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重生相师农女之天师 第十三章 不该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免费下载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重生相师农女之天师 第十三章 不该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免费下载

发布时间:2019-09-27 06:12:1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闲人小六 状态:已完结

闲人小六新书《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由闲人小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韦沅,黄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从阿寻打人之后,韦沅才知道,阿寻竟然是有武艺在身的,虽说并不是特别厉害,但是打那少女那样的三四个都没问题。 吃罢饭,韦沅便带着绿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 免费试读


从阿寻打人之后,韦沅才知道,阿寻竟然是有武艺在身的,虽说并不是特别厉害,但是打那少女那样的三四个都没问题。

吃罢饭,韦沅便带着绿柳和阿寻去淮河边散步消食。

河边那条石板路修葺的宽阔街道,两旁皆是二层小楼高的商铺,河边一溜的种了许多柳树,是一个绝佳的庇荫之处。

在靠中间的柳树下,有个老人摆一副棋盘,三三两两的人或上前应局,或站在一旁观望。

韦沅一时好奇,也在旁边看了一会儿。

韦沅不懂棋,虽然当年看了天龙八部里面的珍珑棋局激动得不能自已,耐着Xing子看了几个月的棋谱,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遇上这么个情形。

后来残局倒是背下了许多,可还是没学会怎么下棋,反而每次和老头子下棋的时候都被打击,输得一塌涂地。

时间长了,韦沅也就没那个心思了,特别是领悟到运气比棋艺更加重要这一真理后,韦沅就完全放弃围棋这玩意了。

五子棋倒是下得不错。

对了,还有跳棋,韦沅决定有机会教两个小丫头下下五子棋什么的,倒也是打发无聊时光的一种好办法。

相书上说得好:双生紫气兰台,三月中定迎敕令。

这意思是兰台部位生有浓郁紫气的人,三个月内必定能得到君王的召见。

摆局的那个老者五岳清秀明朗,鱼尾和太阴对应,是晚年功成名就之相,下颌宽阔丰厚,而且朝向天庭,这种人应该和君王相好。

老者的身份韦沅不得而知,但其面相显示其高官厚禄,可能不久就会被帝王重用。

周围有几丝浓郁的紫气的散出,皮肉中隐隐也能看见紫气环绕,虽然没有深入骨髓,但是也是不可多得的富贵之相。

这些都是有大气运的人,历史就是由这种人创造的。

可是这老者右眼下却有白点像梅花一般团团出现,毫无光泽。凶兆将应在子孙身上,白点颜色已愈发明显。

身旁几米开外的灰色病气缠绕在紫气中间,有直冲右眼而入的趋势,夹杂着兰台的紫气。

韦沅预估三月内伴随着帝王的召见,子孙必有灾祸,多为急病,那灰气来得又快又急。

如果没有准备,想来那后辈应该会夭折在这儿。

韦沅莫名的想起那丝在天地间多出的黑气。

尽管这非常可能不是因为那丝黑气而增生的灰气,但韦沅看那急速的运势,心里总有些心虚。

从老者的棋友话中,韦沅得知这老者姓张。

“真是祸与福相依啊。”

韦沅看着满面Chun风的张老,心中暗叹道。

今儿个不知什么原因,张老的老棋友就来了一个,没下两局也垂头丧气的走了。

柳枝被风拉扯着抚上了张老的棋盘,却不影响张老缓缓的摆下又一个残局,慢慢的等着前来应局的人。

“小娘子,来一盘如何?”

张老等了两刻钟,仍旧没有人来应局,不由冲站在一旁一直盯着自己的韦沅喊道。

“我可不会下棋,连臭棋篓子都不如,”韦沅笑着摇头,“坏了您的兴致就不好了。”

“哎,来试试嘛。”

张老不由分说的朝韦沅招手,面色温和。

韦沅只好在其对面的小凳上坐下,仔细观察了那残局,在脑海中找到一个背过的残局后,在右下角下了一子。

“小娘子刚才一直都在看老朽,不知是为何?”

张老拿起一枚棋子,貌似随意的问了一句,听得韦沅笑容有些尴尬。

“刚看见张老面相奇特,忍不住多看了几次。”

韦沅微微笑道,很快又在棋盘上落了一子。

张老眼神在棋盘上停了几秒,后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小娘子还会看相?”

“咳咳,会一点。”

韦沅知道自己这张脸有多么的不可信。

曾经也是这样的,若她不是老头的徒弟,那些豪绅高官根本不会请她相面测运。

说起来那几个师侄也都是妙人。

她年纪虽小,可仗着辈分不小,几人也都是凡事都顺着她的心意。

为此韦沅还曾经一度羡慕过自己那从未谋面的大师兄,想着要不要也收几个弟子凌虐,呸,教导一番。

可惜后来被老头嘲笑自己还没出师,这件事儿就这么落下了。

现在这比曾经还稚嫩的面孔,虽然是在这术士遍地的地方。

“娘子说说,我是个什么面相?”

张老似乎颇有兴致的问道,可眼神中的不以为然韦沅看了个清清楚楚,全部的精神都落在了棋盘上。

韦沅轻笑一声,豪绅高官几乎都是这样,为了表示自己的心思很难猜,总喜欢昧着良心说话。

被揭穿后,总是惊异的问韦沅为啥能看懂他们的心思。

拜托大哥,我是相师好不好,察言观色是基础功啊!

但韦沅总是看破不说破,只笑不语。

“大富大贵,晚年功成名就……”

韦沅拿着白子放在中间的一处位置,张老的黑子被吃了一大片。

“小娘子这话我喜欢听。”

张老微微一笑,心思全落在了棋局上。

韦沅落子极快,几乎毫不思索,每每张老都要思索片刻。

“张老,你儿子孙子和您住在一起吗?”

韦沅看着那灰气,心中微微一叹,开口问道。

“若不小娘子帮我看一看?”

张老笑笑,漫不经心的开口。

“儿子全部出门在外,孙辈应该有在外的,养在膝侧的只有一人。”

韦沅扫了一眼张老的面容,低声说道。

“娘子怎么看出来的?”

张老终于认真看了一眼韦沅,但心思多半还在棋盘上,对韦沅的攻势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

“咳,这可是我吃饭的玩意,可不能告诉你。”

若是平常,韦沅会从面相上一一解释自己看出来的原因,但是明显这老者不信她说得话,现在又何必多费口舌。

韦沅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形势已经极为明显。

韦沅也不捡棋,轻笑道:“张老,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姑娘问我儿孙干什么?”

韦沅将要起身的时候张老突然问道。

从小娘子变成娘子,现在直接称呼姑娘了。

“眼下梅花形白点,儿孙有凶兆。”

韦沅指了指眼下方的位置,顺口说道。说完也不在意张老信不信,就准备离去。

气运的增长不会那么快,这事应该和韦沅放出的黑气无关。

“老人家可是不信?”

“我家娘子可不是一般人!我家娘子……”

绿柳语速颇快,脸上满满的愤懑,将韦沅编造的那些话重述了一遍。

张老被绿柳一番抢白,倒也不恼,好似听故事一般听着绿柳说得那些个词。

倒是韦沅有些心虚,略微垂下眼来。

“姑娘帮我看看我是个什么面相……”

张老身后站着一个老人,穿着深灰色的衣服,其貌不扬。

老人嘶哑着嗓子开口,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可眼神却是极为冰冷。

韦沅有些不喜他的眼神。

大富大贵,儿孙满堂……

韦沅本想随口胡扯几句大家都爱听的话,但抬眸看清那老人的面相,神色微微一凝。

这老人命宫饱满且带紫色,紫中带黄,紫色是贵气,紫中带黄说明这人应该有些皇室血脉。

可那紫黄色却被雾状黑色烟丝侵蚀,证明有人夺了他的地位身份,享受着本该有的人生。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那黑色有向其心脏处弥漫开的迹象。

隐隐的形成黑纹利剑的形状,这代表夺了他身份地位那人准备将其置之死地。

一旦出现黑气入耳、入鼻、入口这些特征,那么必死无疑。

“小娘子看出什么了没有?”

老人见韦沅面容平和,轻声笑道,却不知韦沅内心一片翻腾。

狸猫换太子。

莫名的,韦沅脑海中就出现了这个词。

“年上部位赤红,应该是心脏不太好,容易出现胸闷胸慌的症状。”

韦沅淡淡的开口,却只说些平常无奇的话语。

“额头左右不对称,应该是从小就与父母分离;子孙宫略显狭窄凹陷,您家里应该人口不多。”

“两眼其神不似,上眼纹高耸,喜欢向上看,头脑灵活,并且一生多虑,容易胡思乱想。”

“中年时候曾经受过重伤,至今仍未痊愈。”

韦沅说道最后也不解释了,直接就说其整体表现出来的东西。

她说着渐渐眉头微微皱起,从没有一个人的面相气运是如此多灾多难。

从小因身份被盗与父母分离;

幼时常忍饥挨饿;

因偷窃诈骗有过牢狱之灾;

中年有过一段时间的安稳生活,但被结义兄弟欺骗,家财散尽。

儿子幼年身亡;

妻子不知去向;

有一技之长,但却找不到合适的东家;

目前有严重的疾病缠身,看起来应该是年轻时候留下的旧伤……

最让韦沅震惊的不是这些,而是老人五官匀称,命宫平稳,天生带有紫黄气运。

按理说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一个福禄寿三全的人,命中虽有小打小闹,但大方向应该是荣华富贵受尽恩宠的。

变成如今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

有人改了他的命!

“你一生遭遇坎坷,穷困潦倒、众叛亲离。你在十年前遭受大劫,差点命丧黄泉,苟且活到今日已是力不从心……”

韦沅眉眼严肃,再无嬉笑之意。

老人周围没有怨气,证明他从未加害过别人。

韦沅怜悯的看了他一眼:“你,命本不该如此。”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

作者:闲人小六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闲人小六新书《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由闲人小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韦沅,黄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从阿寻打人之后,韦沅才知道,阿寻竟然是有武艺在身的,虽说并不是特别厉害,但是打那少女那样的三四个都没问题。 吃罢饭,韦沅便带着绿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