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挚野》挚野微盘 小说大结局 挚野网盘

更新时间:2019-09-25 12:07:36

《挚野》挚野微盘 小说大结局  挚野网盘 已完结

《挚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丁墨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许寻笙,岑野

完结小说《挚野》是丁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寻笙,岑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岑野表情很冷淡地下了楼,便见几个哥们儿坐在那儿闲聊。 “拉个屎去那么久?”张天遥问。 岑野冷冷的说:“老子量大不行吗?” 众人便...展开

《挚野》免费试读

岑野表情很冷淡地下了楼,便见几个哥们儿坐在那儿闲聊。

“拉个屎去那么久?”张天遥问。

岑野冷冷的说:“老子量大不行吗?”

众人便笑,岑野拉了把椅子也坐下,赵潭丢了支烟给他,他也只是放耳朵上。最近表演比较多,他得保养嗓子,烟便几乎不抽了。就这一点,哥几个还挺佩服他的,说不抽就不抽,自制力惊人。

原来他们又在聊女人。

“海哥,跟女朋友又分啦?”辉子问。

张海笑了,口气大得很:“那个不太听话,今天晚上带个新妞过来给你们瞧瞧。”

“哎呦——”

“海哥,东南西北中几个城区的妞,你都睡遍了吧?”张天遥问。

张海很轻蔑地说:“那你就太看不清海哥了,这种小目标哥20岁时就达成了。我现在在收集混各个著名酒吧的粉头妞。”

赵潭骂道:“靠,渣男。”

岑野只是低头,随意地拨了几下琴弦,没有参与这个话题。

“小野。”张海却问到他了,坏笑,“现在想爬你床的妞可不少,干嘛憋着?挑个漂亮的当马子啊!”

岑野笑笑,口气很淡:“那些我看得上?”

“草!”

“靠!”

“拽得你!”

“那要什么样的你才看得上?”张海颇感兴趣的问。

岑野拨了一下琴弦,说:“不知道。我说了,我是来搞乐队的,要搞中国最好的乐队,玩女人浪费体力也浪费时间,还得哄还得陪,老子没那个太平洋时间。”说完抱起吉他,亲了一口:“这就是我的亲亲老婆。”

众人哈哈大笑,笑罢,张海却说了句:“你的名字没起错,小野小野,我们中间,最有野心、最狠得下心的,却是你这小子。”

岑野看他一眼,两人目光对视,像是彼此都看透了什么,却没再说什么。

赵潭却开口:“那哪里成你老婆了?吉他是许老师的。”

岑野答:“老子和这把雅马哈偷~情,不行吗?”

众人再笑。辉子却问张天遥:“一提到许老师你就成哑巴了,哥们儿,不会真的这么一直怂下去吧?”

张天遥高深莫测地笑笑,看了眼岑野,说:“小野说得对,那些女人,玩玩就可以了,不值得来真的。像许老师这样的,才值得。”

他双臂往后一枕,靠在墙上,说:“漂亮,又传统,宜家宜室。看着聪明,其实人有时候呆呆的,很可爱。”他干脆闭上眼,竟是已开始做美梦了:“将来等我追到她,这套设备,这个训练室,就是我的了。你们来练,就得叫老子老板娘。老子从此就和她住在这套房子里,双宿双飞……”

梦还没做完,冷不丁就被人在腿上狠狠踢了一脚,居然还很痛!张天遥倏的睁开眼,看着岑野不紧不慢收回腿。张天遥:“草,你踹老子干什么!?”

岑野:“骚得你!”

众人齐声大笑,张天遥也笑了,不仅不生气,反而美美的样子,一副你辈不懂的样子,闭上眼继续想着什么。

岑野伸手去摸耳朵后的烟,忽然听见身旁的赵潭低低笑了一声。他抬头看着兄弟:“你笑什么?”赵潭伸手拍拍他的肩,没说话。

——

第二天,许寻笙正在工作室教一个孩子学笛子,岑野一个人来了。

许寻笙刚打开门,他就闪身进来,带来一身寒意,径直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惹得孩子一直看。许寻笙只好走过去,扯扯他的衣袖:“你不要这么突然跑进来,会吓到我的学生。”

岑野看她一眼,慢慢地说:“老子长得这么可爱,怎么会吓到小朋友?”

许寻笙:“……”

“跟你商量个事儿呗。”他往桌边一靠,双臂撑着,依旧是那副懒慢模样。

“说。”

岑野喝了一大口水,瘦长五指扣在杯沿。许寻笙也不知怎么的,目光就落在他的手指上,看了一会儿。等他放下杯子,她立刻移开目光。

他说:“今年双马视频要搞一个全国乐队比赛,下周就开始海选。我们想要参加,想借你的乐器。”

双马视频是国内最大的视频网站之一,之前也制作过各种综艺节目,令不少新人一炮而红。对于朝暮这样的新乐队来说,也算是个机会。

许寻笙干脆点头:“好。”

岑野眼里闪过似有似无的笑意,一口把水喝完,杯子递给她:“我还要。”

许寻笙嗓音清淡:“自己倒。”

岑野挑挑眉,自个儿老老实实去倒水,却听她又在背后说:“不过你们要爱惜,我现在跟你们也算有了交情,万一弄坏了,就伤了交情。那些设备对我而言很重要,是故人之物。”

岑野喝着水,看着窗外日光,说:“我就猜到,男朋友的吧?”

许寻笙也不刻意掩饰,答:“嗯。”

岑野眼睛余光斜她一眼,笑了:“那怎么从来没瞧见过?”

许寻笙静了一下,说:“我们很久前已经不在一起了。”

岑野顿时冷笑:“人走了还把东西丢你这儿,阴魂不散啊。”

许寻笙哪想到他突然就毒舌了,脸色一沉,说:“你少胡说八道,他……没来得及带走。”

岑野一回到家,就拿出手机查。

不是没想过那些乐器,曾经属于过某支乐队。但许寻笙的前男友居然也是搞音乐的,这个认知令岑野莫名有些的兴奋,还有些焦躁。

他用的那把吉他背后,刻着个“执”字,但之前岑野并没有深究。现在仔细想想,那个用墨水刻上去的字,不正是许寻笙的风流字迹?

这女人刻一个章要2000块,就这么大大方方给人刻吉他上了,还刻那么大一只!

有了吉他的线索,岑野居然很快就在网上找到了那个男人。

徐执,古漫轻兽乐队主唱。岑野发现自己以前就听说过这支乐队。他们于5年前出道,飞快蹿红,当年也是各大音乐节座上客,甚至还开了多场巡演,前途本来不可限量。

3年前,主唱徐执酒驾,出了车祸,当场死亡。贝斯手也在车上,重伤。乐队一夜间被毁。就像一颗流星,落入原本就茫茫的沙漠中。

网上也有徐执的不少照片。岑野意外的发现,当年28岁的徐执,是个高瘦清秀的男人,一头短发,虽然也就是有点帅,但气质讲真连岑野都觉得很出众很舒服。岑野看着他站在乐迷中的一张照片,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许寻笙。再看着徐执,总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岑野很快品出那是什么味道了。

熟悉的,感觉。

徐执身上,分明有种跟许寻笙类似的气质。清明的眉目,安定的眼神。哪怕站在聚光灯下,站在疯狂的歌迷中,他也像站在古琴前那个孤独的身影。

草。

岑野把手机丢到一旁,觉得自己真他~妈无聊,搜许寻笙的八卦干什么。脑子里却忽然闪过个念头,三、五年前,那个男人28岁,许寻笙跟他的时候几岁?大学有没有毕业?

赵潭回来时,就看到这小子大刺刺躺床上,脸色不善。赵潭问:“想什么呢?”

等赵潭洗了把脸,才听到岑野幽幽地答:“在想老子一定要变得更牛B。”

赵潭早已习惯了他的自恋,没好气地答:“傻B。”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