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少时如华》晔兮如华 四十三章 太子定罪 少时如华419文

《少时如华》晔兮如华 四十三章 太子定罪 少时如华419文

发布时间:2019-08-23 06:09:4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袭常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袭常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少时如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昕伯,苏世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公子这是要做什么?”有常惊讶:‘皇上驾崩,人家都是紧闭门户不肯出门的,公子怎么反倒往外跑?’ “快去备马。”苏起看着他说道:‘

少时如华

推荐指数:10分

《少时如华》在线阅读

《少时如华》 免费试读


“公子这是要做什么?”有常惊讶:‘皇上驾崩,人家都是紧闭门户不肯出门的,公子怎么反倒往外跑?’

“快去备马。”苏起看着他说道:‘还有,不许让母亲和祖母身边的人知道。’苏起盯着他的眼睛提醒。

“公子,您这是要做什么啊?”有常苦着脸问。

“此事蹊跷,父亲和祖父都被传召入宫了,我不放心,去兵营看看。”苏起说到。

“兵营?公子是担心?”有常震惊地看着他问。

“就是有点担心,快去备马吧。”苏起淡淡地说道。他总觉得这事蹊跷,如今父亲和祖父都入宫了,若是真的出点什么事,外面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祖母能放心安阳留在皇后身边是因为自家掌握京中三万大军的调动之权,说到底皇后还不敢得罪他们,如今安阳还在宫中,父亲和祖父却都入宫了,他必须去军营看看,这才是能真正保护安阳,让靖国公府安身立命的东西。

“是。”看着苏起严肃的神色有常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连忙跑下去准备了。

深夜路上本就没有行人,又因皇上驾崩的事,路上显得格外寂寥,初冬的冷风一吹,越发显得阴森可怕了,只有苏起与有常骑着马跑在这寂静的可怕的路上。

乾清宫内,苏世成,苏之衡与其他被带来的大臣一起跪在皇上床前,皇后在床边的小凳子上坐着:“皇上生病这些日子,都是叫吕淑妃亲自来喂药的,本宫看她还算温柔小心,皇上又喜欢,便把这件事交给了她,本宫还奇怪,皇上不过是偶感风寒,怎么拖了这么些日子还是不见好,竟不知,她早就在皇上的药中下了毒。今日她来喂药,本宫便出去了,走之前皇上刚睡下还是好好的,待到本宫带着德妃和公主来看皇上的时候,本宫察觉皇上不对劲,请来太医一瞧,这才发现皇上竟然已经驾崩了。”徐幼容说着眼中的泪便流了下来,掏出帕子轻轻擦了擦眼泪才继续说道:“太医一瞧皇上这去的蹊跷,像是中毒,便拿那药碗检验了一番,这一查才发现碗中竟是掺了朱砂的。”咬牙切齿地恨到:“皇上对吕氏颇有恩宠,她不知感恩,竟下此毒手,本宫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徐幼容一边流着泪一边恨恨地说道。

众人见皇后动怒,连忙跪下低头。

“本宫骤闻噩耗,正难过伤心的不知如何是好,还没来得及告知外面的人,却听吕大人到了。本宫正想吕大人为何深夜无诏入宫,却忽闻吕淑妃放声大笑,说是她父亲来了,皇上死了,她父亲定会扶持太子上位,到时候太子是皇上,她就是太后,便是知道是她毒害了皇上,本宫也奈何不了她。”徐幼容哭着说道,越说越生气,还有些害怕一般地看了下跪的众臣一眼,又垂下眼睛,伸手用手帕按了按眼睛,继续说道:“本宫当时真是又惊又怒,没想到皇上给吕家如此多的恩宠,吕淑妃竟与吕家勾结,要谋权篡位。那吕大人进来之后一看皇上已死,又有本宫和德妃,公主在此,生怕事情败露,举刀便要杀我们,幸亏李公公及时赶到,情急之下一刀刺中,公主才幸免于难,只是,却被此番情景吓傻了。”徐幼容说着爱怜地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穆楚楚:‘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哭到。

德妃听到此也忍不住痛哭不止,只有楚楚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还是傻傻地看着他们,在看到母妃痛哭之后,才伸出小手胡乱地为她擦着眼泪。徐幼容看着她的动作,扭过头来继续说道:“那吕淑妃见她父亲已死,又叫嚣太子登基之后定会为他外祖父报仇,将我们都杀尽,她要出门去叫太子,本宫生怕生变,宫中之人全部惨遭太子与吕淑妃毒手,便下令让人捂住她的嘴巴,不许她大喊大叫,只是她挣扎的厉害,下头的人也是看她心肠如此歹毒,害死皇上,还想害死公主,下手重了些。”说到这里,徐幼容停顿了一下,兰心连忙哭着跪下:‘娘娘,都是奴婢的错,奴婢看那吕淑妃要害娘娘和公主,争执之中一个失手,竟将她勒死了,娘娘,都是奴婢的错,娘娘您责罚奴婢吧。’

徐幼容看着她叹气,伸手想扶她起来,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你也是护主心切,本宫知道的,各位大人也是知道的,定是不忍责罚,先起来吧。”

兰心在听到徐幼容的话后犹豫着站了起来,乖乖地站到她身后。

“那太子呢?”沈昕伯看她一个人演完这场戏后终于忍不住问道。

“太子,哎。”徐幼容叹气:“本宫也想知道太子在哪呢,他自知事情败露,早就畏罪潜逃了,本宫想着到底皇上驾崩是大事,还没来得及派人去追呢。”

皇后的这番话,大多数人都是将信将疑,说是吕淑妃与吕大人和太子勾结谋权篡位,但是现在当事的三人,两人已死,还都是死在皇后手里,太子失踪不见,这事怎么看都透着蹊跷。

皇后说完后没人说话,大臣们也不是傻子,皇后一个人把话都说完了,反正人已经死了,她想说什么便是什么,这后宫在皇后的把持之中,他们这些大臣就算心中存疑,现在也查不出什么。何况,皇上子嗣单薄,二皇子,三皇子都是年幼夭折,仅存大皇子和四皇子,如今太子失踪,可堪继承大统的只有四皇子,即便此事还有诸多破绽,众人也不敢直接质疑皇后的话。

就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程方同忽然朗声说到:“大皇子谋权篡位,毒害亲父,罪不可恕,当褫夺太子封号,处以极刑。”

“此事还未查清楚,太子失踪,不查问清楚怎能如此草率定罪?”程方同刚说完,沈昕伯便看着皇后厉声说道。

“毒害皇上乃吕氏父女所为,吕家是大皇子的外家,此事定与大皇子脱不了干系,一目了然,还需查什么?”程方同也不甘示弱,更大声地说道。

“太子仁孝,绝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此事必有内情,请皇后明察。”沈昕伯跪倒在地上磕头求情。他心知此事没那么简单,太子刚立不多久,皇上驾崩,又说是吕氏父女谋害皇上,这明显就是冲着太子去的,皇上只有两子,太子被废被杀,最终得利的自然是四皇子,若说这一切都是皇后一手策划也并非不可能,只是他还有些不敢确认,皇后真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她一个在京中没有外戚帮忙的女子真能一手操纵这一切?

沈昕伯探究的眼神看向皇后,她端坐上首,神情落寞,看起来像是伤心至极,震惊至极。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大皇子包藏祸心,早就想取而代之,一步登天,只不过为了今日成事才做出一副仁孝的样子来蒙蔽皇上和诸位大人,如今事情败露,大皇子之祸心大白于天下,还有什么可查的?”程方同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大声说道。受皇后所托,今日定要定大皇子一个死罪,才方便四皇子登基。

“太子温和有礼,侍皇上以孝,对朝臣以仁,朝中大臣有目共睹,方才立为太子,如今皇上驾崩,你便质疑圣意,你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抹黑太子,不知又是安的什么心?”沈昕伯指着他骂道。

“你”程方同指着他,正想再与他理论一番,徐幼容看着沈昕伯笑了一下:“沈大人说颠倒黑白?不知什么是黑?又什么是白?”她起身走到沈昕伯面前:“谋权篡位,毒杀亲父,在沈大人看来倒是白不成?”她看着沈昕伯悠悠问道。

沈昕伯跪在地上,徐幼容站在他面前,神情淡淡,语气嘲讽,竟让他莫名感到有一些害怕,此事不简单,朝中大臣都知道,但是没人在这个时候出头,无非是因为大皇子被定罪,上位登基的肯定是四皇子,没人想为了一个不知所踪还背着谋权篡位的嫌疑的太子得罪就要登基的四皇子。只是他不能低头,他是太子一派的人,早就跟吕家和太子绑在一起了,不管事实如何,吕大人已经死了,若是太子再这么轻易被定罪,他该如何自处?何况,太子心怀苍生,问人间疾苦,想百姓存亡,是难得一见的仁君,就这样被冤死,沈昕伯实在不忍心。

“微臣并无这个意思,只是此事重大,应该彻查清楚,而非草率定罪。”沈昕伯低头却还是坚持说道。

“沈大人觉得本宫是糊涂人?”徐幼容冷冷地看着他反问。

“微臣不敢,请娘娘明察。”沈昕伯连忙磕头请罪。

“沈大人既然心中还有疑问,这宫女是吕淑妃身边的人,事情发生时她都在旁边看着呢,沈大人不妨问问她?还有这位,太医,也是亲眼见了整个过程,沈大人若是还不信,还可以再问问他。还有德妃,德妃带公主来看皇上,却恰好遇上了此事,沈大人若是还不信,德妃也可以问一问。至于公主,沈大人,你若是想逼问一个吓傻的小姑娘,你也尽可以去问。”徐幼容回身一个个地指出她说的那些人,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说道穆楚楚的时候,徐幼容一把拉住楚楚,攥着她的手拉到沈昕伯面前,神色戚戚地看着沈昕伯吼道。

皇后发怒,众人连忙跪下请罪,沈昕伯一时也懵了,也跪倒在地上磕头,不知该如何应对,皇后这是强词夺理,她给出的证人定是与她合谋好的,自己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

苏之衡趁着众人下跪磕头的时候偷偷拉了他一把,对他摇头示意他莫要再出声了。

沈昕伯在看到他的神色之后,想了想终于磕头:“微臣知错,微臣并无怀疑娘

少时如华

作者:袭常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袭常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少时如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昕伯,苏世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公子这是要做什么?”有常惊讶:‘皇上驾崩,人家都是紧闭门户不肯出门的,公子怎么反倒往外跑?’ “快去备马。”苏起看着他说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