠了靠。

“说吧,什么事。”

“你说Chun香会不会也被太后给换了?哦,Chun香就是我的那个宫女!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了。”

“没有,你以为换个替身很容易?一个宫女太后不值得费那个心!大不了杀了再派人给你送一个。”

“可我也只是个无人问津的冷宫妃子啊?上次太后还不是照样大费周章?”

“你不一样,你还在给皇帝的御膳房贡菜呢,你不在了皇上立刻就发现了。”

“哦,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自从救回Chun香心里就总不踏实,这心里起了疑怎么看都不对劲儿。”

“不过安全起见,我会派人再打探一下,你放心吧。”

“嗯,谢谢二哥。”

说着话便到了白衣男子的住处,白衣男子拉过月色的手,把一个精致墨玉坠子放进月色的手里“这个,你拿着,有什么事把这个坠子挂在你的窗外,我就知道了,以后别像昨天一样莽撞的去找太后了,知道吗?”

“知道了,二哥。”月色接过墨玉坠子,塞进怀里便往月香居赶。

是啊,在街上玩的时候不知足还想玩,现在回来了还觉得回来晚了,不知道怎么跟Chun香说才好。二哥没有确切消息之前月色还不打算对Chun香百分之百的信任。这大概是月色进了宫以后养成的坏毛病吧,对谁都不信,刚才在街上月色怀疑二哥,现在又怀疑Chun香,如此的薄凉月色自己都不好意思承认。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