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重生相师农女之天师 第十章 沈恒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同人女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重生相师农女之天师 第十章 沈恒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同人女

发布时间:2019-09-27 06:12:3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闲人小六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韦沅,黄成的小说《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此文是闲人小六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陈栩认为黄成是他见过最倒霉的人,没有之一。 那天见识了黄成的倒霉之后,陈栩到嘴边的价格硬是没有说出口,找了个借口便匆匆离去。 “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 免费试读


陈栩认为黄成是他见过最倒霉的人,没有之一。

那天见识了黄成的倒霉之后,陈栩到嘴边的价格硬是没有说出口,找了个借口便匆匆离去。

“云峰?”

韦沅在院子里练字,抬头便看见云峰带着云清站在门边,有些踌躇。

“娘子,今儿出门后,我能让我妹妹在这待些时辰吗?”刚说完,云峰似想起什么,又急急解释道,“待我走得时候,我就带她回去了……”

韦沅放下了笔,仔细的看向云峰身后的小女孩。

女孩本垂着头,此刻有些慌乱的偷偷扬起,脸上赫然是一块青紫。

“怎么回事?这是谁弄得?”

韦沅上前将两兄妹带进院里,紧紧的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问道。

云峰沉默着,使劲摇了摇头。

韦沅脚步一顿,眉头皱得更深,但很快恢复如常。

“先去屋里,让阿寻给她上一点药。”

韦沅牵着云清去了厢房,阿寻正在收拾东西,一抬头,就看见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紧张得看着她,同时韦沅的声音传来。

“给她上一点药。”

“这是怎么个了?怎么让人打成这样子……”

阿寻急急站起身来找药,有些责备的冲云峰道,找到药后,还带着几分的将云峰推出了门。

“我们给小女娃上药,你站着干甚,去院子里带着。”

独自面对韦沅和阿寻,云清没有害怕,只是隐隐有一点紧张。

“你这个是谁打得?不要怕,你说出来,我们去帮你打回来……”

韦沅在云清面前蹲下,语气柔和的问道。

云清迅速看了韦沅一眼,抿着唇,许久才小声的道:“是洞里新来的人,让每个人都要给他一两银子……拿不出来的人就要被打……哥哥不在洞里,我拿不出钱来……”

韦沅眼底幽光一闪,有些厌恶的皱起了眉:“那地方竟然也有人去打主意……”

许久,韦沅面色如常,依旧蹲在云清面前道:“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来说就好,不用这般……”

不用这般……算计。

云清的头低了低,韦沅看不清她的表情。

绿柳此时正在距离一条街的距离,脸上凶巴巴的冲着一个男人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都跟了我好几天了!你到底要干嘛!”

绿柳虽说声音不小,可是眼神深处却带着几分害怕,脚步不自觉的就往后移动。

那男人抬起头,样貌平平无奇,只是那双眼睛好似万丈星空,转眼便能让人沉沦其中。

“小姑娘莫要误会,”男子开口了,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我在集市听说你家娘子有大本事,故而想去拜访,只是一直不得门而入……”

绿柳脸色的防备少了几分,但却仍旧警惕:“你要找我家娘子干甚!我告诉你,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人……”

男子微微一笑,这平凡的面容因那一笑竟然多了些奇异,若是韦沅在这儿必定必定会发现,在男子这一笑之下,周围的气运竟然隐隐被牵动……

“小姑娘多心了,你家娘子既是能改运换命的奇人,我自然是上门求改运换命的……”

莫名的,绿柳觉得自己心神不由自主的开始相信这男子,眼中出现几分迷茫:“那好吧我带你去见娘子……”

男子微微点头,眼神深处却是波澜无惊。

“今天你们去米掌柜哪儿住吧,那桥洞暂时不要回去了,等我……安置一处大一点的宅子,到时候你们便来与我们

一起住……”

韦沅有些懊恼,当初是她想得太过简单,没想到这短短几天就出现了变化。

算算时间,距离收网的时间也没几天了,只要那黄姓之人能找上门来,她自然是要好好的做上一笔好买卖的。

“有朋自远方来……”

韦沅喃喃自语,眼神透过面前的云峰落在门边,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

“绿柳,既然有客前来,为何还不进来!”

韦沅的声音大了几分,带着几分笑意,身边突然多出若有若无的喜气告诉她,来人必不简单,而且对她有好处。

听见韦沅的话语,门口停住脚步的绿柳狠狠的瞪了那男人一眼,她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莫名其妙就将这男人带到了这儿。

男人眼中终于多了一丝波澜,隐隐藏着几丝期盼。

**********

“没想到,那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小娘子竟然是你。”

男子一眼就认出,韦沅就是那天从他摊位上买走了那块黑铁的人。

那黑铁师傅和他都研究经年,也没找出其中的奥妙,没想到被这小娘子买走了。

韦沅微微一笑:“沈老板?真是好巧。”

眼底却是没有任何的惊异。

“那黑铁是何用处?”

沈恒好奇的问道,他不信韦沅买下那黑铁只是一时兴起,那天他分明看见其眼中有惊异喜悦众多情绪一晃而过。

“至今还不确定。”韦沅道,“不过有八成的可能是一件法器,白象秤。”

沈恒眼底浮现一丝疑惑:“白象秤?”

韦沅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我家有个丫鬟做的吃食很是不错,沈老板要不要尝尝?”

对于韦沅突然转移话题,沈恒微微一愣,本来深邃的眼神竟然露出几丝迷茫,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阿寻似乎早有准备,端出了几个湖蓝的盘子,上面是精致的糕点。

“这是水晶糕,糯软耐嚼……”

“这是芸豆卷,馅料是用特殊方法炒制的,特别香甜……”

“这是桂花糕,味道香甜不腻……”

阿寻每送上一个盘子,韦沅都要介绍一番。

沈恒的脸色愈来愈迷惑,不知道这些和刚才所说的白象秤有什么关系,可是多年所受的教导,让他无法打断韦沅的话。

韦沅将沈恒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里对其心Xing大致也有了一个判断。

“沈老板目前是一个人游走江湖吗?”

韦沅将装芸豆卷的盘子往沈恒前方挪了挪,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沈恒略一沉吟,微微点了点头,脸上思索之意更重,韦沅脸上忽闪过一丝笑意,却不再言语。

“那白象秤是什么?”

见韦沅不再言语,沈恒又将话语引到了白象秤上面。

“白象秤,是一种可以称量气运的法器……”

韦沅将白象秤的用处略一说明,沈恒面色不变,心底却是无比震惊。

师傅算得上是世外高人,他这些年也算是见多识广,可竟然从未听说过世间还有如此法器……

“那白象秤是被包裹在黑铁之中么?”

沈恒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双眉微皱:“既然知道白象秤由黑铁包裹,为何还不确定?”

韦沅看着沈恒理所当然的问话,心下忍不住撇了撇嘴,那黑铁的硬度极大,那是能说打开就打开的吗?

“目前我还未找到破开黑铁的方法……”

韦沅实话实说,眼睛盯着沈恒,只见沈恒沉吟一会儿,直言不讳道:“我应该能打开那黑铁,如果是你所说的白象秤,你能示范一次给我看么?”

“可以。”

韦沅点了点头,眼睛弯弯的,嘴角微微抿起一抹笑意,低眉垂目的模样似乎有那么几分……腼腆?

韦沅起身将那黑铁拿了出来,仔细的看着沈恒准备如何将这黑铁打开。

沈恒翻看了这黑铁一会儿,偶尔敲敲听听其中的声音,终于在韦沅好奇的眼光中拿出了一把仅有手掌大小的匕首。

匕首用没有打磨过得木头做刀鞘,其颜色光泽并不起眼,韦沅没有见过。

沈恒从刀鞘从抽出匕首,那匕首貌不起眼,上面有一些奇怪的花纹,即使在阳光下也没有任何光泽,刀锋部分薄得几近透明……

沈恒用匕首在黑铁中间部位轻轻划下,毫不费劲的模样让韦沅心底倒吸了一口凉气。

黑铁的硬度比一般金属硬了许多,熔点密度也高,故而不易炼成,开锋后素来有削铁如泥的说法……

可是,这让韦沅头痛不已的黑铁竟然在这匕首下简单得如同切豆腐一般……

“这是什么金属?”

韦沅自诩身为一个现代人,这个星球上该开发的东西早就被开发得差不多了,怎么这么强大的金属她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不是金属,这是铁蛇木。”

沈恒将那黑铁切开了一道口子,感觉到中心为空的时候,心底对韦沅的话又相信了几分。

“从这里切行不行?”

沈恒在白象那头比划了一下,韦沅摇了摇头,白象体积一般都不小,从白象开始最容易切坏了,最好的就是从天平底部开始……

这是韦沅多次行动所得出的经验之谈。

“你来切。”

沈恒看着韦沅指的那个部位,没看出那里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因为他没有见过白象秤,所以不了解其中的构造。

沈恒轻轻松松的将匕首递给韦沅,毫无防备的模样。

一般这么轻易将至宝交给别人的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傻,另一种是这个人绝对自信。

沈恒绝对不可能是第一种。

韦沅拿着匕首颠了颠,这种木头材质极为奇怪,轻得不可思议……

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

作者:闲人小六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韦沅,黄成的小说《重生之我是相师我怕谁》此文是闲人小六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陈栩认为黄成是他见过最倒霉的人,没有之一。 那天见识了黄成的倒霉之后,陈栩到嘴边的价格硬是没有说出口,找了个借口便匆匆离去。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