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嗟来的食》借来的时间动画影评 第二十三章 人各有命,富贵在你 嗟来的食全文免费阅读

《嗟来的食》借来的时间动画影评 第二十三章 人各有命,富贵在你 嗟来的食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09 12:09:2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南柯一凉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沈清曼,李婶的小说《嗟来的食》此文是南柯一凉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仓库里,游荡着三个人。 李天甲一如既往,黄色安全帽,一贯的军训服。他走在离三、马开合的前头,一一细说钢筋里的门道。 “钢筋工,钢

嗟来的食

推荐指数:10分

《嗟来的食》在线阅读

《嗟来的食》 免费试读


仓库里,游荡着三个人。

李天甲一如既往,黄色安全帽,一贯的军训服。他走在离三、马开合的前头,一一细说钢筋里的门道。

“钢筋工,钢筋工,无非是倒腾钢筋的工人。掰直、截断、套丝、弯曲……绑扎,学会了,今后这碗饭你就端平了,吃上了。不过学之前,咱不要心急吃豆腐,烫了嘴,先得见识见识这机器做出的钢筋啊,到底什么样,明白有什么用。”

他说着,从右手边堆放齐整的一堆里,取出一根受力筋,“这个啊,就叫受力筋,是专门用在梁啊柱啊上面,没有它,房子即便盖起来,也跟纸牌似的,撑不过几阵风。”

“至于这架力筋……”

仓库不大,却容纳了工程基本所需的诸如受力筋、箍筋、架力筋、分布筋几类构型,但囤积的量只有一两天,兴许半天就要用去一多半。

李天甲介绍完,立定在分布筋堆积的地方。“认识钢筋各自的用处,可以涨点见识外,关键关键是给看图认图打点基础,一眼能瞧明白这里得啥构件。当然啦,要是你们单单只想学个上料绑扎,要么干脆就绑扎,那四哥前番的话就是扯淡,闲浪费唾沫星子。”

他转回头,看了看离三、马开合,“不过四哥看你们两个,不是单纯就想学点皮毛吧?”

“四哥乐意多教,那再好不过。我们不怕贪多,反正嚼的烂。”离三莞尔一笑,“只是四哥,你刚说看图认图,它究竟什么用?”

“嘿嘿,你知不知道为啥四哥我,能当上钢筋组的工长?知道是凭啥当的?”

“反正不会是走工头的关系,我瞧工头不像是任人唯亲的人,一定是四哥有啥真本事?”马开合说了句没用的大实话,却无声息间拍了两个人的马屁。

李天甲似乎很受用,他哈哈大笑着,“那肯定,没有点别的硬本领,光凭着作料绑扎哪能降服住钢筋组里的老人。实话说吧,四哥能当头,靠的就是这看图认图。不过得再往深一点,用行家的话说,就是翻样。”

“翻样?”离三细细地咀嚼着。

“翻样呀,说起来简单。就甲方啊,会把图纸给咱们工头。我呢,跟老赵、老孔几个,一块按照这图纸上的设计,得又快又准地算出大概的工作量。你比方说,工程用多少钢筋啊,钢筋得都做成啥形状,再多挤出点时间,还能算出整个活儿大概得用多少人,花多长时间。”

李天甲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总之啊,想当工头,没有翻样的本事,也得找几个懂翻样的人,不然就是盲人抓虾,肯定做不大。”

“这么一听,我们两个更要感谢四哥。本以为只弄点皮毛,没想到能学到一手裁缝的手艺。”离三说道。

李天甲性子直,绕不过弯弯,疑惑道:“裁缝的手艺,啥意思?”

“不瞒四哥说,我以前在村里那会儿打猎谋生。当时,一般完好的皮毛能卖个好价钱,不过扯了裂了、不完整,那价得跌个几成。”

离三回顾着打猎的生活,“可是啊,我留意到收购这类皮毛的人,他们往往有一手裁缝的好手艺,能把皮毛制成半成品,这种拉到集市里转手一卖,价格就是另一码,比不完整的要高。现在,四哥你不就是像裁缝,教我们这类打猎的更好的本事嘛!”

“啥裁缝啊,咱就一张飞,可使不了绣花针。”李天甲说了句俏皮。

“不过,当‘兵’打仗这看图认图的本事倒有。而且,四哥希望你们两个今后也要学会,不为着什么飞黄腾达,这么远的咱扯不上,就说翻样,比起苦哈哈地在大晒天绑扎钢筋,不仅多挣钱,还地位高,工头都不得不仰仗你。”

说话间,李天甲神采奕奕,脸上不免有得意之色。

“也就是凭这手,工头才放心把这么一个组交给四哥,四哥才有底气让下面的一个个服气。所以啊,你们想不想学?”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自然,不想当老板的打工,不是好打工。

离三点点头,感谢道:“四哥愿意教,我们求之不得啊。”

“得,别跟四哥客套。”李天甲从衣兜里摸出一张折皱不堪的纸,递给离三。“打开瞧瞧。”

离三展开,入的第一眼是“钢筋配筋表”五个醒目的粗体标题,视线下移,φ10@100/200(2),φ10@100/200(4)……表格下方里密密麻麻填有各类型号的钢筋。里面的数字,都看得明白,但是符号,没接触的门外汉,非常陌生。

“不用刻意想。”

瞧离三一项项看着,李天甲忍不住烟瘾,取下夹在耳边的烟,拿到鼻间嗅了几下。

他将将享受了一番,擦了擦鼻子,“你还没有入行,一时半会大多都看不懂。不过有的嘛,倒可以直接说。比如单上,是不是标了钢筋的直径,9、10、12、14之类,一般工地上的也就用这几种……”

“四哥,这低碳钢、中碳钢,中碳钢跟高碳钢以什么来区别?”离三指着单子,针对上面疑惑不明的地方,向李天甲请教,态度恭谨,说话客气。

一问一答之间,李天甲的脸上溢满笑容,看离三的目光里尽是满意,嘴上更是频频夸赞他讲得不错。

“一般工地常用的,有两种模样。一种就像这样的,有螺纹,另一种是开合旁的那堆,光圆光圆的,摸起来还跟娘们的脸蛋似的滑溜滑溜的。”

李天甲回答完最后一问,亢奋之余,才发觉喉咙说了许久有些发干,”就先说到这里,有些啊,没有必要着急弄懂。翻样这活儿,是讲究经验跟知识。以后上手了,照你们的脑壳,慢慢肯定能全学会。“

他望了望外面的日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接下来四哥带你们到工棚演示一下机器该怎么用,这个才是你们的立足之本。到底是钢筋工嘛,不会钢筋那咋成!“

离三一动不动,全神贯注在表单上。刚刚一番东问西问李天甲,说不上了如指掌,但也摸到了冰山的一角,再看例如φ8@200(2),大脑很快便作出反应,嘴唇张开,喃喃着:“直径8,间距为200,双肢箍。“

啪,李天甲见离三学魔障了,拍了下他的肩。

“怎么了,四哥?”离三敛回眼神,抬起头好奇。

“暂时啊先别琢磨,如果还有啥不懂的,等下班。下班以后,四哥这脑袋瓜子里仅有的,你只要不嫌弃,统统可以学去。”

李天甲面露难色,略显愧疚。一旁的马开合看在眼里,心里直呼离三不简单。从前,只见过被请教的端着架子矜持自满,但凡从嘴缝里挤出一点经验门道,请教的人哪个不得态度恭谨,可偏偏轮到离三,反而调了个个,倒是没教完的李天甲恨不得掏心挖肺,倾囊相授。

不简单,马开合凝视着离三的侧脸,心里又嘀咕了下,转瞬接腔调侃道:“四哥,你这样我可得替图昆报个不平了。听他说,他为了求你指点,那可是花了刘备请诸葛亮,三顾茅庐了才成的!”

“土根跟你都说了?哈哈,既然你个小崽子心里门清,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李天甲笑骂着,“你们,可真是一包烟不掏、一次腿没跑,就从我这里白学了全部的本事。不比土根,像你说的,三顾茅庐,硬生生装乖卖好,孝敬了四哥足足一个月才求来的。所以,待会儿回去以后,口风都严实点,千万不要让土根知道,背地里说我作师傅的偏心。”

“这,要不四哥,干脆我跟开合啊,都按土子的弟子礼来,不能让四哥你吃亏,也让土子没有别的想法。“

说完,离三转脸向马开合,“你觉得呢?”

瞧这么一件小事都做的周全,滴水不漏,马开合讶异的同时,心领神会道:“是啊,四哥,你把看家的本领都给咱,咱可不能白要。”

“诶,几包烟钱罢了,四哥不在乎。之所以乐意教给你们,按武侠里写的,完全是看在咱们对上眼了,意气相投,根本不为了别的,不然怎么对得起你们喊我‘四哥’呢!”

离三深情真挚地说:“一行有一行的门道,不拜师学艺,凭着一脑子楞劲儿想把这行撞出个门清来,那得花多少心思时间。而四哥你愿意这样教我们,不止是仗义,可是说是恩义了。”

“对,对,恩义!”马开合附和着。

“诶,就别兴着吹我了。啥仗义恩义的,无非就是钢筋这一点儿活,不值一提。说实话,除了翻样,就钢筋,它拢共才多少东西,无非就是下料和绑扎嘛。即便没有我教,顶多你们做工的时候眼珠子多看,脑子多动,再耗点时间在工棚里做久了,里面的东西自个琢磨,迟早能慢慢琢磨个透。”

“四哥客气了。这些东西对我哥开合这种刚进工地的新人来说,宝贵得很呐。至少我们不用跟其他人一样,两眼一抹黑摸着石头趟河。”

“嘿,开合,你瞧瞧,这就是秀才的嘴呐,说话一套一套,没几句就把四哥捧得心都飘起来了,哈哈!“

李天甲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别以为吹你四哥,把我吹飘飘然了就能让我肚子里的墨水多出来!唉,四哥压箱底的宝贝就只有这些,和工头他比起来,呵呵,简直就像伟人说的,龙王跟乞丐比宝,太滑稽喽!“

一提及陈国立,马开合能看出李天甲的眼里充满了崇拜,他不禁奇怪—

因为从他不多而深刻的印象里,长着国字脸的工头,面相上看起来忠厚,可鼻如刀削,口阔声豺,眉目之间隐藏着狡黠叵测,微凸且坚的额头在疤痕褶子下慢慢磨光菱角,失了壮志,多了贪婪。尤其,按道理,本该老实持重的浓眉,竟在他的脸上

嗟来的食

作者:南柯一凉类型:婚恋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沈清曼,李婶的小说《嗟来的食》此文是南柯一凉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仓库里,游荡着三个人。 李天甲一如既往,黄色安全帽,一贯的军训服。他走在离三、马开合的前头,一一细说钢筋里的门道。 “钢筋工,钢

小说详情