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重生之金牌相师 第十二章 打人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主角是韦沅,黄成的小说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重生之金牌相师 第十二章 打人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主角是韦沅,黄成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27 06:12:2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闲人小六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由闲人小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韦沅,黄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几天坊间都在传闻一个能改运逆命的高人,也不知道说得是真是假……” 东厢房里那憨厚模样的男人此时正皱着眉,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指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 免费试读


“这几天坊间都在传闻一个能改运逆命的高人,也不知道说得是真是假……”

东厢房里那憨厚模样的男人此时正皱着眉,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指环,闷闷的开口。

“无风不起浪,坊间都传得沸沸扬扬了,定有三分真。”

妇人脸上也带着几分愁容,眼中却还是有着几分期盼。

他们一家来到这扬州已经三年了,几乎每一次招考都参加了,很多次在第一轮考核就失败了。

一年前他们渐渐找到了一点规律,成绩最好的一次已经进入了第三轮考核,只要通过就是五门弟子,可是依旧名落孙山。

有相熟的术士告诉他们,这可能是气运在作怪。

有些人的气运不太好,所以总要走一些弯路,如果能找到改运的大师,说不定他们就能一次Xing通过考核。

所以一家人这几天走街串巷的寻找大能高人。

“唉,可惜这几天我们找遍了几个坊市,也只得到了那丫鬟的模样,这几天那丫鬟也没出现,这要到哪里去找嘛!”

男人脸上出现一抹急躁,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丫鬟有些眼熟。”

妇人看着面前的画像,里面梳着双髻的丫鬟伶俐可爱,特别是嘴角一颗小痣,顺着其笑容更显俏皮。

那名唤阿吉的少女盯着那画像看了几秒钟,脑海中蓦然出现一个笑脸,正是绿柳的模样。

这个想法吓得她脸色一白,随即便偏头向屋外看去,院子里空无一人。

应该不是。

少女在心中自我疏导道。

怎么可能会是!一定不是!

少女多了几分坚定,苍白的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

“爹,我们现在银钱不多了,即使找到那高人,他肯为我们改命吗?”

少女微微皱了皱眉,忧心忡忡道。

男人摆了摆手,对少女的问话不置可否:“大家都是术士,也就是同门师兄弟,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收取太多银钱,意思意思应该也就没问题了……”

妇人随之点了点头,表示十分认同男人的话:“而且我们也不会占他的便宜,你爹手上那指环是你祖父传下来的,听说是个宝物,我们把这个给他,大家算是礼尚往来嘛。”

少女眼神落在了男人手上的指环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若是韦沅在这,必然就明白,那天这一家人并不是打算拿捏她们,而是天Xing如此。

有一种人,总是觉得别人就该无条件帮助他们,若是不肯帮忙,那便是黑了心肝的,如果是自己,肯定早就出手帮忙了。

可是如果真的将情况换在他们身上,指不定连其他人都不如。

那指环确实是其祖父传下来的,只是有什么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听这一家人信誓旦旦的话,好像只要找到那高人,人家就一定会免费给他们改运一般。

而他们也会送上一点东西,比如那一个没什么特殊的,大概只值几钱银子的指环。

对于东厢房的谈话,韦沅自然是不知道的。

沈恒给韦沅送来了一颗丹药,是他曾经游走江湖时得到的。

当他将丹药拿在手里的时候,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得知韦沅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便托云峰将其送到了韦沅这里。

丹药用不知名的玉盒装着,大概有龙眼那么大,颜色洁白剔透,看上去好似那些吃了便能飞升的仙药。

韦沅没有看出什么不同,也没有沈恒那张不舒服的感觉。

韦沅拿了从白象秤上切下的黑铁碎片,轻轻的在丹药上刮下一些药粉。

药粉本身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在她将药粉刮下的时候,那些药粉中却溢出几丝黑气,那是死气。

韦沅对丹药研究不多,最多也就是被老头逼着背过《本草纲目》,能够炼制一点聚气丹之类的东西,相比起来,她认为相术有意思多了。

韦沅从来没想过,丹药之中竟然能蕴含死气。

从其飘散出绵长不断的形态来看,这并不是人为封印进去的,而是丹药本身产生的死气。

这丝死气散开的时候,韦沅亲自感受到周围的气运晃荡了几下。

作为一个相师,韦沅远比一般人更加在意气运的多寡。

在这宇宙中,所有的气运总数都是一定且相等的,无论是命师还是相师,都只能改变气运的凝聚度,而不能增加或减少气运。

正因为气运的总额是一定的,所以这世间运势极好的也就那么几人。

一旦有人逆命而生,引走大量气运,那么其他本该成为天之骄子的人必然会在其光环之下损落。

可是现在,韦沅竟然亲眼看见一颗药丸产生了死气。

尽管只有那么一丝,可是这已经是打破了一种平衡。

这黑气数量较少,在这偌大的天地间可能并不会形成什么影响,时间久了,可能福气、贵气等其他气运也会多产生那么一丝,从而使其再达到一种平衡的状态。

韦沅在意的是创造。

炼制丹药的人竟然无中生有,增添了那么一丝死气。

这种无中生有的手段,韦沅闻所未闻。

目前虽然不知道其相应的用处,可是这已经让韦沅骇然至极。

“医门……”

韦沅喃喃自语,心中对于这个世界的医道多了几分兴趣。

韦沅有一种感觉,如果她能找到这无中生有之法的门道,那么她将迈入第四个阶段,坤相。

如果能弄清楚其本质所在,踏入乾相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荒相……

就连老头都没有达到那个阶段,韦沅并不认为以自己的阅历可以那么快的成为那传说中的荒相。

韦沅将那药丸装回了玉盒,放在身后的架子上,那上面已经有一个白象秤,一个玉盒,以及一堆黑铁。

“绿柳,你去问问云峰,医门大招是怎么个时间,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韦沅踏出厢房,对正在绣花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绿柳道。

“娘子问医门作甚?”

绿柳放下了绣篮,起身时疑惑得问道。

“我想要参加医门的大招,你去帮我问问看。”

绿柳点了点头,也不问其他,咚咚咚的就跑了出去。

阿寻起身给韦沅倒了一杯茶,惊讶道:“娘子不是学相的麽?怎么会想到去参加医门的大招?”

“我才发现医道和相术有些交叉,现在也不知道如何提高我的相术,不如去学学医道,看看能不能从侧面突破一下。”

韦沅也不避讳,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那娘子可得好好准备一下,听说五门大招不简单呢。”

阿寻脸色平淡,在她心中,只要韦沅想做的事情,似乎就没有做不到的。

“是该准备一下,到时候争一个好些的名次,进了医门说不定待遇也要好一些……”

“嗤——”

韦沅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嗤笑传来,抬头一看,就看见穿着深色的棉质衣裤,双手抱在胸前站在廊外的少女。

“当真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吹牛吹到天边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资质,就说着拿好名次的话,也不怕将来连资格考试都过不了,那才真是让人大牙都笑掉了……”

少女先习惯Xing的打量一眼两人的穿着,眼中露出一丝羡慕,嘴角却要拉开一丝鄙夷,轻笑两声毫不客气的说着嘲讽的话。

“阿寻,你听过一个故事吗?”

韦沅没有反驳,反而望向阿寻笑道:“曾经有一只青蛙,住在一口废井里。有一天,一只来自东海的大鳖路过那口井……”

“海鳖左脚还没有踏入井里,右腿就已经被井壁卡住了……”

“夫海,千里之远不足以举起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极其深……”

阿寻含笑听着韦沅说着那从未听说过的故事,韦沅说完,脸上的笑意更甚。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井底之蛙,自以为天空只有她看见的那么大,殊不知,天高海阔,岂是她一只小小的青蛙能想象的。”

韦沅含着笑,眼中却是没有丝毫情绪,少女呆呆愣愣的听完韦沅的故事,微微皱了皱眉。

她从小没进过学,韦沅说得大篇大篇的什么禹之时,汤之时,她完全没听懂是个什么意思,但是最后一句她听懂了。

韦沅是在嘲笑她像只青蛙!

“我哪里像青蛙了!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活该天打雷劈的东西!你……”

少女叽叽哇哇的骂了一大堆,语速又急又快,本欲扑上前来抓挠韦沅一番,可是看见站在一旁比她高了半个头的阿寻,脚步不由顿了下来。

一旁的阿寻完全不似她平时沉稳的样子,几步就走上前去,一巴掌就狠狠的落到了少女脸上。

力度之大,打得少女脸一偏,头发也被带下了几丝,整个人朝外面踉跄两步,一个红色的手掌印在其脸上很快浮现出来。

少女一愣,龇牙咧嘴的又要说什么,阿寻反手又是一巴掌,少女身形一偏,竟是重重的撞到了廊边的柱子上。

阿寻并没有放过少女的意思,上前一步,一只手揪住其衣领,挣扎的少女竟然无法拽开阿寻的手。

阿寻直直的拖着少女就扔到了东厢房的门前,不同以往温柔的模样:“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般辱骂我家娘子!”

“下次要是再敢口出狂言,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

作者:闲人小六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由闲人小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韦沅,黄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几天坊间都在传闻一个能改运逆命的高人,也不知道说得是真是假……” 东厢房里那憨厚模样的男人此时正皱着眉,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